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民進黨內「崩潰的太陽花」反彈:勞基法修法毫無進步性

黃驛淵 2017年11月23日 07:00:00

民進黨近日重啟「一例一休」修法,鬆綁「7休1」等條文引起「資進黨」罵名。黨內許多「太陽花世代」政治工作者坦言「愈修愈倒退」,甚至開始反思待在黨內的意義何在。(合成畫面/取自Democracy at 4am、葉信菉攝)

「你們太陽花已經崩潰了!」捍衛《勞動基準法》重啟修法,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在立法院對著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喊出這句話,掀起波瀾,原意如何已淪為兩造各自解讀。倒是民進黨內同樣身為「太陽花世代」的一群政治工作者,不少人已因這次重修「一例一休」而失望、崩潰,有人甚至自我懷疑繼續待在黨內的意義,對於「愈修愈倒退」的政策,心情五味雜陳。

 

「看最近修法爭議,對我來說太煎熬了!雖然我們執政,要考慮多方意見、也該有妥協,但這次全都在幫資方講話、毫無進步性可言;婚姻平權至少還一小步、一小步往對的方向前進,但這次《勞基法》修法卻只有更退步。」曾在太陽花運動扮演重要角色、現任民進黨籍縣市長幕僚的阿力(化名)說。

 

執政沒兩年 就有人想再衝立院

 

「很無力,但更無力的是,當時讓人有想衝立法院的衝動是在馬政府的第6年,但蔡英文上台才第2年,就讓人有這種衝動了。」當年參與佔領立法院行動,現任中央行政機關幕僚的小茵(化名)也說。

 

2014年3月18日,台灣青年發起為期24天的「佔領立法院行動」,媒體後續冠以「太陽花運動」稱呼。運動過後,這群「太陽花世代」青年,不少人投身政治工作,除了加入被視為「太陽花黨」的時代力量,執政的民進黨在「黨、政」系統同樣也有他們的身影。而「太陽花世代」5個字,更成民進黨從在野到執政、從黨務到選舉,在標榜「世代交棒」、吸引年輕族群時的慣用詞。

 

太陽花運動是媒體替2014年3月18日「佔領立法院行動」冠上的簡稱。學運結束後,有不少青年投入民進黨、時代力量等政黨從事政治工作。(取自維基百科/Artemas Liu攝)

 

《上報》採訪了這群目前身在民進黨「執政團隊」中的太陽花世代政治工作者;有些在黨中央出任要職,有些是資深立委幕僚、國會助理,有人則分頭在中央行政部門工作、或地方擔任縣市首長的幕僚,還有人準備投入明年底縣市議員選戰。當年高喊「正義」的他們,如何看這次修法?

 

一例一休大轉彎 黨內太陽花傻眼

 

「我不喜歡太陽花這個詞,還是稱318吧!」小茵是佔領立法院運動中的重要角色,談起《勞基法》修法,她是受訪者中最憤怒,也最失望的一人。採訪後,甚至兩度主動聯繫《上報》記者,補充她未說完的話。

 

「高層可能覺得要給時代力量多一點票吧。」小茵諷刺地說,當時聽到這個修法版本她氣炸了,因為,去年民進黨要修一例一休時,她正是那個堅定的政策辯護者,努力捍衛著修法可讓勞工落實周休二日,還因此跟朋友大吵一架,如今黨卻選擇完全背離勞工,讓她大為傻眼,「我不是很喜歡時代力量跟黃國昌,但這種修法版本,叫我未來真的很難投得下民進黨!」

 

小茵說,當初大家反服貿,一部分確實有「中國因素」,但同時也擔心,相關政策可能打開後門,讓中國資本大舉入侵,尤其她親戚就是導遊,很清楚「一條龍」等操作,更清楚只聽資本家的後果;這次《勞基法》修法,政府若只為資本家服務,對台灣的侵害絕對不亞於服貿協議。

 

悖離勞工 已成第二個國民黨?

 

「去把這屆黨內立委有關勞權的質詢都翻出來看,每個立委都在自打嘴巴!」318運動參與者、現任民進黨立委幕僚的小昕(化名)批評,身為執政黨,他可理解企業經營必須有「彈性」,但不該是常態,如今連「七休一」都要鬆綁,連他都自我懷疑,「民進黨到底是不是變成第二個國民黨了?」、「而你們(指立委)以後又怎麼面對自己?」

 

11月20日,立法院初審《勞基法》修正草案,徐永明祭出杯葛議事策略,卻與民進黨眾多立委發生口角,一路戰到深夜。當晚小昕回家後失眠了,儘管未必認同在野黨的論述及策略,卻對自家政黨這次的立場及態度感到失望。

 

民進黨黨團在立院享有絕對人數優勢,20日初審《勞基法》修正草案時,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左)祭出杯葛策略,期間與民進黨眾多立委發生口角;右為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攝影:曾原信)

 

「講難聽點,再怎樣也應該要演一下,上面現在連演都不想演了。」小昕直言,從賴揆宣示要重修一例一休,到法案付委,乃至這幾天的議事程序紛爭,看得出來想在短時間內強渡關山,「高層不知道在急什麼」;但看看攸關轉型正義的《公投法》、《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婚姻平權等修法,喊了那麼久了,至今卻連動靜都沒有,「哪些才是真正優先的?」

