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武則天28歲失戀失業 白居易愛po廢文」 謝金魚把歷史寫到變網紅

陳德愉 2017年11月21日 18:20:00

輕歷史作家、「故事」網站共同創辦人謝金魚寫起歷史來很生動,詩人白居易的感傷詩詞在她筆下有了另一番解讀,最妙的是,她講武則天「失業失戀沒頭髮」的故事,為她的好友平衡失戀負能量。(圖片取自謝金魚臉書)

「故事」網站的共同創辦人謝金魚告訴我前兩年發生在網站上的一個「故事」。

 

「我們的網站上有台灣史,有個老伯伯從我們成立以來就整天跑到網站來留言,罵我們是皇民狗啦!台獨啦!」

 

「最近,這位伯伯又到我們的網站上留言了,不過他說——」說到這,謝金魚話鋒一頓,抿著嘴唇露出了一絲微笑,但是仍然保持著一個優秀的說書人應該有的沉著:「伯伯說:『嗯,這些很好,學到很多東西。』」

 

語畢,謝金魚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哈哈哈哈—」。

 

 「故事」現在是全台灣最大的文史類網站,內容從台灣史、中國史到世界史,主題從運動、旅行、愛情、鬼怪到轉型正義。輕鬆的筆法、多樣的歷史視角,嚴謹豐富的資料收集,創造了一個以文史為本,但是根本上是基礎國民教育的優秀線上雜誌。謝金魚說,他們創立這個網站的目的就是大眾歷史教育:「學校來不及教的歷史課,都交給我們」。2014年底網站創立,雖然3年來僅維持收支打平沒有賺錢,可是講起那位老伯伯的「啟蒙經驗」,謝金魚就樂不可支。

 

「這樣就很開心了!哈哈!」

 

「故事」是全台最大的文史類網站,內容從台灣史、中國史到世界史,主題從運動、愛情、鬼怪到轉型正義都有,標榜「學校來不及教的歷史課,都交給我們」。

 

目前這個網站有一群歷史科班寫手固定投稿,但是,謝金魚以其「充滿戲劇元素搞笑風格」的文章,在正經八百的寫作團隊裡硬是異軍突起,「輕歷史作家」身分成了網路閱讀時代的「另類網紅」

 

謝金魚長得很清秀的,不過她不走歷史美女路線,而是知青冷面笑匠風格;偶爾推推鼻子上的眼鏡,非常有歷史老師的氣派。就像現在,本名謝佳螢的她正經八百地,在我面前坐直了腰身,嚴肅地自我介紹如下:「我的筆名會叫做金魚是因為,我很會吃,並且肚子也蠻大的,這都是金魚的特徵。」

 

杜甫喜獲護唇膏?!

 

歷史在她的筆下「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蟲草木之名」。她寫柳宗元愛吃檳榔,流放在外「得了寂寞病」,白居易廢文人生「讓哥哀傷的不是吃不好穿不暖,是空虛」,杜甫這輩子過的最好的時候是「被皇上賜了一條護唇膏」。

 

歷史在她筆下簡直就是心靈雞湯,今年謝金魚得了一個新生代獎,頒獎典禮上她的致詞是這樣的:

「有一次,我的朋友在她28歲的生日失戀了,跑來問我怎麼辦,無言以對的我只好說:『別難過,武則天在28歲的時候,不但失戀、而且失業,更慘的是,還沒有頭髮。』這是讀歷史的好處,我們總能找到更慘的經驗,平衡一下負能量。」

 

曾經嘗試向史學家路途靠近,念了6年的碩士班,但是謝金魚終究感覺到「此世界非公世界,他方可也。」(語出《虯髯客傳》,意思是:這不是你的天下,別的方向還可以發展)

 

就這樣,金魚往他方游去,不過這一游,就游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

 

自稱是「一流的吐槽家、二流的美食家、三流小說家跟不入流的史學家」,謝金魚大學時開始以「爆走金魚」之名開始發表古典言情小說,文筆出色歷史科班出身的她,立馬被中國第一大言情小說網站晉江文學城簽下,成為少數在晉江文學城寫連載的台灣作家。有1600萬個會員的晉江文學城,生產了中國影劇電玩無數內容,包括《瑯琊榜》、《步步驚心》等等言情小說都出自晉江文學城。原本以「成為一個歷史學家」為人生志向的謝金魚,年紀輕輕就進入了「小粉紅」(晉江的會員都自稱小粉紅)的競逐中,歷史學家的夢還沒完成,卻被訓練成為台灣第一「古典BL教母」。

 

文學啟蒙:言情作家于晴

 

「我的文學啟蒙老師就是『于晴』!」她又羞又喜地向我宣布。

 

這位言情小說作家,在22年間寫了70幾本羅曼史,是台灣的羅曼史天后,她的作品在中國盜版甚多,對現在中國的言情小說影響深遠。

 

「最近她在隔了4年多後,終於又出新書了,我在出版社網站一開賣就上去買,結果網站竟然當掉了!我很生氣馬上打電話去罵,你們會不會做啊!」

 

