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族前線】載有1噸炸藥的車輛瞬間炸飛我家  「同胞也會做壞事的」

羅佳蓉簡嘉宏 2017年11月06日 13:00:00

迪亞巴科爾街頭遭炸毀的建物。(攝影:羅佳蓉翻攝,照片經特殊處理)

 

「Abby, here, bombs.」

 

這天傍晚,《上報》採訪小組前往迪亞巴科爾(Diyarbakir)市中心的某處住宅區,拜訪了一戶曾遭恐怖攻擊波及的庫德族人家。

 

隨行翻譯按了電鈴,應門的是家中男主人,招呼著我們脫鞋入內,家中其他成員也熱情列隊在門口歡迎採訪小組的到來。

 

男主人示意要採訪小組一行人先到客廳坐坐,雙方簡單互相自我介紹後,正準備吃飯,家中負笈在外求學的兒子恰巧撥了視訊電話進來,女主人也大方地介紹我們給兒子認識,他希望採訪小組在他家有個愉快的晚餐時光。

 

屋主出示恐怖攻擊案發之後,家園被炸毀的慘況。(攝影:羅佳蓉)

 

好客、熱情、坦率

 

根據隨行翻譯表示,這個住宅區附近有學校、市政府行政中心、足球場,生活機能方便,社區建築外觀新穎大方,屋內空間寬敞,牆上掛著當地知名歷史古蹟,號稱伊斯蘭教第五大聖地的「大清真寺(Ulu Cami)」照片,以及其他伊斯蘭風格強烈的壁畫。

 

「但這是他們的第二個家,第一個家毀了」。

 

進入餐廳,隨行翻譯對我們說,「這戶人家知道你們從台灣來,特地擺上筷子」,我們定睛往餐桌上望去,果然擺設了兩雙未拆封的筷子,令採訪小組既驚喜又感動。

 

屋主貼心為我們準備筷子。(攝影:羅佳蓉)

 

用餐時,我們充分感受這個家庭的熱情與好客,話題也從家中成員職業及年齡、庫德族人飲食習慣等輕鬆話題,逐漸談到此行採訪的重點:庫德族獨立議題。

 

男主人並沒有明確說出心中想法,反而是一旁擁有公立學校教職的二女兒表達了意見。

 

「我們從小沒辦法學習庫德族語,迪亞巴科爾的學校不會教的,只能在家裡學」,擔任土耳其語老師的二女兒這樣說。她還指出,學校不教就算了,還嚴格地禁止任何人在學校使用庫德族語。

 

「這與20世紀70年代的台灣情況頗為相似」,我說。

 

由於任職學校位於市郊,二女兒指稱,班上總有學生缺課,「原因大部分是當天要幫忙家裡」。採訪小組好奇土耳其語的教材,想要看看課本,但二女兒不好意思的說,課本恰巧放在學校,無法提供拍攝,

 

吃完豐盛又道地的庫德族晚餐,二女兒拉著隨行攝影到餐廳隔壁的客房。

 

卡車炸彈引爆

 

二女兒指著10坪大小的客房說:「這裡的沙發、抱枕都是之前那個家中的家具,上面都還留有爆炸當時的痕跡。」

 

留有爆炸痕跡的沙發。(攝影:羅佳蓉)

 

 

特地留存的抱枕上留有爆炸痕跡。(攝影:羅佳蓉)

 

「Abby, here, bombs.」二女兒指著平板電腦上的照片對著隨行攝影說,接著說了一連串的土耳其語,像是在訴說這裡發生過什麼事情,但因為語言不通,看到疑惑的表情,她略帶歉意地說著:「English, No.」。

 

此時一旁的小女兒靈機一動,拿起手機打開Google翻譯的頁面,將她們想說的話翻譯成中文,帶領採訪小組回到她們口中2年前改變生活的那個驚魂夜。

 

三姊妹對採訪小組展示當時恐攻照片 。(攝影:羅佳蓉)

 

2年前某天晚上11時許,正當父親熟睡、媽媽與3姊妹在客廳看著電視時,一台載有1噸炸彈的車輛突然停在住家對面的警察局前,下一秒,寧靜夜裡再尋常不過的家庭時光瞬間成了人間煉獄。

 

二女兒回憶,當時爆炸威力非常強大,母女4人皆被門口的爆炸彈飛,傷勢嚴重到需送醫住院。

 

