褒貶不一的內閣「吉祥物」唐鳳 「開放政府」得靠體制外幫手

李昭安 2017年10月30日 12:00:00

「數位政委」唐鳳上任滿1周年,她在不同社群間得到南轅北轍的評價。以當前偏重「政黨政治」的官場文化來看,唐鳳要順利推行開放政府,需要更多體制外的人進入公務部門「裡應外合」幫忙「推一把」。(攝影:李隆揆)

首位「數位政委」唐鳳上任滿1周年,有人嘲諷她已成為政府象徵有推動「開放政府」的吉祥物,但也有人稱讚她是想要改變公部門文化、有益無害的吉祥物。同樣被視為「吉祥物」,她在不同社群間得到南轅北轍的評價。

 

開放政府淪透明黑箱

 

這1年來,唐鳳自己常舉的「改變」實例,主要是建立「開放政府聯絡人」制度,針對「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超過5000人連署的提案,政府部門會找利害關係人釐清爭點、尋找可能解方。此外,還有協調開放「電競替代役」,以及由財政部、民間工程師「協力」開發蘋果(Apple)Mac電腦報稅軟體等。

 

事實上,唐鳳去年10月上任前就已清楚揭示,她期許自己是「公僕的公僕」,目標是輔助公務體系解決問題,強化政府與社群間的對話、合作。她當時強調,她的存在不是為了讓某些社群「朝中有人」,也不會是為了在網路上「政令宣導」,而是成為一個「通道」,讓更多智慧、力量有更好的結合。

 

唐鳳上任前就已清楚揭示,她的存在不是為了讓某些社群「朝中有人」,也不會是為了在網路上「政令宣導」,而是成為一個「通道」。(攝影:李隆揆)

 

就此「初衷」檢視,可從幾個面向探究唐鳳這1年來做了什麼、沒做什麼,以致於褒貶不一。

 

第一,唐鳳親自實踐「透明」一事,所有她參加的會議、來訪人士對談,全都以逐字稿或側錄影片形式,公開揭露在「公共數位創新空間」(PDIS)平台上。不過,其他部會在推動開放資料及建立政策履歷上,品質參差不齊,如果國發會或政府高層沒有緊盯進度、持續追蹤管考,「開放政府」恐流於形式。

 

以行政院先前推動前瞻基礎建設為例,行政部門在短時間內釋出大量計畫報告,卻急於闖關,形同「透明的黑箱」。不僅欠缺相關建設必要性的評估資料,各部會第一時間也未主動做政策說明,顯見「開放政府」淪為口號。

 

翻轉官場得裡應外合

 

第二,唐鳳希望改變過去「由上而下」,事務官等待政務官發號施令的決策模式,因此這1年來她極力避免「下指令」,想以此建立一套公務員自主「跳坑」承擔責任,「沒有唐鳳也可以運行」的開放政府機制。

 

不過,這個「潛移默化」改變官場文化的作法,太過依賴人性,如果遇到消極的公務員,政務恐停滯不前。

 

如果部會首長或其他更高層級的政務官沒有協助推動「開放政府」,只把唐鳳當「有在推動開放政府」的象徵,待她離開政委位置後,官僚文化就會「打回原形」。(取自唐鳳臉書)

 

此外,另一關鍵在於,以當前偏重「政黨政治」的官場文化來看,唐鳳要順利推行開放政府、補強代議政治的不足,需要更多「政治手腕」,以及更多體制外的人進入公務部門「裡應外合」幫忙「推一把」。

 

不過實際狀況是,唐鳳並不熟悉民進黨政府的治理文化,即使她一人極力倡議,但如果其他部會首長、甚至更高層級的政務官沒有相應支持,協助落實「開放政府」,只把唐鳳拿來當作「政府有在推動開放政府」的象徵,短時間內恐怕難有成效,待她離開政委位置後,官僚文化就會「打回原形」。

 

需唐鳳們跳坑入體制

 

尤其已有不少太陽花學運後崛起的新秀,選擇加入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等第三勢力政黨陣營,甚至準備明年投入議員選舉。這等於宣告,他們選擇投身傳統代議政治,而非「跳坑」進入體制內部一起推動改變。

 

一位參與推動開放政府的社群人士曾形容,「國外推動開放政府,是一百個人向前走一步,台灣卻期待一個人要向前走一百步」。

 

若真要落實開放政府精神,除了唐鳳要「更有智慧」處理外,絕不能只有唐鳳一人踽踽獨行,還要有更多「唐鳳們」加入才行。

 

【社企這條路】

●明年首辦亞太社企論壇

●赴臉書總部連結創新環境​

●「逾半淨利投社會實踐」引戰​

●唐鳳每周三搬到空總上班

●APP救災系統獲聯合國肯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