「我當然可以去博客來買,但是我就是要在出版社買,我們所有粉絲就是要買光于晴的書……喔,因為我就是要告訴她,我愛她……。」謝金魚張開雙臂,大聲地歡呼。

 

言情小說作家于晴寫了70幾本羅曼史,是台灣的羅曼史天后。(圖片取自于晴的小說鋪子)

 

原本,走不成學術路線熱愛言情小說的金魚可能會成為繼「桐華」(中國旅美言情作家,作品『步步驚心』在晉江文學城大紅後成為影視天后)後,另一個在晉江文學城排行榜上力爭上游的新銳古典言情作者。

 

不過,2014年一場改變歷史驚天動地的事件,改變了台灣,也改變了謝金魚與她的朋友們。當時謝金魚碩士剛畢業,做過電商、寫過劇本,也繼續地寫言情小說,就在這個年輕女孩還不是很清楚自己的路途時,太陽花學運爆發了。

 

「我家是超級鐵藍,爸爸媽媽都是。」她爽快地交代自己的出身。

 

研究中國史 起身台灣史

 

出身鐵藍家庭,謝金魚研究的是中國史,還在中國最大的文學平台上寫歷史連載小說,理應是埋首在自己的書堆裡。可是,台灣的社會脈動就是這麼強勁有力,過去20年來教育改革鬆綁的一代,終於在一次巨大的群眾運動中,集體地展現出自己不同於上一代的思考能力。

 

「在太陽花學運開始前,文林苑和大埔事件給我很大的衝擊,為什麼政府會去強拆大埔?政府為什麼會這樣對待人民?」

 

大埔居民反對政府區段徵收,最後卻遭強制拆遷房屋,引發社會很大譴責聲浪。(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謝金魚和同學們一起去立法院前靜坐,雖然警察強力驅散的那一夜她並不在現場,但是透過電視轉播,謝金魚看到她熟悉的人「那一瞬間,我看到警察拿鐵棍打學生……原來,這就是國家暴力。」

 

「讀歷史」的這群年輕人,就在警察舉起鐵棍的那一刻,明白了什麼是「歷史」。

 

「應該要有人去講,我們的國家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謝金魚說。

 

太陽花學運期間,謝金魚和同學們一起去立法院前靜坐,她也從電視上警察強力驅散抗議群眾的畫面,在她心中留下深刻影響。(攝影:陳育陞)

 

就這樣,原本是歷史言情作家的謝金魚、還在念博士班的涂豐恩、陳建守,共同創辦了「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歷史,從小說素材、研究對象,成為一個公眾教育的平台,「言情小說教母」瞬間變身成為「歷史科普作家」。

 

更特別的是,這些年輕人一起手就是組公司,謝金魚承認,如果組成協會的話,可以接受捐款以及補助,也許更好生存一些。不過,他們有個更大的夢想是,希望能夠讓這些內容「產業化」。所以謝金魚也展開了她人生的新一頁,成了「創業者」,這個新公司的營運長,直到今年四月才卸下營運長的位置,掛名共同創辦人。

 

結合歷史和商業行銷

 

開辦新事業之餘,謝金魚仍然持續寫小說,兼寫歷史雜文,光是這兩年,她就出了一本宮廷羅曼史《御前孤娘》和雜文集《崩壞國文》,產量驚人;另一方面這個「孤娘」還摸著河裡的石頭,估量這個全新產業的方向,所以謝金魚也做專案兼拉廣告。

 

一切都在摸索之中,是黑暗是困境,不過太陽花世代是不受這些困境限制的——他們曾經一擁而出結群成黨地改變了這個國家,把根深深地扎進這塊地面裡,這塊柔軟又充滿水分的土壤支撐著他們往上長;期待著他們長高長壯,然後開出島嶼從未見過的花朵來。

 

謝金魚告訴我,她現在為「歷史公共知識」這種「內容」找到的產業出路。「我現在和成大合作,以歷史故事寫成大,我們也辦知識小旅行,網站也開始辦理會員制……。」她說,她也嘗試把歷史故事和商業行銷結合:「我們也幫商品寫歷史故事,所以商品在我們這邊上的廣告,就能和我們的風格契合……。」

就這樣,金魚張大眼睛擺動尾巴,勇敢地朝向大海前進了!

 

 

【上報人物看這裡】

●台灣言情小說靠「中國平台」撐腰 謝金魚:台灣出版社扼殺生存空間

●陪辜嚴倬雲一起面對婦聯會轉型 黨產會關鍵推手花亦芬

●27歲寫盡中國30年民運血淚史 「窒息的一代」趙思樂

●離開柯P不再演「後宮甄嬛傳」 倪重華靠自己圓夢

●陳菊「花媽頭」就是她設計的

●蔡英文御用化妝師林子瑄 賴揆、蘇貞昌等天王都是她打造

●美麗島最後入獄政治犯 戴振耀胰臟癌復發

●金正恩殺了她的孩子金正男 朝鮮第一美人成蕙琳揭密

●陳水扁文膽走入大稻埕 周奕成組織文化青年兵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