【走進羅興亞人現場】只能把食物先給女人和小孩

李濠仲羅佳蓉 2017年09月27日 18:30:00

我們的翻譯哈比把買來的食物開車沿途分送給羅興亞女人和小孩,但這行為是不被允許的。(攝影:李濠仲)

孟加拉國家國土質地特殊,全境多產偏軟的黏土,這解釋了為什麼很多國家的瓷器都是在孟加拉代工生產。

                                       

短短一個月,40多萬羅興亞難民蜂擁而至,80多萬隻瘦骨羸弱的雙腿同時間踩踏其上,讓這已然鬆軟脆弱的國家,看似又沉陷了幾英吋。

 

難民悲歌無需多言,難民區每天都在為多一口、少一口飯吃斤斤計較。孟國外交斡旋緩不濟急,本地政治也已另外掀起一場混亂。

 

孟加拉總理哈西娜才在聯合國疾呼,要緬甸政府在若開邦替羅興亞人規劃「安全區域」,馬上遭到國內最大反對黨國家民族黨(BNP)抨擊,他們批評總理軟弱,製造更多麻煩,只會讓住在緬甸的羅興亞人繼續被歧視和排擠。

 

歌頌人權之母也沒用

 

藉由這次訪談,我們清楚多數孟加拉人認為的最終解決之道,就是讓羅興亞人全部取得緬甸國籍。國家民族黨秘書長Mirza Fakhrul Islam Alamgir 27日前往難民區關心現況,啟程前他的幕僚向我們轉述了孟國第二大黨的態度,他強調羅興亞人「應該通通回到他們自已的國家」、「應該通通取得緬甸國籍」、「總理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Mirza Fakhrul Islam Alamgir遠從首都達卡飛了過來,下榻的飯店立刻被當地穆斯林群眾團團包圍,大家群情激憤,把大廳擠得水泄不通,就是要Mirza Fakhrul Islam Alamgir向孟加拉總理再強加壓力。數百人衝入多國媒體、NGO 、聯合國組織成員入住的飯店,他們在大廳咆哮、呼口號,原本的安檢門、X光機形同虛設。也只有在失序的國度裡才會有這景象發生。

 

柯克斯巴札爾到處都掛著歌頌孟國總理哈希娜是「人權之母」的布條,愈接近難民區布條愈浮濫。此地貪腐嚴重、特權橫行、民主粗劣,連選舉都還可能做票,在這樣的國家吹捧領導人,看在外人眼裡幾被視為地方政客對當權者的狗腿馬屁,完全無助解決實際問題。

柯克斯巴札爾到處都有稱頌總理哈希娜是人權之母的看板、布條。(攝影:李濠仲)

 

而我們以為40萬難民出現,可悲、淒慘的是在難民區,卻沒注意到,難民區周邊市集的物價,短短一個月就出現暴漲現象。之前一串香蕉只需要3塔卡幣(約1.2台幣),今天要賣到7塔卡。這裡的孟加拉人每天收入還不到百餘達卡,物價上漲已讓在地人也叫苦連天。

 

孟加拉雪上加霜的日子

 

難民潮造成了難民營周邊生活圈物資供不應求,連帶造成物價飆高,漲價的豈止香蕉,所有蔬菜、水果、肉類、民生用品無一倖免。我們隨行翻譯哈比(正職是飯店櫃檯)說,漲價比例,差不多是過去500塔卡就買得到的東西,這段時間得花700塔卡才買得到。

 

孟加拉本身就是個需要國際救濟的國家,過去台灣許多舊衣回收,有些即是飄洋過海輾轉穿到孟加拉人身上。國際貿易中,為了支援這窮小之國,各國給了他不少關稅優惠,而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今天中國的商人,會在成本考量下,紛紛移居孟國開設工廠(主要是紡織/染料廠)。

難民來後,急需物資,造成多樣民生用品和食物供不應求,導致物價上漲。(攝影:李濠仲)

 

難民區裡,孟國軍方已正式進駐協助整建,營區軍方告訴我們,每天上午,他們會集合羅興亞難民的各家戶代表,向他們宣布今天的工作事項。就在我們走訪難民營的同時,一名校級軍官正對著集合的難民說:「我們國家是愛你們的,但請維持秩序,保持和平,不要打架,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如果有人傷害你們,我們會保護你。」、「我們了解你們的處境,我們會給你們食物,不要跟別人要錢,更千萬不要跑到管制區外面。」

 

豔陽之下,因為剛剛一場傾盆大雨,讓難民區更加滿佈泥濘且氣味難聞,但眼前一幕,至少說明了經過一個多月的紊亂,終於有逐漸步入正軌的樣子。只是,可以想見,條件改善後,這裡頭的人只會愈來愈多,外頭東西則會愈來愈貴。

