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屏東縣府在高鐵南延中無可逃避的責任

李翊宸 2017年11月17日 00:00:00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火車到了高雄站後,乘客已剩下一大半,依這樣的運量,如果再建一個高鐵屏東站,難保不會再多出一個蚊子站。(圖片截取自民視新聞)

許多坐過火車南下至高雄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火車到了高雄站後,乘客大概就走了一大半,有時甚至還留不到全車的四分之一。這樣的運量不禁令人擔憂,如果再建一個高鐵屏東站,難保不會再多出一個蚊子站。

 

當然有人會說,屏東交通就是不便利才導致區域發展遲緩,在各種事業不發達的情況下,往來旅客必然就會比較少。因此,如果高鐵能夠南延至屏東,使得交通更加便利的話,屏東就能跟其他縣市一樣蓬勃發展,在各種事業欣欣向榮的情形下,往來旅客亦將隨之增加,根本沒有變成蚊子站的可能。

 

此等說法雖也言之成理,但是這樣的思考邏輯等於在說「高鐵南延屏東」是屏東地區發展的「充分條件」。然而,「高鐵南延屏東」,事實上至多僅是屏東地區發展的「必要條件」而已。換言之,一個地區若無交通建設,該區域必定難以發展;但是有了交通建設,一個地區卻未必百分百發展得起來。若不是這樣,則每個高鐵停靠的地方不就都一定發展得起來,苗栗、彰化及雲林等站也就不可能淪落成今日的蚊子站了。

 

「人家有高鐵 屏東也要有」的邏輯?

 

另一種說法則是以「交通平權」作為訴求,認為都會區,甚至嘉義都有高鐵了,屏東跟人家一樣也應該要有,不然就是歧視屏東的不公平待遇。不過,《憲法》第7條的平等權一般係指可為合理差別待遇的實質平等,而非一視同仁的形式平等。否則,在各種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主政者如何謀求分配上的公平正義呢?

 

由此可知,高鐵南延至屏東的主要主張,於說理上誠有待加強之處。因此,建議屏東縣府應該加強說明「屏東想要成為怎樣的屏東」,在台灣的整體規劃上,未來的屏東想要且可以扮演怎樣的角色和功能,以發揮台灣最大的價值和戰力。當有這樣的說帖後,屏東將不再只是屏東,而是台灣整體戰略上無從分割的成分,屏東發展得好,就是台灣發展得好,屏東當然就值得台灣挹注其珍貴而有限的資源。

 

其次,當屏東縣府擘畫出屏東未來的藍圖時,應該更進一步說明未來的屏東何以需要高鐵南延,有了高鐵南延後何以屏東就能起飛,未來的屏東加上南延的高鐵何以能圓滿屏東發展的「充分條件」。

 

再者,假使高鐵南延可以圓滿屏東發展的「充分條件」,並能發揮台灣整體最大的價值和戰力,亦可作為「興建高鐵至屏東」為合理差別待遇的說明,讓「交通平權」的主張有了更堅實的論述。

 

綜上所述,屏東縣府應恪盡規劃屏東未來之想像,加強「何以高鐵南延將可滿足屏東發展的充分條件」以及「何以高鐵南延之投資為合理的差別待遇」之說理。倘能如此,高鐵南延之論述必能更加完備、更有說服力;高鐵南延之進度則能夙夜匪懈、日起有功;高鐵南延之完竣將能通貫南北、澤被全台。

 

※作者為自由作家/法學碩士

 

關鍵字: 高鐵 蚊子站 屏東站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