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吐瓦魯漁船融資缺口 慶富6月兩度致函外交部求援遭拒

仇佩芬 2017年11月16日 20:40:00

慶富為解決承造吐瓦魯漁船財務缺口,今年6月3日及16日兩度致函外交部,請求外交部協助對外融資遭拒。(合成畫面/圖片取自中評社、啟民(Min))

慶富集團承攬友邦吐瓦魯建造漁船合約,卻延遲2年仍未依約交船,讓慶富的財務缺口進一步曝光。知情人士證實,為了解決承造吐瓦魯漁船的財務缺口,慶富在今年6月3日及16日兩度致函外交部,請求外交部協助對外融資;外交部以此事為慶富與吐瓦魯之間的商業往來,外交部不介入為由,明確予以拒絕。

 

兩艘漁船成抵押品 外交部證實沒交船 

 

深陷獵雷艦風暴的慶富集團,傳出在2009年及2012年兩度與友邦吐瓦魯合作,合組漁業公司並為其建造圍網漁船,卻未依約如期交付第二艘漁船,疑似以兩艘漁船做為抵押品,向境外銀行申請貸款,致使吐瓦魯自然資源部長Puakena Boreham於今年10月赴高雄與慶富高層開會協商。

 

外交部16日以新聞稿證實,2012年合約所訂之Tautaloa號,確實至今尚未交船;Puakena Boreham確實在10月以私人行程形式來台處理;但外交部強調,關於兩艘漁船的出資、融資、擔保等涉及財務部分,完全是吐國與慶富兩造之間的商業合約,外交部完全沒有介入。

 

Taumoana號今年3月舉行下水儀式,該船仍未依約交付吐國。(讀者提供)

 

儘管外交部強調完全未介入慶富與吐瓦魯之間的合約,但第二艘船延遲交付,致使讓慶富財務缺口進一步曝光。知情人士進一步透露,雖然Tautaloa號已於今年3月舉行下水儀式,但該船不僅仍未依約交付吐國,慶富更在6月3日及16日兩度致函外交部,要求外交部協助對外申請融資,以解決第二艘船的財務缺口。

 

慶富要求協助融資 外交部商業合約有牽線

 

據透露,慶富暗示外交部在與友邦的商業合作中,是否應扮演一定角色?並因此要求協助慶富進行融資,但外交部堅持公部門不應介入商業合約,明確回覆此事為慶富與吐瓦魯之間的商業往來,外交部不介入,明確予以拒絕。

 

知情人士更進一步指出,尚未交付的Tautaloa號雖然是吐瓦魯要求慶富承造,而船現在也確實仍在台灣,但「現在這艘船屬於哪一方,仍然不明確」;是否存在吐方已付款卻未得到船隻等財務責任問題,仍待吐瓦魯與慶富依據雙方合約釐清。

 

吐國部長來台密訪慶富 外交部撇清涉入合作案

 

在吐國部長來台與慶富協商漁船問題的消息曝光後,外交部極力撇清與此案的關係,一方面緊急清查過去10年我國與吐瓦魯的援助計劃,強調台灣提供的援助款沒有用在建造漁船,也沒有以援助款補助吐國購置漁船。外交部同時發表正式聲明,慶富與吐瓦魯的合作,以及承造2009年及2012年兩艘漁船,都是吐瓦魯與慶富兩造進行協商,外交部完全沒有介入。

 

然而根據總統府在2009年前副總統蕭萬長出席Taumoana號下水典禮的新聞稿中,更明確指出這艘船是「第一個兩國重大漁業合作成果」。

 

2009年前副總統蕭萬長出席Taumoana號下水典禮,還指出這艘船是「第一個兩國重大漁業合作成果」。(圖片取自總統府)

 

未依約定獲新漁船 外交部要求兩造先釐清法律權責

 

對於2009年慶富能夠與吐瓦魯合資成立「吐瓦魯鮪魚產業公司Tuvalu Tuna FH Co. Ltd.」,並取得為吐瓦魯建造Taumoana號的合約,知情人士更坦承,外交部「居間牽線,不能說沒有」。而外交部從一開始就強調從未與聞2012年Tautaloa號合約,卻在今年3月慶富為該船舉行下水典禮時派人出席觀禮。

 

對於吐瓦魯方面未能依約定獲得新漁船,加上如今慶富面臨重大弊案,未來外交部是否不得不介入協助處理?知情人士私下透露,現在吐瓦魯還沒來找我們,「找我們的話還是必須要面對」。知情人士強調,在吐瓦魯向我方提出協處要求之前,必須先與慶富釐清彼此在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係,政府角色無法馬上跳進去;但政府必須要珍惜與吐瓦魯關係。

 

【慶富案系列追蹤報導】

●慶富將吐瓦魯漁船私貸3千萬美元 部長10月來台要船

●延燒陳菊和小英  劉世芳高雄市長選情恐受波及

●陳慶男父子5度入府為馬英九、吳敦義座上賓 

●府清查18個月會客紀錄 沒見過陳慶男父子

●避免尹清楓案重演 海軍嚴控獵雷艦資料調閱

●喬地喬到丟官 高雄海洋局長王端仁請辭獲准

●關鍵錄音檔見光 藍委:總統府喬24億資金助慶富造

●慶富前執行長交保檢方將抗告 簡良鑑暗示:有玄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