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族前線】1.7萬人慘死 蹲過黑牢的女議員:我們的文化已被滅絕

簡嘉宏羅佳蓉 2017年11月03日 11:08:00

土耳其HDP庫德族女議員西貝兒(Sibel Yiğitalp)2日接受《上報》專訪。(攝影:羅佳蓉)

 

「你們為什麼要來這裡採訪?」

 

 

「我們要親自聆聽庫德族的聲音。」

 

 

《上報》採訪小組抵達迪亞巴科爾市(Diyarbakir)的翌日、當地時間2日上午10點許,庫德族工人黨(PKK)成員企圖由敘利亞進入土耳其邊界,與土耳其軍方發生戰鬥,造成6名土耳其陸軍以及2名衛哨喪命。

 

這是本月發生在庫德族與土耳其間的最新流血衝突,也讓我們發現靠近敘土邊界的迪亞巴科爾街上,巡邏武裝警察與鎮暴警車數量大幅增加,天空不時傳來戰鬥機快速飛過的巨大聲響。隨行翻譯提醒我們,未來幾天的維安層級可能會再升高,行動恐怕更加不便,要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迪亞巴科爾市街頭隨處可見的武裝鎮暴警車。(攝影:羅佳蓉)

 

迪亞巴科爾市的公家機關前圍起層層拒馬。(攝影:羅佳蓉)

 

2日,迪亞巴科爾市上空的戰鬥機起降頻繁。(攝影:羅佳蓉)

 

 

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中,《上報》採訪小組抵達了人民民主黨(HDP)位於市中心的辦公室,HDP在2015年的土耳其全國國會大選中,拿下了54席(全國共550席),表現不俗,目前為土耳其全國第三大黨(第二大反對黨),以「爭取庫德族權益」為主要政綱,尤其關注婦女及勞工權益。

 

但在土耳其政府的刻意作為下,HDP飽受打壓之苦,黨主席與副主席均無故入獄,至今仍未被釋放,包括2日接受《上報》訪問的土耳其國會「家庭、衛生、工作、社會事務委員會」副召委西貝兒(Sibel Yiğitalp,也在土耳其藉故掃蕩庫德族行動中無端入獄,日前才遭釋放

 

HDP辦公室門牌。(攝影:羅佳蓉)

 

西貝兒2日在HDP辦公室受訪。(攝影:羅佳蓉)

 

文化已從根滅絕

 

訪問開始,原本職業是護士的西貝兒談及當初自己選擇從政的原因。

 

「我今年45歲了,從小在學校不准說庫德族的母語,被強迫說土耳其語,任何有關庫德族的文化都是被截斷的,不完整的,眼看所屬的庫德族文化已從根滅絕」,西貝兒眨著大眼說。

 

她認為,庫德族在土耳其的地位已受壓迫,加上身為女性,在土耳其社會中地位更顯低下,因此,在家人的支持下從政,進入土耳其國會,積極爭取為庫德族發聲的機會。

 

原本職業為護士的西貝兒決定從政,為庫德族發聲。(攝影:羅佳蓉)

 

尤以20世紀90年代,土耳其對庫德族一系列的迫害與殘殺,造成了4000筆農地破壞,100萬庫德族人被迫離開家園,1萬7000人遭到殺害後下落不明,「我要透過和平、民主、非暴力的文明方式改變這一切。」

 

傾國家之力打壓

 

2015年6月7日,土耳其舉行國會大選,HDP拿下全國國會近1/10的席次,總得票數逾600萬,可見選民對HDP的期待之深,西貝兒也因具有醫護的專業背景,成為相關委員會的副召委。

 

「艾爾多安 (Recep Tayyip Erdoğan) 修憲擴權後,企圖將政體由國會制改為總統制,同時取消國會議員的豁免權,開始抓反對黨入獄」,西貝兒說,除了黨內兩大領導雙雙無故入獄之外,陸續已有9名同黨籍的議員被抓,其中5名是女性。

 

「其實,HDP從2012年創黨之初,就備受政府『關注』,例如強迫關閉所屬媒體、選舉公報上讓HDP『消失』、政府刻意攻訐抹黑HDP等」,西貝兒忿忿不平地說。

 

西貝兒桌上放置的HDP旗幟。(攝影:羅佳蓉)

 

