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白天董事長、晚上漫畫家 「十八銅人」第二代雙面人生

陳怡杰 2017年11月19日 09:40:00

雄霸國內保健中藥市場的「和氣藥品」,董事長黃熙文漫壇資歷40年。(攝影:曾原信)

「沒有繼續走職業漫畫家,開連載、畫長篇、出單行本,一直是我遺憾」

 

在代理「十八銅人」、「鳥頭牌愛福好」的和氣藥品嘉義市總部會面,跟1個月前台北「第一屆台灣漫畫節」會場初見,黃熙文熱血整臉、滿場跑上跑下的豪情未見,換上的是情緒穩著,甚至洩出點江湖氣味。

 

1998年接班藥商董事長後,黃熙文長居嘉義,10月北上出席「第一屆台灣漫畫節」。(攝影:曾原信)

 

黃熙文自宅漫畫資料甚豐。(攝影:李昆翰)

 

不得不之舉

 

「在創作老友面前當然開心,藥商部分牛鬼蛇神,扳一張臉是必要之惡。」1981年,他國中畢業湊成全台43位漫畫家同好籌組「漫畫之友」,自己也手繪出過會訊。

 

「我們透過『小咪出版』(大然文化前身)旗下《小咪漫畫雜誌》筆友單元,看有人投的漫畫不錯,就寄信問要不要加入」,當時成員包括林政德游素蘭水瓶鯨魚等,都是日後雄霸華語漫壇的天王天后,「轉走星座的唐綺陽(今星座專家,本名唐雅君),也是創始會員,非常會畫。」

 

1982年黃熙文投稿「漫畫之友」作品《忍者故事》。(攝影:李昆翰)

 

1982年黃熙文手繪「漫畫之友」會訊。(攝影:李昆翰)

 

1982年「漫畫之友」會刊曾有唐綺陽(手指處,今星座專家,本名唐雅君)作品。(攝影:李昆翰)

 

國中相熟林政德

 

他與林政德國中畢業就認識的交情,好到《Young Guns原稿至今仍交黃熙文嘉義老家珍藏。「當年全台漫畫家組織超過20個,我們彼此寄會訊,之後出書、辦比賽、募款,也向藥商老闆父親拉贊助」,在那沒有網路的年代,這群來自全國的漫畫同好竟能互以結識。

 

1984年高二,他第一份工作進入漫畫家蔡志忠公司「龍卡通」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念復興美工補校,同時開始接案。」

 

黃熙文《上報》專訪。(製作:陳沛妤)

 

蔡志忠旗下起步

 

他書念得好,高中聯考差2分上嘉義高中,念輔仁中學1年後,漫畫家組織搞得起勁,不少嘉義同學在台北念書,向他力推復興美工,他聽得心動、高2就轉學北上追夢。身為台灣知名藥商二代,從普通高中轉念技職補校,沒太多家庭革命,「父親不在意學歷,只重任何事要專注做」,「當年,我真的很想畫圖。」

 

1989年,23歲黃熙文。(黃熙文提供)

 

傳承母親個性,黃熙文將40年漫壇作品理得有條不紊。(攝影:李昆翰)

 

台灣圖案授權第1人

 

赴日留學前,他曾是台灣談妥圖案授權第1人(1993年),「那時國外『史奴比』(Snoopy)、七喜小子』(Fido Dido)陸續攻進台灣,我想接洽我原創角色『雷克小子』授權」,但縱然已有知名度,發展卻未盡如他願,「情況跟今日很像,廠商頻問,如果要付圖案授權金,為什麼我要找國內畫家?」黃熙文準備一年「雷克小子」稿量,家家談,處處碰灰,之後才談妥前東家(知音文創,卡片設計公司)合夥人願意投資。

 

黃熙文原創角色「雷克小子」風行90年代台灣文具禮品界,為他賺足留日學費。(黃熙文提供)

 

黃熙文工作桌切分為二,一區為漫畫工作而生。(攝影:李昆翰)

 

1993年靠「角色授權」月入12萬

 

「圖案授權跟書版稅算法不同,版稅是印量乘以書定價的10%,那年我查國外圖案授權金,約談印量乘以中盤批發價的7%至11%」,黃熙文價錢談得漂亮,每月約有新台幣12至15萬元收入,「當時日本留學,都靠『雷克小子』版稅(笑)。」

 

留日時,他同時準備課堂報告、畢業製作,也要定期傳真「雷克」原稿1個月約15頁)回台,「日夜奔忙顛倒,所有想像中留學他鄉的浪漫交際,不曾在我身上發生。」

 

1995年黃熙文以「優秀賞」(全校第1)自「東京設計學院」畢業。(攝影:李昆翰)

 

黃熙文原創角色「雷克」1994年在大然文化《魔奇月刊》連載短篇。(攝影:李昆翰)

 

「留日第1年,早上課完全去不了,後來發現夜間工作效率好,改下課回家睡到23點起床工作,直接畫到天亮,出門上課」,他赴日原想念大學,投過「多摩美術大學」、「武藏野美術大學」等,面試時自薦作品集,教授群起翻閱後竟稱「作品成熟不需入門進修」,「後來才選專門學校『東京設計學院』(東京デザイナー学院,TDG),進修當年剛問世的電腦繪圖。」

 

1995年,他結束2年日本留學回台,待台北工作5年,漫壇之路因發展尷尬有些躊躇,「電腦開始普及,通路也改變,沒人買文具禮品、郵購,簡訊出來後,寄實體卡片銳減,金石堂下單量鉅額減縮」,黃熙文逐步停產「雷克」商品,同時也結婚,開始習練上手自家藥商業務,準備接班。

 

祖父開西藥房起家,黃熙文接班父親事業「和氣藥品」20年。(攝影:李昆翰)

 

睽違20年,他2018年再啟新作《上海大少爺》。(攝影:曾原信)

 

漫畫路,空具遺憾

 

「日本返台5年,負責我家藥商的北區業務突逝,父親要我接該職缺開始練習,我清楚他態度『書也念完,該回來吧』」,其實那時他對漫畫已經不太投入,「沒有繼續走『職業漫畫家』之路、如好友林政德那樣,畫長篇開連載出單行本,一直是我遺憾。」

 

黃熙文(左)與林政德(中)相熟30年,圖為2人同時受邀2013年香港第14屆「國際漫畫節」。(黃熙文提供)

 

我很難跟藥商、廣告界等本業朋友,解釋『漫畫』是什麼,一般人對『畫圖』原本就陌生。」(黃熙文提供)

 

回嘉接班

 

1998年回嘉義接班,10年後潮牌「Pizza Cut Five」找上「和氣藥品」做傳統品牌翻轉,外界這才又記起黃熙文過去漫壇身分,「合作後,我認同『聯名』路可走,又從潮T創想、開發自家『潮流藥膠布』,另接棒跟凱蒂貓(Hello Kitty)合作。」

 

黃熙文2018年新作《上海大少爺》氣勢頗勁。(攝影:李昆翰)

 

漫壇夢,念茲在茲

 

藥商董事長業務之餘,他睽違20年、2018年準備出版全新長篇《上海大少爺》,少年時期念茲在茲的漫壇夢,他仍想勉力一搏。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曾原信 影音:陳沛妤

 

1983年黃熙文短暫就讀輔仁中學,隔年北上轉學復興美工追夢。(黃熙文提供)

 

接班「和氣藥品」20年,黃熙文近日重啟漫壇夢。(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