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賴清德的氣魄不該用在鬆綁七休一

主筆室 2017年11月08日 07:02:00

賴清德修《勞基法》陷入父子騎驢窘境。(資料照片)

賴清德很有氣魄,連《勞基法》裡最核心的勞工七休一日規定都給刪了,這是歷任閣揆無人敢做的事,顯示他真的很想解決「勞工想加班,法令卻不准」的尷尬問題。作為一個礦工之子,以及過往在立法院長期關注醫療人權的立委,外界對於賴內閣「全面改惡」《勞基法》的抨擊或可暫時保留;但刪掉勞工七休一日之後,對於勞動現場可能產生不可測的滑坡效應,讓基層勞工處境雪上加霜,卻是賴清德不能不面對的問題。

 

各界輿論對於「一例一休」修法案有很多牛頭不對馬嘴的批評。例如延長加班工時以及三個月工時帳戶的設計,在於解決不同產業別淡旺季的差異,一概以「讓勞工過勞」批評之,已經完全忽略過去一年產勞學界對於「一例一休」制度的爭議與討論。現行《勞基法》也早因不同行業別有不同的變形工時,特定行業雇主甚至可讓勞工最高連上24天而不違法。

 

例如,有人指稱刪除七休一制會導致勞工過勞,「全聯員工就是這樣死的」。這說法忽略全聯本就適用現行《勞基法》裡的四周變形工時適用行業;有沒有鬆綁七休一規定,對於全聯員工根本毫無影響。也有人舉年初的蝶戀花旅行社大車禍,宣稱新法危及公共安全;但事實上,攸關公共安全的長途運輸業與靠行的遊覽車業者,現在都適用八週變形工時,每七日必須強制一日休假,未來即便修法放寬,也勢必成為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指定必須強制七休一日的重點行業,上述說法同樣言過其實。

 

但全面鬆綁七休一最大的衝擊在於將產生難以預料的滑坡效應,原本七休一是常態,適用四周變形工時的行業必須交由勞動部審查;未來鬆綁法令後,等於向所有乖乖遵守七休一的雇主,傳達「我若不十二休二就是傻瓜」的訊息。若干惡劣雇主甚至可以召開一個形式上的勞資協商會議,要所有勞工交出一個同意函文,從此將排班制度改成「十二休二」或「做十休四」。

 

至於政院宣稱還會增加三層把關機制的作法更是莫名其妙。如果「審查機制」是玩真的,那何必鬆綁七休一?也難怪若干工商團體批評政院新制等於沒放寬。但如果「審查機制」又是聊備一格,民進黨政府又對得起大選中支持他的千萬勞工嗎?賴清德大費周章地把七休一給刪了,將未來適用的行業從常態改為例外,卻又宣稱絶不讓勞工過勞,這到底所為何來?又其誰能信?過程中對勞動現場的衝擊,又豈是他能掌握。

 

一例一休再修法的目的在於解決「勞工想加班,雇主卻找不到勞工」的窘境。從彈性工時的角度出發,無論「增加加班工時」與「三個月加班工時帳戶」,都可有條件接受;但「休息日加班工時核時實計算」制度,只著眼於規避雇主加班費,根本不應該被列入;至於「鬆綁七休一」的規定,未來一定嚴重衝擊勞動現場,對於勞資雙方卻無具體可見的實益,完全沒有必要。

 

事實上,《勞基法》用行業別來審查是否必須強制七休一是極其落伍的規定:例如,長途運輸業裡的司機與會計的工時豈能一體視之?而若干年長者、罹患心血管疾病者又豈能無限制地適用四周變形工時或被排除掉七休一日?然檢核工作者身心狀況,必須高度仰賴最瞭解勞動現況的勞資協商會議,這問題卻因為台灣工會組織的孱弱而被無限制拖延,導致每次《勞基法》修法裡,勞資政三方總是劍拔弩張、無法妥協。

 

修不修「一例一休」都被慘轟,要擺脫這種父子騎驢窘境,就必須意識到已無法用一套《勞基法》來規範所有行業的勞動條件。那是個更大更難的修法工程,賴清德的氣魄如果只是用在鬆綁七休一,是不可能竟其功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