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大學」之道 在勇敢退場

主筆室 2017年11月28日 07:01:00

政府首度以專法明文規範私立大學強制轉型和退場辦法,反映了當初廣設大學政策的草率和不負責任。(圖片取自Google Map)

1987年台灣解嚴,整個社會從各種禁錮中被釋放,包括90年代關於教育的一連串劇烈變動,也乘著浪潮隨之展開。像是1994年,由民間團體組成的410教改聯盟就曾提出四大訴求,包括落實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推動教育現代化和制定教育基本法。其中「廣設高中大學」做得最徹底,但也最失敗。

 

「徹底」在於高中、大學的數量豈止廣設,根本是暴增,今天全國已有多達157所大專校院,果然實現了當初「人人都是大學生」的夢景。那時,一個帶有哲學意味的質問是:「我們原以為大學畢業生如果去當清潔工,對他個人來說或許太可惜,但話說回來,如果一個社會包括清潔工也全都具有大學學歷,是否正代表這個社會品質的揚昇?」後半段思考顯然曾經打動過不少人。

 

只是,無論正著問、反著問,到頭來都只是把「大學」單純視為一個機構,或是一種身分,其實都和「教育」沒有關係。2013年OECD的調查,發現美國大學畢業生解決現實生活的能力,不見得都比沒有大學文憑的人好。美國縱然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但那從來不表示他們的大學「平均來說是最好的」。

 

當我們相信教育系統的變革,會是一個社會現代化和國民經濟發展的基礎條件,而必須不斷推陳出新、與時俱進時,「大學校數」和「大學生人數」便已不是關鍵,核心問題當然是國人整體的讀寫力、運算力和技術能力。

 

台灣教改向來過於側重學制、學測,加上文憑至上的傳統文化,於是很少人願意花時間想清楚教育的內在究竟是甚麼,理所當然,就算今天有了一百多間大學,也不會有人在乎「大學」存在的真正意義應該是甚麼。

 

尤其大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一刻,就已注定免不了有人把辦學當成開店,把招生當成營生,緊接著,就是偏離真正的主題-那關乎國民經濟發展的人力素質。

 

就因為有感於台灣教育出現了種種弊病,過去幾年來不斷有人引進被稱之為當代教育典範的北歐模式,希望能為僵化的台灣校園注入活水。結果不出所料,兩種文化交相對撞,出現嚴重水土不服。

 

尤其礙於國情不同,更讓他山之石一開始就出現卡關。北歐任何良善的教育系統,都存在延續性的精密科學,從幼稚園到大學皆有它的連貫性,那是非常需要縝密探究的課題,包括教育制度、學程設計、授課內容和人格養成。回到台灣「大學」本身,今天恐怕有太多學校連討論基本教學目的的資格都沒有。

 

日前,行政院通過「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主要著眼未來10年估計將減少10萬名大一新生(僅剩15萬左右),很可能會引發大學倒閉潮。為了避免屆時出現亂局,政府才首度以專法明文規範私立大學強制轉型和退場辦法,同時還編列了50億元退場基金。

 

事實上,10年前早有人提出警告,呼籲早已和「教育」脫節的私校盡快收攤,不要再誤己誤人;但過往在台灣能夠興學建校,主事者背後多具備有力靠山,加上不少退休官員被禮遇延攬進入各學校經營圈,以至檯面上私立大學即使招生愈來愈困難,卻又能在黨政商糾結且彼此另有所圖下,一個個不動如山。

 

近年另有光怪陸離的現象發生,像是稍微保守的經營者,會以「降價(學費)」方式招攬學生,又或者祭出高額獎學金吸引「勇夫」。惡劣些,把招生壓力轉嫁到聘用教師頭上,例如每招一名學生可領一份獎金,或訂立招生人數標準,未達標,非但沒有年終(績效),還可能被迫調職。

 

至於校方收買人頭充當註冊學生,以規避教育部對新生註冊率過低必須列入檢討的規範,甚至直接撒錢「收購」各校準高中畢業生,亦時有所聞。辦學辦到簡直把自己學校的校訓都變成了笑話。

 

再者,為什麼學生愈來愈少,大家仍執意堅持走下去,這又是另一個無關教育本質的問題,因為這回關鍵則在「校產」。私立大學董事會的權力競爭,比起政商界的權鬥往往有過之而無不及。你以為自己正走在浩然正氣、鳥語花香的校園,偏偏那其實是某些人自為設限的家族私產和裙帶戰利。對他們來說,學生早已不是學生,只是統計數字,是肥厚帳面的操作品。

 

過度擴張、就地升級,不只對「大學」這一高等教育機構產生了嚴重傷害,它還虛擲掉多少人最精華寶貴的四年青春。讓經營荒腔走板的私立大學速速退場,不是為了因應少子化,不是為了挽救其他良心尚存的學校,是為了不讓那些野雞大學繼續搞砸任何一個年輕人的重要旅程。

 

【延伸閱讀】

●社評:挽救少子化 政院立院別離題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