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蔡政府反毒2大關鍵漏洞 讓吸毒少年慘變人球

李昭安 2017年11月06日 17:00:00

全台吸毒少年「黑數」恐逼近萬人,蔡政府大張旗鼓向毒品宣戰,但社福、司法各自為政,少年輔導人力又長期不足,這兩大關鍵漏洞恐讓反毒破功。圖中少年非新聞指涉對象。(合成畫面/資料照片)

蔡政府推動「新世代反毒策略」,預計4年內要投入100億元向毒品宣戰。不過,《上報》調查發現,第一線接觸吸毒少年的社工、少年保護官都反映,反毒兩大關鍵漏洞在於:社福、司法各自為政,缺乏上位整合機制、促進雙邊合作;此外,少年輔導人力長期不足,又未配置司法專業社工,這兩大問題都導致不少吸毒少年被「漏接」,掉出社會安全網之外。

 

行政院今年7月核定公布的「新世代反毒策略行動綱領」中,洋洋灑灑列出「防毒、拒毒、緝毒、戒毒、綜合規劃」五大策略,卻不見對這兩大問題做檢討。

 

即使行動綱領中提及,要建立教育與社政、司法、警政橫向連繫平台,定期檢討及精進非在學兒少施用第3、4級毒品者的輔導策略及措施,不過頻率卻僅是「每年召開2次以上協調會議」,也未指定可實質調度跨部會資源的高階官員。

 

協助兒少遠離毒品的社會安全網存在漏洞,第一線頻繁接觸吸毒少年的保護官王以凡也感到憂心。(攝影:李隆揆)

 

《上報》先前報導,立委王育敏提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正草案,調整特殊狀況兒少通報機制,司法界人士憂心,此舉可能導致吸毒少年被「漏接」,權益未受保障。

 

對此,王育敏在11月1日召開「檢討非行少年處遇服務之困境與修法展望」公聽會,與會地方政府代表、基層社工、法官、保護官都提及,必須重新檢視《兒少法》、《少年事件處理法》中對於「非行少年」(指12歲以上、未滿18歲少年,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者)的權益保障及分工。

 

據了解,司法院近期正研擬修正《少事法》,希望把「行政先行」概念放入「非行少年」處遇措施中。以青少年吸毒防制為例,將先由前端教育部校園反毒體系、各縣市警政體系的少年輔導委員會,以及衛福部的醫療體系「多管齊下」,當行政手段沒辦法達到目標時,後端才送司法處理。

 

行政先行 3千吸毒少年誰輔導?

 

法務部在「新世代反毒策略」規劃中,針對多次持有或施用3、4級毒品者,也規劃修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提出「先行政處遇、後司法制裁」的概念。

 

不過,對此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副局長馬振華提醒,如果未來施用3、4級毒品不入罪,改以「行政先行」的話,據警政署統計,3年內曾超過4度吸毒觸法的青少年人數將近3000人,「這些人將來會因毒品進行政機關,而不是進法院」。如何提供「身心輔導教育」?由誰做?是政府應提早規畫、關注的問題。

 

《上報》報導,立委王育敏提出修法,欲調整特殊狀況兒少通報機制,不過外界憂心,此舉可能導致吸毒少年被「漏接」。(合成畫面/李隆揆攝、取自apr.org)

 

李茂生:沒人整合必定潰敗

 

對此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接受《上報》訪問時直言,以目前行政部門多頭馬車的狀況,「如果推行政先行,又沒人出面整合,一定潰敗」。

 

李茂生表示,行政、司法雙邊理想合作方式是「全件移送」,教育、警政、社福、醫療系統發現吸毒案件後不「吃案」,積極協處;當前端無法處理時,就由司法介入以強制力拘束少年行動自由,接著引進社福資源輔導協助。

 

不過目前狀況是,社福想把吸毒少年業務切割交由司法處理,司法又以「避免貼少年司法標籤」為由,要推「行政先行」。李茂生批評:「這就是切割福利跟司法!」即使未來有足夠人力,但雙邊沒有改變本位主義,還是難以合作。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1日出席公聽會時,主張應落實「全件移送」原則,「否則讓他們掉進瀕臨犯罪的情境、掉下去後再貼標籤,有不一樣嗎?」(攝影:李隆揆)

 

李茂生指出,新北市政府的做法是觀察指標,目前新北市反毒、高風險家庭服務管理,都是由警政出身的副市長侯友宜出面統合,「一條鞭」整合多個局處業務,列管追蹤,避免非行少年被「漏接」。不過令人擔憂的是,「人在政在,人亡政亡」,未來侯友宜不在此位時,此機制能否持續運作,變數頗大。

 

全台少輔會僅133名專職

 

各界都在呼籲警政體系下的「少輔會」應發揮功能,但殘酷的是,全國專業少年輔導人力嚴重不足。目前全台少輔會共只有133名專職人力,其中台北市48名、新北市22名、桃園市14名,其餘超過7成以上縣市,少輔會專職人員只有1名到2名,城鄉差距非常大。但偏偏青少年施用毒品問題,在偏鄉也非常嚴重。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祕書長葉大華說,如果各界關注的是持有、施用3、4級毒品的少年要不要採「行政先行」,那就把「新世代反毒策略」中實際的人力、經費配置盤點清楚;「不能只掛一個計畫在那裡,有錢但人沒到位,或是資源錯置」。盤點出來後,就知道能不能撐起「行政先行」。

 

全國少年輔導人力嚴重不足,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祕書長葉大華認為,政府若要採「行政先行」,必須先盤點好人力與經費。(攝影:李隆揆)

 

葉大華表示,政府應儘快釐清哪些單位要接這塊業務,重點資源要放在哪,並依照吸毒人口推估要配置多少的少年輔導人力。此外,社工養成教育中,也應教導防制藥物濫用的專業知識,當社工具備專業職能、又有足夠資源支持時,才會願意投入服務。

 

「以香港社工為例,協助青少年遠離毒品是他們核心業務之一,加上香港政府投入足夠資源與專業人力,所以才能發展出青少年毒癮戒治、幫派解組、深夜外展等服務,青少年逃學、逃家問題也才接得住。」葉大華說,香港做得到,難道台灣社工養成教育無法做?

 

司法不能退到太後面

 

在第一線頻繁接觸吸毒少年的基隆地方法院「調查保護室」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說,有的司法界人士支持「行政先行」,是希望逼著社福資源到位;「但如果行政先行只是拖時間、司法退縮到太後面,這是不對的」。「現在應該是行政、司法兩者並行,等行政人力足夠了,我們(司法)要往後退時再退。」

 

王以凡指出,「行政先行」要的是團隊合作,而不是切割分工。有的地方法院已陸續結合外部資源,針對吸毒少年辦戒癮團體、職訓課程、人際互動及生活技能課程等,但司法能量有限,「如果行政主管機關可以整合資源,幫忙辦戒毒『方案』,司法系統自然可轉介少年過去」。

 

【延伸閱讀】

●立委修法動「通報機制」 保護官憂吸毒少年只剩移送沒保護

●減輕社工負擔搞錯重點  萬名吸毒少年恐遭「漏接」

●毒品入侵校園 李茂生:司法與社福體制要整合起來

 

 

 

關鍵字: 反毒 人球 非行少年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