 

下鄉探民意 修法評價「世代斷裂」

 

在地方政府工作的阿力,則從法令執行面的觀點指出,民間企業反對的根本不是一例一休,而是因為修法而來的勞檢;多數中小企業向來都沒有完全遵守舊有的《勞基法》,如今面對勞檢趨嚴,才反過頭把罪怪在一例一休上面,但違反的卻是連簽到簿都沒有等基本勞動規定,與一例一休根本無關。

 

下了鄉、跑過攤,黨內打著「太陽花世代」名號決心投入地方議員選舉的小易(化名),對於執政者的難處則頗能同理。

 

「我確實感覺到年輕人對民進黨的失望,但身為政治工作者,我認為這議題真的很兩難。」他坦言,這次修法的確存在明顯的「世代差異」,白天跑基層聽見的聲音,跟晚上遇到朋友、回到同溫層,明顯是兩個世界。

 

《勞基法》修法的評價在世代間存在明顯差異,年輕一輩多半極力反對;圖為2016年12月2日勞團於立院抗爭,推擠前線不乏年輕面孔。(攝影:李隆揆)

 

小易認為,這次修法,民進黨並非往大財團靠,而是為了把中小企業反映的需求納入考量,但同時,對於青年勞動者來說,平時在生產線上已很疲憊又超時工作,因此,儘管修法只是多給一點彈性,對年輕人的衝擊卻可能感受很強烈,「雖可理解修法,但年輕人是社會未來的主力,應該要讓各方的傷害減到最小」。

 

在黨中央任職的小鎂(化名)同樣嗅出了「世代斷裂」現象。但出身太陽花運動的她直言,這次修法「真的太過了」,鬆綁七休一,等於可以連續上班12天,「若真的允許有人這樣去工作,那還得了?」

 

估抗議能量低 高層「沒在怕」

 

小鎂在黨中央已歷練過不同的職務,根據她的觀察,民進黨執政後,包括勞動議題等政策走向,已讓黨流失了一些年輕人的支持。她表示,對於執政黨來說,如何處理這種「世代斷裂」真的很困難,而民進黨長年以來一直對自身是左、是右,並沒有辯論或定調,她認為,到最後,其實這就是考驗黨的「價值」選擇而已,包括這次修法也一樣。

 

小鎂也分析,在高層眼中,這次網路上反對重啟《勞基法》修法的青年,多半是學生、且是都會青年菁英,「不是真正有工作的人」,加上每次出來抗議的勞團都是同一批,聲量、策略都讓議題愈做愈小,無法擴大動員的結果,「對他們(指決策者)來說根本沒什麼好怕的」。

 

民進黨內有太陽花世代人士分析,綠營高層推算這次反對重啟《勞基法》修法的多半是都會青年學生,「沒什麼好怕的」。(攝影:陳育陞)

 

不過,對於黨內高層的政治判斷,在地方縣市替首長獻策的阿力卻直言,「他們輕忽、也低估了」這次修法的後座力;他說,當年馬英九政府面對「野草莓」等一連串社運,同樣採取孤立或不理睬的態度,結局就是慢慢發酵,等到選舉一次迸發。

 

「最無力是能做的比3年前少」

 

阿力觀察,1980年以後出生的這一代,藍綠政治傾向未必明顯,但「的確都是反對這波修法」,而黨內主事者,很多人還是用以前的選舉經驗做政治判斷,資訊來源更多來自主流媒體或地方樁腳,卻無視這次網路上的反彈聲浪,更沒感覺現實風向蛻變得很快,「這是民進黨滿大的危機」。

 

隨著《勞基法》一修再修,民進黨內的「世代差距」再度浮上檯面。樂觀者如小鎂這麼認為,「我們這些小咖現在能做的,就是繼續待著,然後期待有一天能夠去改變這個『價值』。」但也有持悲觀主義者如小茵:「當我們這些受訪內容曝光了,民進黨的執政者應該不會看、甚至不屑一顧,畢竟我們已經是『崩潰的太陽花』年輕人,老實說,很可能只是淪為執政者私下酒酣耳熱的訕笑話題而已!」

 

她難掩失望地繼續說,「政治決定很艱困;但我們本來以為能期待,換不一樣的執政者後,在面對艱困的決定時,能夠不便宜行事、不因循苟且、不以僥倖的心態制定政策。但這幾天最無力的是在想著,現在的自己,好像能做到的事甚至比3年前還少。

 

【一例一休相關報導】
●勞基法修法衝擊「崩世代」 學者:民進黨正捲入階級與世代戰場
●勞基法修法程序沒問題 蘇嘉全:不需要跟黃國昌「多做討論」
●小英後援會會長蕭明仁講幹話:台灣哪裡有勞工過勞死?
●加班上限、勞資會議2條文 「一字之差」恐開過勞大門
●不滿《勞基法》太傾資方 綠委醞釀爭取3大「加碼」
●鬆綁七休一踩紅線 勞動法學界泰斗明首度上街抗議
●反對鬆綁七休一 北市勞動局最後一刻去函勞動部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