 

不僅物價攀升,當地人買東西變得困難,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從8月底難民開始湧入,事隔一個月,柯克斯巴札爾每天平均至少多出了1600名12歲以下的兒童。在其他國家,兒童是希望,在難民營,那代表了大家極為承重的負擔。

孟加拉軍官對難民說:「我們會幫助你們,請不要跑到管制區外。」(攝影:李濠仲)

 

先給女人和小孩吧

 

我們聘請的孟加拉翻譯哈比,在我們打算再度進入難民營之前,自掏腰包在路邊買了幾串香蕉和一箱餅乾,準備沿途發送給「抱著小孩的羅興亞婦人」。他說,「我自己真的也很窮,不然我可以買更多東西給他們,現在只能選擇性地把食物先給女人和小孩。」

 

但其實這種沿路搖下車窗供給食物的做法,是不被允許的。那樣做不僅會徒增騷亂,還會引發搶奪,而且我們的車子正在行進間,為免發生危險,司機幾度拉高分貝放聲斥罵,猛按喇叭,催趕擋在前方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

 

至於在「自發性送物資」這件事上,若非我們到訪這幾天,為工作所需,給予隨行翻譯堪稱優渥的每日薪酬,他根本也無力出資贊助。眼前我們看到一卡車、一卡車登記在冊的物資捐助車魚貫駛入難民區,背後的支援者,全都仰賴柯克斯巴札爾以外的「有錢人」慷慨解囊。本地人連自己都吃不飽了,遑論救濟災民。

 

在「違法」分送物資的途中,有個幾乎和所有人長得一模一樣,渾身髒兮兮、瘦巴巴的小孩也湊在裡頭討食物,隔壁司機一看突然大叫:嘿,他是孟加拉小孩啦,不要給他。到現在我們還是不清楚要怎麼解讀眼前這一幕。

 

這是外人對孟加拉普遍的意象:這裡的牛長得像羊,羊長得像狗,雞長得像鴿子。隱喻了此地的貧窮和匱乏。羅興亞難民要不情非得已,何必跨河投靠他們這個更窮的遠房親戚?

孟加拉本身就是需要他國接濟的國家,他們如何承擔照護難民的工作?(圖為達卡街上穿著台灣一所高中夾克的孟加拉人/攝影:李濠仲)

 

難民還在登岸,孟加拉已有心理準備,他們最終可能得容納80萬無家可歸的羅興亞人。眼前有食物不足、物價高漲、人口壓力、環境條件惡劣種種數不清的麻煩事。數字是國際移民組織(IOM)的推估,這真嚇壞了孟加拉人。

 

留下來和孟加拉人一起受苦

 

人數一旦成真,就算緬甸政府良心發現,願意接回羅興亞人,這些曾經驚慌失措、遑遑不可終日的難民,現在嘴上都說想要回家,真實狀況,豈會每一個都心甘情願被安排遣返。

 

這還不計算歷年自緬甸逃難而來的羅興亞人數。幾波大變動,發生在1978年,有25萬羅興亞人逃到孟加拉,1991年再有25萬人湧入,那些人如今多已在孟加拉各處「隱姓埋名」,實際人數更難掌握。

 

歐洲國家給難民錢,幫他們買機票,請他們回家,都沒辦法成為可靠有效的誘因,更何況一窮二白的孟加拉政府,更沒有條件執行遣返。難民會是孟加拉和緬甸,以及羅興亞人間永遠難解的課題。

 

匆匆結束難民營的訪程,我們錯過了最為淒慘的開端,未及尚不知的後續,僅僅目睹了當下種種,已夠震懾人心。

 

別走進來,你會帶著眼淚離開,不只為羅興亞人,也為孟加拉人哭泣。

整建中的羅興亞難民營。(攝影:李濠仲)

 

【熱門點閱推薦】
●【大家熱議影片】庫德族在列強環伺下舉辦獨立公投

●【走進羅興亞人現場 】孟加拉人民要求對翁山蘇姬有更嚴厲作為《影片》

 

【《上報》走進羅興亞人現場】

●孟加拉人也要殺我們......快逃!​

●影片〉人類生存的最低底線:烏切亞難民營

●只有天真的孩子還能笑看眼前這座活墳

●我們超討厭翁山蘇姬

●影片〉觀光海灘、泥土路與難民營─柯克斯巴札爾

●40萬難民湧入 世界最窮的孟加拉承擔不起

●影片〉貧窮線下的羅興亞棲身處:孟加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