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一對多戶走動式看護」政策失敗 弘道等試辦年虧百萬喊卡

李昭安 2017年10月16日 12:10:00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等4家社福機構,2014年向申請勞動部「外籍看護工外展服務」試辦計畫,標榜打破「一對一」24小時照顧模式,提供「一對多戶」走動式鐘點服務,近期因案量少、不堪虧損,不約而同喊卡。(合成畫面/李隆揆攝、取自弘道老人基金會臉書)

2014年起,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等社福機構申請勞動部「外籍看護工外展服務」試辦計畫,標榜打破「一對一」24小時照顧模式,改由機構聘僱外籍看護工、再外派至社區,盼提供「一對多戶」走動式鐘點服務,創新作法備受關注。不過,推動此服務的4家機構,近期因案量少、不堪虧損,不約而同喊卡。

 

適用對象嚴格 案量少

 

此計畫曾被質疑是為弘道「量身訂做」,如今連知名度高、服務案量大的弘道都不堪虧損,令社福界頗為驚訝。台南市弘福社區關懷照顧服務協會也表示,近2年此服務每年虧損恐超過100萬元,實在不勝負荷。

 

據《上報》調查,這些機構喊停主因,都是認為此計畫適用對象太嚴格,只有申請到巴氏量表、且未申請「居家服務」等政府長照補助的家庭才適用,案量衝不上去,自然難達財務平衡。

 

尤其許多受照顧者家庭認為,與其每月花2萬5000元以上請外籍「外展看護工」,不如花2萬出頭就能請到外籍「家庭看護工」,還能24小時待命陪伴。

 

過去5年,來台外籍看護工人數逐年增長,每年約增加4000人至9000人不等,去年突然暴增1萬3000多人,總人數突破24萬人,其中有9成以上是聘請家庭看護工

 

然而,當初開放試辦外展看護工計畫的原意,就是希望減少對家庭看護工的依賴,讓不需要全天候照顧服務的家庭,可採「共聘」模式,由一名本國照顧服務員搭配一名外展看護工輪班,讓看護工也能適當休息。

 

今明兩年退場 不再聘

 

如今申請此計畫的4家機構決定陸續退場,勞動部去年9月也已拍板不再開放新機構申請試辦,這等同宣告外展看護工試辦計畫「破局」,政府必須務實以對,重新思考對策。

 

申請此計畫的機構除弘道外,還有新北市廣恩老人養護中心台南市弘福社區關懷照顧服務協會彰化縣葳群公益慈善事業基金會;這些機構近年分別在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彰化縣試辦此計畫。

 

據勞動部統計,在台外展看護工最多時曾有48名,但至今年8月底只剩下26名。這幾年外展看護工共累積服務我國受照顧者1139人次。

 

獨居的阿嬤平常若有人能互動,心情上會開朗許多。圖為外籍看護讓「歹勢自己弄美美」的阿嬤塗指甲油。(取自弘道老人基金會臉書)

 

《上報》採訪發現,除廣恩在今年中已停辦此服務外,弘道等3家機構都已「冷凍」此案、不再新聘外展看護工,等目前申請的外展看護工期滿後,將在今明兩年陸續退場

 

弘道基金會台中服務處主任張瑋芩表示,2014年計畫施行之初,曾開放申請「居家服務」補助的家庭也適用,因此有的家庭白天聘請本國照服員照顧長者、下午搭配外展看護工,「一整天10小時都有人照顧」,晚上家人工作結束就能返家接手。當時服務案量大,一年平均有20名外展看護工常態性投入服務。

 

不併居家服務 差別大

 

不過,後來有民間輿論批評此計畫是「幫外籍看護工創造就業機會,卻搶走本國照服員工作」,因此政府態度轉向保守,2015年起便不再開放「居家服務」可併用,適用對象大幅縮減。許多符合巴氏量表資格的家庭,因此寧願回頭聘請家庭看護工。

 

「很多人打電話來詢問,但符合資格的人太少了!」張瑋芩表示,政策緊縮後,只剩原聘僱外勞逃逸、行蹤不明,或剛出院急需看護工等情況的家庭,會申請外展服務,有的則是原聘外勞返國,只需填補短暫「空窗期」

 

78歲的奶奶,一個人照顧大15歲的老伴,弘道基金會常派人前往探視,好讓奶奶能外出透口氣。(取自弘道老人基金會臉書)

 

張瑋芩說,包括巴氏量表及各種法定文件的規定,對需要服務的民眾造成困擾,有時光要等官方核發「逃跑函」,就要等一段時間。「更不用說不符合巴氏量表的家庭,如果申請不到居家、日照服務,就只能送機構了。

 

張瑋芩直言,「現在宛如大海撈針,只有個位數的人符合申請條件,我們卻有一批人在待命」,當「空班」時間多,對經營單位就是大負擔。因此弘道台中服務處預計10月底轉出最後一名外展看護工後,就通知勞動部停辦相關業務;「未來考慮等政策鬆綁,可做得更廣、更好時,再重啟相關服務。」

 

鄉鎮交通受限 成本高

 

「開放居家服務、日間照顧可併用外展看護工,是最理想的狀態。」張瑋芩表示,目前台灣有24萬名家庭看護工,「我們要想的是怎樣鬆綁政策,讓這24萬個家庭來用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增加本國照服員工作機會,並搭配外展看護工填補空缺時段,而不是擔心外展看護工會搶走本地工作機會」。

 

葳群基金會主任林宇凱說,另一難題是「交通」,離開北部、都會區等人口稠密區後,「走動式服務」就面臨挑戰;家屬須負擔交通成本,意願自然變低。受限於交通限制,「葳群每位外展看護工,通常以每天服務一位個案為主」。

 

葳群基金會遭遇到的難題之一是「交通」,離開北部家屬須負擔交通成本,意願自然變低。(取自葳群老人基金會臉書)

 

林宇凱指出,勞動部先前召開此計畫聯繫會報時,他曾建議應鬆綁規定,考慮讓機構外派看護工也能住在案主家中,「由機構負責跟案主談妥,必須要有完整休息時段、休假及合理睡眠環境」,「不過勞動部沒接受,滿可惜的」。因為派案困難,葳群等外展看護工明年期滿將不再繼續提供服務。

 

弘福協會總幹事鄭惠盛也說,「外展看護工出入都要有專人接送,成本必須自行吸收」,交通接送的確是案量不足關鍵因素。此外,《勞基法》一例一休新制上路後,休息日加班費變多,每人每月人事成本可能達4萬多元,但跟案主只收2萬多元,「實在不堪負荷」,今年底前將停掉相關服務。

 

【長照社福苦哈哈】

●「一對多戶走動式看護」政策失敗 弘道等試辦年虧百萬喊卡

●社工擬「1年加薪1千」

●社工遭雇主扣薪回捐

●善牧要受暴少女12天搬家

●人力低估民間機構撐不下去

●長照司誰管衛政社政吵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