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全員女性化 百合福爾摩斯的時代來臨!

高殿円 2017年11月19日 09:00:00

(圖片:獨步文化)

坐在橡膠情趣娃娃駕駛的高級房車期間,雷斯垂德督察經由電話說明了案件概要。

所有案件,都發生在昨晚深夜至凌晨間。

第一樁案件的屍體,發現於貝克漢區梅菲爾德公寓三號。公寓有著倫敦隨處可見的白色磚牆外觀,一名年輕女性租下這間房,她名為莎莉.丹尼斯,二十八歲。

『出生於巴斯,倫敦城市大學畢業。在皇家倫敦銀行任職。』

從學歷看來,她算是相當優秀的菁英。如今在倫敦,若沒有良好學歷,是無法進入大企業辦公室的。

被害者的姓名依次報出。另一件殺人事件的被害者──目前判斷如此──是露西.史坦格森。她是來自猶他州的美國人,死亡地點為哈勒戴私人飯店,意即她正在旅行中。今年三十三歲,已婚,聽說她放下丈夫和家人,是為了來倫敦會見朋友。

『再來是第三位,諾曼.聶魯達。小提琴家,今年四十歲。屍體發現地點在新十字區的自家中。目前單身,但曾離過婚,有一個孩子。』

第三位死者似乎有些名氣,夏莉難得大皺眉頭。

「真可惜,她的蕭邦實在絕妙。」

說起來,小提琴是夏莉少有的幾項興趣之一。我對音樂一竅不通,她倒是頗具本事。

「都是女的嗎?不過年齡和國籍都不一樣。」

『最後一位才是問題。事發現場在勞瑞斯頓花園。』

「問題是?」

『……妳去了就知道。』

雷斯垂德的通話結束,車內再度回歸寂靜。為了蒐集情報,夏莉潛入電腦的世界裡,眼睛幾乎眨也不眨(都無法分辨哪個才是人偶了);除了她以外,這個狹小空間裡只剩下日本製的情趣娃娃。

(真窘迫)

加上車窗上的人偶倒影太過精緻,讓人無法平靜下來。

由於這裡的空氣實在令人窒息,我索性取出手機,確認這幾起案件是否已經上新聞。

畢竟如雷斯垂德所說,(目前判斷)四人都死於相同死因,若真是如此,兇手或許是近來久未出現的連續殺人犯。無怪乎雷斯垂德必須將愛子塞給221B,投身工作。

和我的預想相悖,各大新聞網站一片安靜。原以為案件一定會洩露到媒體手中,看來警場難得成功執行封口令。

(──皇室消息、美國國會情報、蘇格蘭獨立派活動……各處都是差不多的新聞)

雖然奧運已經閉幕,相關新聞依然佔據主要版面。因奧運增加的觀光產業工作機會,比預想中來得少,並進一步討論北京不景氣的現況,這類悲觀報導所在多有。

當然,奧運的舉行使得城市警備加強,過往的兇惡案件新聞隨之減少,也是其他新聞充斥的原因。

說起來或許很可悲,英國這個國家,唯有對付恐怖分子特別擅長。為了奧林匹克運動會,整個倫敦早從數年前起,就在各處設置了監視器。託這個政策之福,無論輕重犯罪的發生都大幅降低,過去被視為「治安不良」的地方,如今也皆已逐漸開發。

對倫敦居民而言,這是值得高興的事。相隔多年後歸國,我立即感受到的,也是數年前的倫敦無可比擬的良好治安。即便這背後的代價,是個人隱私將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攤在國家面前。

(電視新聞報的也都是社會事件,沒有非意外的兇惡犯罪事件哪。記得春天那時明明還有不少的)

要說大新聞,就是議員貪汙、拒買星巴克運動……對了,從去年到今年春天,經常見到對企業的拒買運動。路透社爆料,知名的連鎖咖啡店星巴克的英國分公司,利用避稅港完全逃脫在英國的法人稅。從這起事件後,網路上掀起拒買運動的風潮,蘋果、亞馬遜等企業受波及,除了世界性的大企業外,連國內企業也遭到牽連。

我的手指在螢幕上快速滑動瀏覽。正因為奧運使近年的重大犯罪銷聲匿跡,這次事件可能會登上明日的新聞頭版。

 

 