所幸,HDP的地方組織向心力與動員能力強,獲得在地選民的支持,如果所屬媒體遭到刁難被迫關閉,「我們再開一個新的就好,組織也是」。

 

土耳其政府後來發現HDP的抵制方法後,開始在庫德族居住地選區實施「居家軟禁」,更甚者,家中成員失蹤或死亡也無從得知,搞得人心惶惶。

 

後來如何突破土耳其政府的刻意封鎖與打壓呢?「我們善用社群媒體」西貝兒露出笑容說。

 

儘管受土耳其政府打壓,HDP仍靠社群媒體突破封鎖。(攝影:羅佳蓉)

 

主張民族自決

 

《上報》問及如何看待伊拉克庫德族獨立公投與後續演變時,西貝兒神情顯得有些嚴肅。

 

「不論是伊拉克、敘利亞、伊朗、亞美尼亞或土耳其,庫德族人要求民族自決的態度都一樣,儘管,並非每個庫德族人都同意獨立,不過,民族自決大原則是每個庫德族人都可以接受的」,西貝兒說。

 

伊拉克的庫德族舉辦獨立公投後,不但沒有獲得國際承認,伊拉克更趁機揮軍北上,接管被視為庫德族經濟命脈的基爾庫克(Kirkuk)大片油田。

 

提及伊拉克庫德族獨立公投,西貝兒神情略顯嚴肅。(攝影:羅佳蓉)

 

接著,西貝兒將論述層次拉高,她認為,中東地區充斥太多「衝突」,舉凡種族、宗教、領土、能源等,錯綜複雜的糾葛,剪不斷理還亂,「國際媒體太注意表面的軍事衝突,許多文化底蘊分歧的意識形態才是解決紛爭的重中之重」,西貝兒一語道破中東衝突的糾結主因。

 

「以軍事衝突來解決爭端的時代已然遠颺,和平民主的說道理、法治手段,才能服眾」,也因此,西貝兒再將話題回到對伊拉克庫德族公投的議題時,她指稱「唯有保障和平的法治,保障自治權利,並非從國家由上而下的規範,而是各民族由下而上的推動,民族自決才有實現的一天。」

 

西貝兒主張民族自決,解決庫德族自治問題。(攝影:羅佳蓉)

 

「為何你們要來這裡?」

 

訪問最後,西貝兒透過翻譯詢問,《上報》為什麼要大老遠從台灣跑到土耳其的迪亞巴科爾採訪她,我們請翻譯向她解釋,首先,我們不希望透過國際通訊社或者不切實際的想像來了解庫德族,「要親自聆聽庫德族的聲音」。

 

其次,《上報》這趟除了採訪西貝兒,還將採訪土耳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庫德族貿易協會、庫德族媒體、庫德族學校、庫德族人家等,「從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來了解土耳其的庫德族,介紹給華文世界的讀者。」

 

西貝兒聽完翻譯的解釋,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說「我們在土耳其深受打壓,連自己的同胞都不見得聽得到我講話,《上報》竟然來採訪我,謝謝你們願意聽我說。」

 

訪問尾聲,西貝兒開心的向《上報》致謝。(攝影:羅佳蓉)

 

西貝兒(中)與《上報》記者合影。(攝影:羅佳蓉)

 

訪問結束,我們離開了HDP辦公室,又走回同樣戒備森嚴的迪亞巴科爾街頭。

 

但不同於1個小時前的是,我們對於庫德族已有更深的了解,也讓西貝兒知道,HDP的訴求將傳至歐亞大陸的彼端,證明軍事衝突不是庫德族追求自治的全貌,土耳其的庫德族正努力透過政治手段,民主和平地實現自治。

 

 

 

【上報前進庫德族第一線】

●影片/土耳其庫德族:我們只想好好過日子

●庫德青年易馬丁:我很難過,也很傷心看到庫德人獨立建國失敗

●決戰IS的英雄 庫德族女兵在土耳其淪恐怖份子

●載有1噸炸藥的車輛瞬間炸飛我家  「同胞也會做壞事的」
●1.7萬人慘死 蹲過黑牢的女議員:我們的文化已被滅絕

●土國最大反對黨CHP:國父凱末爾也不會支持庫德族武裝獨立

●亞洲臉孔太明顯 我們被便衣跟情報部盯上了!

●直播/《上報》前進庫德族第一線 見證獨立建國夢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