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回到創作這件事:記2017 DOC+紀錄片工作坊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2017年10月20日 13:27:00

《國界彼方》映後座談(Taiwan Docs提供)

這是Taiwan Docs第三年舉辦「DOC+紀錄片工作坊」,經過兩年不斷地嘗試與調整,這次我們精簡講師數量,延長活動天數。希望八組題材各異、有案在身的紀錄片創作者在四天的工作坊中,透過與講師及彼此的交流,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辦一個什麼樣的紀錄片工作坊?

 

台灣的紀錄片工作坊何其多?因著全球化及國際合製而延伸出的「國際」工作坊更是不勝枚舉,面向也廣闊地觸及籌資、提案與行銷等等。數個月的籌備期間,我們從這個問句「台灣還需要一個什麼樣的紀錄片工作坊呢?」開始,繞著它不停地打轉、思考與討論。

 

作為一個海外推廣平台,Taiwan Docs自許能夠讓任何人都更輕易地接觸到台灣紀錄片,在此同時,我們深信「推廣成功取決於創作質量」,無論是映演或推廣單位,最終仍須仰賴好作品才得以存在。國際合製、提案技巧固然重要且必要,但在這之前,創作者如何說故事?如何擁有自己的觀點,又如何透過影像完成敘事更是關鍵,也是紀錄片創作的基礎。今年的DOC+工作坊,我們嘗試先將產業中的其它環節拋開,回到「創作」這件事情上,透過對影像、對創作的大量討論與交流,希望能為國內紀錄片創作帶來更多能量。

 

正如國影中心紀錄片組組長林木材在分享時所說的:「這次工作坊最重要的是打開對紀錄片的想像和內心的開放性,將這個作為創作的初衷,是比拍什麼議題都還重要的。」

 

工作坊熱身操(Taiwan Docs提供)

 

氛圍的營造

 

在安排課程細節之前,我們首先達成的共識是創造一個輕鬆、自在的氛圍,既然是回歸創作並著重於討論,便要提供一個可以讓大家能夠暢所欲言的空間。有別於一般提案大會或國際工作坊的正式隆重,我們找了府中15六樓的活動教室,大家光著腳在木地板上走來走去,並自由運用椅子或懶骨頭或坐或躺。

 

大部分的創作者參與工作坊時,總是必須不斷地介紹自己的企劃案,有時卻越說越緊張,在課程都還沒開始前就已經筋疲力盡。因此在工作坊的第一個早晨,學員們以亂數的方式分成小組,工作人員也參與其中,彼此認識,甚麼都能聊,就是不可以談到自己的企劃案!

 

第二階段則請各企劃案帶一件「核心物件」,由這個物件去談談當初想要拍攝的動機與念頭,像是廖建華導演帶了被攝者每次都會與他分享的一根香蕉,而盧昱瑞導演則準備了因拍攝所需而申請的船員證,開始暢談創作故事。接著第一天下午的簡報與討論,亦是八組企劃案的首次呈現,不設舞台,撤掉長桌,希望能夠減少評論與指導一般上對下的氣氛,並鼓勵學員們也能給予回饋。

 

在台灣的創作環境中,紀錄片工作者多半單打獨鬥,自己埋頭苦幹,即便同在紀錄片創作的圈圈中,也大多不了解其他人正在拍些甚麼。經過一個早上的破冰交流,學員們不只成為四天工作坊期間的學習夥伴,亦能夠在日後的創作路途上互相鼓勵、陪伴。

 

學員彼此分享「核心物件」後的故事(Taiwan Docs提供)

 

課程的設計

 

連續兩天的一對一討論,可以說是工作坊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長期與導演香妲‧阿克曼合作、知名的國際剪接師克萊兒在抵台之前,就不斷地來信提醒學員為一對一討論準備「真實素材」,用大量的畫面去討論創作核心是她認為較理想的模式。

 

大部份的創作者會針對不同的工作坊性質而產出不同目的的預告片或片花,但克萊兒特別強調,她更希望能夠看見最原始的素材,包括拍攝的零碎鏡頭、尚未剪輯過的片段。企劃案《舞徑》的企劃奐筑也提到:「當老師說他們不只要 teaser,而是要看真實的片段,我們就在討論到底要給什麼,這才發現我們不了解影片的重點是什麼,到底要呈現出什麼別人才會明白。」因為課程所需,促使了各位創作者在參加工作坊之前就開始思考如何說故事。

 

而所有的一對一討論也都開放他組旁聽,並將類似題材的企畫案安排在不同時段,我們相信,從他人的故事中,也可看到自己的創作路徑,因此鼓勵大家藉由旁聽互相學習。不過,此次將同一企劃案與兩位講師的討論安排在同天的上下午,如此密集的討論似乎難以消化,若是能夠將兩場時間錯開,創作者對講師建議的吸收程度也許會更好。