「──為什麼當醫生?」

突然間,宛如暫停3D畫面一動也不動的夏莉開口。

「咦?」

「為什麼妳想成為醫生?」

過於唐突的發問讓我一愣,不過之前在巴茲面試時,對方也曾詢問過相同問題,因此毋須煩惱答案。

「那是……因為一些因素,我失去雙親,由阿姨撫養長大。」

「我不想聽『想成為優秀的孩子報恩』這種標準答案。」

「……」

我把話吞了回去。面對往後理當將更加親近的同居人,若是給予和面試官一樣的回答,確實是太過見外。

「我想在倫敦過上還不錯的生活,但是我家沒有錢。」

「不是因為追著男朋友入學的?」

「唔,呃……嗯,就是那樣啦。」

「一年後終於進入同一所大學,但對方已經有其他女人了。」

「妳為什麼知道啊!?」

「臉書。」

這是我今天第四次說what。

「什麼!?妳擅自看了我的臉書?」

「妳無論姓或名都很平凡,不過曾在阿富汗參軍又剛回倫敦的喬.華生,就沒那麼多了。而且妳還沒取筆名,直接用本名寫言情小說。」

「嗚!」

經她一說,我是明白臉書為什麼會被找到了,但我左思右想,都不認為自己曾經在上面寫過當醫生的契機。

「看看幾篇動態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

「妳的依賴性格。」

「依賴?」

「妳的人生分歧點上,總是有某個男性的存在。最初是父親的外遇和意外;大學升學和移居倫敦;決定接受獎學金,進入陸軍任職;派駐至阿富汗;最後是歸國。全都和男人有關。」

「……為什麼聽妳這樣說,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個男性關係混亂的女人。」

「我沒說妳男性關係混亂。嗯,這也是看個人見解吧。」

「妳想說我太死心眼了吧?我知道,我常被人說太沉重了。」

「所以每次都導致不好的結果。──為什麼想當醫生?」

夏莉回到最初的疑問。

「既然都知道了就別問啊。因為我喜歡的學長想成為醫生,我奮發讀書進了倫敦大學,後面發展就如同夏莉妳的想像了。」

抱持必死覺悟離家入學,結果心心念念的人一年就找到其他女人。

「我們有通Email,他也知道我正準備考倫敦大學,所以想說他一定會等我。結果實際見面後,他只說了『好久不見啊喬,妳也好好享受倫敦生活吧?』」

我們之間的事早就被忘得一乾二淨。受到這般衝擊,我因此發燒臥床,無法出席宿舍的歡迎派對,也就錯過了邂逅的機會。

「現在可是完完全全的單身狀態。不過這樣的機會也不錯,目前交男友還是先省省。」

「……哼嗯。」

 

 

「別再說我的事了,看看這起事件,夏莉覺得是連續殺人嗎?妳會親臨現場,應該是很大的事件吧?」

在這三個月間,我已親眼確認,夏莉確實是一位被各公家機關當做智囊的諮詢偵探。但竟然還能獲邀進入殺人事件的現場,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雖說如此,每次夏莉都很快就從現場回來,只交代一句「解決了」,我也無從想像她實際上究竟涉入多少。

「我知道妳是皇室的恩人,不過跟那個強勢的媽媽督察是什麼關係?是夏莉妳以前曾經在警場工作過嗎?」

「畢業之後,我從未受任何單位雇用過,包括國家在內。」

「那是因為妳是巴茲的學生嗎?」

「我的頭腦沒有平凡到會一直當學生。」

「那,夏莉的分歧點是?應該不是跟我一樣,被糟糕的男人運玩弄,才走上偵探一途的吧?」

「分歧點。」

她毫無情感地反芻這個詞。

「是啊,分歧點。」

「之所以使用分歧點這個詞彙,是因為有複數的道路存在。這樣說的話,我沒有什麼分歧點。」

「不可能吧,至少也有讓妳成為諮詢偵探,或開始進出巴茲的契機吧。」

沉默片刻後,夏莉浮現出對我而言難得一見、略帶寂寥的表情說:

「硬要說的話,」

「嗯。」

「是我在生理學上成為獨立存在的時候。」

我陷入沉思。

「什麼意思?」

「無法繼續從胎盤獲得氧氣供給,胎兒紅血球的種類……」

「啊啊我知道了,不用說得那麼詳細。意思就是出生的時候吧?有些意外啊。」

夏莉目瞪口呆。她那左右完美對稱的臉蛋上,兩顆螢光般的藍眼珠緊盯著我。

「因為這個答案太哲學了。我總覺得夏莉就像一台電腦,想不到其實是個詩人呢。」

彷彿不用對焦,反覆連拍的相機,夏莉不斷眨著眼。

「怎麼了?」

「第一次有人這麼說。」

儼然是聽到愛的告白的表情。

 

*本文摘自《夏莉.福爾摩斯與血色的憂鬱​》,獨步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高殿円


日本作家,愚人節出生,座右銘是「人生就是要勇於嘗試」。代表作《魔界王子》系列、《遠征王》系列、《銃姬》等,曾獲角川學園小說大賞獎勵賞。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