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的電影之路普拉斯

雀雀 2017年11月25日 19:30:00

《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攝影:雀雀)

2014年,紀錄片出身的導演黃信堯憑《大佛》入圍第51屆的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最終輸給了中國導演耿軍的《錘子鐮刀都休息》。但相信黃信堯或耿軍都料想不到,三年後,兩人再度狹路相逢,各自的作品(《大佛普拉斯》、《輕鬆+愉快》)又都入圍了金馬獎,而這一次在金馬54,他們要相爭的,是金馬殿堂上最重要的獎項:最佳劇情片。獎落誰家?答案將在稍後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揭曉。

 

其實兩位導演也都即將在本屆金馬獎競逐導演獎項,只不過黃信堯是第一次拍攝劇情長片,入圍的是最佳新導演項目,這才與耿軍所入圍的最佳導演項目分了線。是好是壞很難說,因為在10月1日的金馬獎入圍名單公布記者會上,執行長聞天祥坦言最佳新導演獎是今年金馬獎競爭最激烈的「死亡之組」。但稍早黃信堯已經獲得了第54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而《大佛普拉斯》則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榮獲了最佳新導演、最佳攝影、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共5項大獎。

 

《大佛普拉斯》劇照(甲上提供)

 

趁著金馬入圍公佈、話題熱度正起的時節,《大佛普拉斯》也在10月13日週五正式於全台上映。《大佛普拉斯》其實就是是黃信堯短片《大佛》的普拉斯(plus)升級版,緣起於《大佛》在金馬獎輸給《錘子鐮刀都休息》之後,當屆評審鍾孟宏積極促出長片的拍攝計畫。

 

作為年度金馬獎入圍最大贏家,《大佛普拉斯》在金馬54共十項入圍的風光紀錄,讓人不敢相信「阿堯導演」黃信堯之前的電影人生其實坎坷,在他快撐不下去的時候,幸好還有南藝大的學長楊力州導演鼓勵他、以及畢業後給黃信堯第一個案子做的璞園張晃魁副董實際支持才有以為繼。如今《大佛普拉斯》讓阿堯導演成了影壇炸子雞,國內外好評捷報不斷傳出,電影之路普拉斯,阿堯導演卻越像是一株飽滿的稻穗,在公開場合之中不斷謙遜地感謝著幫助了他的伯樂。

 

《大佛普拉斯》監製鍾孟宏(左)與導演黃信堯(攝影:曾原信)

 

監製鍾孟宏和葉如芬都是阿堯導演的伯樂。葉如芬坦言在這兩年台片不景氣的環境之中,《大佛普拉斯》的製作成本算是低的,雖然真心喜歡這電影所以加入團隊幫忙製作,但仍會評估如此特別的電影形式或恐無法算準觀眾的接受度,票房回收的挑戰極大,所以在製作過程中她的壓力也很大,戮力情義相挺,才讓電影維持在三千萬台幣左右的中成本規格。作為監製,她認為這樣的預算是一種嘗試,如果可以做起來,那麼對於日後要再幫助其他新導演拍片也不無可能,所以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來臨之前,《大佛普拉斯》的票房表現亦至關緊要。

 

在即將到來的金馬獎以外,《大佛普拉斯》已於今夏的台北電影獎上拿下百萬首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配樂、美術設計和剪輯獎共五項大獎,當時阿堯導演也成了台北電影獎自2005年第七屆在獎項冠上「百萬」名稱之後,史上第一位拿下兩次「百萬首獎」的導演(上一次是在2010年以紀錄片《沈沒之島》拿百萬首獎)。雖然創了記錄,黃信堯的回應卻是「歷史是拿來被挑戰的,下次還是會有人能創造出更好的記錄」,導演並把百萬首獎獎金上繳回公司,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是對投資人一路以來幫助所該投桃報李的自然反應,「沒有他們的支持,就不可能會有這部電影的產生」。

 

電影上映前夕,片商更在全台試映活動上邀請到了台北市長柯文哲和台中市長林佳龍觀影。除了柯P在看完電影後感觸良多地在粉絲專頁認證電影的優秀之外,林佳龍更讚台中新聞局壓對寶了,能夠協拍出《大佛普拉斯》這樣獲獎連連的電影。

 

 

拆開黑白外套以及舔拭掉幽默風格的糖衣包裝,《大佛普拉斯》所要講的其實是非常殘酷的台灣社會邊緣人苟活求存的生命悲歌。藉由莊益增和陳竹昇所飾演的菜埔與肚財偷看老闆行車記錄器所引發的一連串事件,把劇中「落土八分命」的台詞奧義發揮得淋漓盡致。高等人和低等人的生命皆有其痛苦的部分,看完電影,你或許會發現:能夠藏身在電影院裡、吹著冷氣看著這齣戲的我們,可能才是最好命的人。

 

 

上報生活中心特約作者雀雀
影評修行者,來自台南,本名簡盈柔。元智資傳、交大建築所畢,現為兩個孩子的媽。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雀雀看電影粉絲專頁

雀雀看電影官網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