大女兒拉開頭紗,露出左臉顴骨上長約3公分的傷疤,小女兒的傷勢更嚴重,右下顎嚴重變形,需倚賴牙套矯正才能回復原來容貌,嘴唇上的傷疤永遠無法消除。

 

大女兒臉上的傷疤。(攝影:羅佳蓉)

 

 

小女兒下顎的傷與矯正。(攝影:羅佳蓉)

 

恐攻受災戶

 

平板電腦上盡是一張張被炸成灰燼的焦黑房子照片,「這是我們家、院子,這是車」,二女兒逐一向隨行攝影展示爆炸前後她們家的變化,原本是間擁有漂亮院子的矮平房,四周種著樹與花,在一聲轟天巨響後,她們家成了殘石破瓦的廢墟,爆炸目標的警察局則陷入熊熊火海。

 

「那妳呢?當時傷得重不重?」以英文配合著手勢問道,二女兒別過頭指著右耳及後腦勺,「爆炸當下,我們家堅硬的石頭大門碎塊砸到了後腦勺」,看著二女兒向遠從台灣來的採訪小組重新回憶當時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經歷,我們心裡很是不忍。

 

當時被炸毀的家。(攝影:羅佳蓉)

 

佳蓉伸出手輕拍二女兒的背、示意別難過,二女兒便拉著她到客房大窗戶前,打開窗伸手指向對面圍牆後的地方,「我們家對面是一座足球場唷!很棒吧!」。

 

由於當時天色已黑,無法看到足球場的真實面貌,她從手機相簿找了一張從她們家頂樓往下拍的足球場照片,她比手畫腳地說:「我們可以直接從這裡觀看足球比賽、感受比賽盛況」,她高興地手舞足蹈並比出她在看球賽時的加油手勢和口號,此刻,採訪小組在她眼中看到了對生命的熱愛、對生活的熱情。

 

只想好好過日子

 

之後,所有人到客廳話家常,他們好奇著台灣的情況,採訪小組則詢問起當地庫德族追求自治的心路歷程。

 

由於3日才發生迪亞巴科爾警方於市中心圍捕並擊斃1名PKK成員的事件,女主人說「殉職警員屍體出殯,經過我家前,難過到掉淚」。我問隨行翻譯,警員打死的不是她的「同胞」嗎?

 

「同胞也會做壞事的」他說。

 

大女兒泡著土耳其紅茶招待我們。(攝影:羅佳蓉)

 

臨走前,家庭觀念濃厚、感情融洽的這家人與採訪小組相互擁抱道別,望著送客男主人的微笑神情,不禁心想,對這家人來說,這也許是個再尋常不過的周末以及家庭聚餐,但是對於採訪小組來說,這卻是個心靈受到衝擊、對庫德族既有印象再次遭到顛覆的周末與聚餐。

 

放下了對恐怖分子造成住家傾倒以及身上永遠遺留下來傷疤的恨,這家庫德族人對於PKK仍有想法,看待獨立議題的心態保持理性,審慎期待土耳其政府的國家賠償,關注伊拉克、伊朗、敘利亞等國庫德族人的處境,這麼多的糾結在他們心中,若沒有深聊,根本與3小時前迎接採訪小組時的好客與熱情,無法連結。

 

彷彿看穿我的若有所思,隨行翻譯淡淡說了一句:「這就是土耳其的庫德族人。」

 

 

採訪後記:由於申請國賠程序仍在進行,未免引起不必要的困擾,採訪小組刻意隱去文中庫德族家庭成員的姓名、社區所在地、房屋內觀、以及其他可辨識出的特徵,還請讀者見諒。

 

 

【上報前進庫德族第一線】

●影片/土耳其庫德族:我們只想好好過日子

●庫德青年易馬丁:我很難過,也很傷心看到庫德人獨立建國失敗

●決戰IS的英雄 庫德族女兵在土耳其淪恐怖份子

●載有1噸炸藥的車輛瞬間炸飛我家  「同胞也會做壞事的」
●1.7萬人慘死 蹲過黑牢的女議員:我們的文化已被滅絕

●土國最大反對黨CHP:國父凱末爾也不會支持庫德族武裝獨立

●亞洲臉孔太明顯 我們被便衣跟情報部盯上了!

●直播/《上報》前進庫德族第一線 見證獨立建國夢

 

關鍵字: 庫德族 恐怖攻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