 

講師克萊兒與學員進行一對一討論(Taiwan Docs提供)

 

延續去年,兩位講師的創作風格迥異,一歐一亞,希望能有地域文化上的激盪,他們的特別放映及大師講堂開放一般觀眾入場,希望能夠與更多朋友交流。

 

金東元導演甫完成的最新作品《我的朋友鄭日祐》(My Friend JUNG Il-woo);克萊兒則選擇放映2002年由她剪接、香妲‧艾克曼導演的作品《國界彼方》(From the Other Side),除了映後座談之外,兩位講師也開設兩小時的大師講堂,暢聊創作經驗。籌劃期間我們不斷與講師通信,希望能夠先討論並確認好大師講堂的方向與內容,但兩位講師走的都是隨性自然路線,克萊兒更說明自己從來不事先準備,她認為不應該先設想要達到甚麼目標,而是順著現場觀眾的提問與反應,來來回回地交流中自然會產出內容。

 

從討論到看片,從語言到影像,許多學員表示在看過影片之後更能理解講師在一對一討論時給的回饋。像是克萊兒不斷強調要尊重未知、順應自然,影像自然會有它的敘事,如此抽象的概念,卻能夠在觀看作品的同時感受其如何成形。而金東元導演的作品也呈現了他如何建構人物,其拍攝方法與精神也帶給以人物為主題的企劃案許多啟發。

 

在今年新發想的「大師小談」座談, 我們也邀請到兩位台灣講師,資深剪輯師雷震卿與風格強烈的吳耀東導演,分別與兩位國際講師展開對話,題目分別是「剪接小談-影像書寫的節奏與韻」與「導演小談-在攝影機的彼端:介入的旁觀者」。

 

在將優秀的國際講師資源帶進工作坊時,也同時邀請台灣講師的加入,透過對談,希望可以讓學員了解,與國際講師們類似的創作精神與方法,台灣是否有人這麼做?而在台灣又是怎麼做到的?藉由兩位台灣講師的經驗,去思考如何與在地語境產生更多連結,並希望在兩位國際講師回去之後,能夠讓台灣這邊的資源延續下去。不同於大師講堂開放給一般觀眾入場,大師小談維持了閉門課程的設計,希望能夠增加工作坊中的親密感,並在提問時間針對各企劃案來討論。

 

大師小談講師金東元(中)與吳耀東(右)暢談「介入的旁觀者」(Taiwan Docs提供)

 

激盪後的收穫

 

四天工作坊的最後一個環節,學員、講師及工作人員們圍成一個圓,暢聊這幾天的感受與變化。學員們除了在創作上受到許多啟發,在心態上也有了很大的轉變。例如莎韻西孟導演在一對一討論之後,發現她對「泰雅族」的身分認同反倒成了創作中的自我限制,下一步要思考如何除去標籤,單純地從自己的故事說起;盧昱瑞導演也提到,隨著素材累積地越多,總希望能夠將旅程中所有的精采畫面都呈現給觀眾,但現在只想要回到「當初為什麼想拍?」的創作初衷。

 

每位紀錄片工作者帶著案子來到這個工作坊,對自己的作品都有一定的期待與想像,但經過這幾天後,這些自我設下的框架漸漸地被拆下,對創作的想像得以延伸並開展地更遠更廣。

 

「我不確定接下來的階段我會怎麼面對這個作品,及做著這個作品的自己,可能不會比現在的狀態更好,也可能碰上下一個過不去的死路,但至少我有這四天的經歷可以回想,讓我找回最初的那個東西。」-工作坊學員/導演楊偉新

 

推廣單位與紀錄片創作者向來處於一種雙方被動的狀態,兩者交集常是建立在影片完成後,我們一直期待能夠透過DOC+紀錄片工作坊,提早參與創作的過程、更加了解創作的動機與核心,並培養與創作者之間的信任,累積雙方對於「創作」及「海外推廣」兩端的共識。

 

舉辦工作坊的目的從來都不是(也不能夠)提供學員們一個明確的標準答案,只是希望在漫長的創作過程中,提供一個自由的討論空間,而期間大量的討論與刺激都等著學員們慢慢消化,找出更加靠近適合自己的創作方式。(文/楊子暄,Taiwan Docs推廣專員)

 

講師克萊兒(左)與金東元分享心得(Taiwan Docs提供)

 

--

 

Taiwan Docs紀錄片推廣平台:http://taiwandocs.tfi.org.tw

 

【關於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成立於1998年,每兩年舉辦一次,以「再見.真實」為核心精神,強調獨立觀點、創意精神與人文關懷,鼓勵對紀錄片美學的思考與實驗,是亞洲最重要的紀錄片影展之一。官網:www.tidf.org.tw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