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怪物、小三、被酒客強暴的「女人身」各種 跨性別者張以琳(下)

陳德愉 2017年12月02日 16:22:00

從男人變為女人,張以琳當過小三、也有過一個論及婚嫁的男友,嘗遍女兒身的各種滋味,但最讓她難以釋懷的,是那段被酒客拖進倉庫裡的不堪往事。(攝影:李昆翰)

27歲,從男人變女人,需要調適的不只是家人,整個世間都因她的變化而重新來過。

 

「我所屬的教會,因為我變性,有四個家庭退出。」張以琳冷靜地說。

 

除此之外,她的公司裡也有許多人不能接受,「有一次我們員工旅遊,要員工自行開車前往目的地,用抽籤的方式決定要載的對象。一個不和我同部門的同事抽中要載我,他當場拒絕,他說:『我不想載怪物。』」

 

於是,張以琳離開了家鄉高雄,上台北找工作。

 

以一個全新的女性身份開啟新生活!她深深地期待著,可是,張以琳到台北後所面臨的卻是另一個困境——金錢問題。之前,她做變性手術、與家人合資買房、幫前妻還卡債等等,已經積下幾百萬的銀行債務。在老家生活支出低,又住在家裡不用付房租,勉強可以生活;到了台北,增加了房租、生活費等開銷,即使她白天在遊戲軟體公司作正職,晚上還去麥當勞打工,也難以維持。

 

高雄家鄉容不下她,張以琳來到台北生活,只是,台北生活開銷大,她日夜兼差還是入不敷出。(張以琳提供)

 

「我媽媽看我辛苦,就問我說,怎麼不去林森北路兼差?比較輕鬆錢也比較多……」講到這,張以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我還想,有這種媽媽叫自己的女兒去林森北路兼差的道理嗎?」

 

進入特種行業

 

其實,媽媽還是把她當兒子在看吧!覺得「已婚男人陪酒」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在張以琳猶豫不決的時候,她過去認識的一位跨性別姊妹剛好從「紅頂藝人」跳槽到第三性公關店工作,在姊妹熟門熟路牽線下,她就正式下海了!

 

張以琳給我看她的照片:彎彎的眉毛粉粉嫩嫩欲滴水的臉蛋,下接長長一條事業線,加上一把烏黑長髮;純情苦戀少年離開港都到台北,轉身一變成了「酒國名花」!

「第三性公關店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呢?」我問她。

「平常在店裡面就是桌邊服務啊,倒酒什麼的。」

「在第三性公關店出場只要幫客人打手槍就行,不一定要口交或者是讓客人走後庭。不過,我不願意冒高風險陪男客人出場,萬一他改變主意,不是做手工就好了呢?」她答得爽快。

 

張以琳跑到台北的第三性公關店上班,轉身一變,成了嫵媚的酒國名花。(張以琳提供)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大哥的女人」,帶了四十萬現金到店裡來喝酒,點了一群第三性公關出場,結果這群女人一起喝到天亮,張以琳也拿了一萬多塊錢的小費。

 

在這裡工作的「小姐」同是變性「過來人」,真正有姊妹情。不過,由於張以琳白天還在遊戲公司上班,可是第三性公關店都是午夜後才開門,對於白天要上班的她來說實在吃不消。於是做了半年左右,她就跳槽到真正的酒店,也就是她們所說的「女生店」。

 

原本以為,女生店收入會更高,但是,這裡卻成為她這一生最痛苦的回憶。

 

我被強暴了

 

「在女生店裡我一直拒絕出場,因為我認為女生店出場就是要真槍實彈地來了。沒想到,我卻在店裡被強暴了……。」

 

那一天店長喝醉、經理請假、客人又多,她和這個韓國客人坐在最靠近倉庫的小包廂,在一片吵雜聲中,她的叫喊竟無人聽見,就這樣被客人強行拖進倉庫裡……。

 

「我一直以為我原本是男性,應該比較能接受這件事,沒想到,有一次和神學院的老師談起心靈創傷,想起這件事情,我竟久久不能自己…那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有性暴力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從小就想要當女人,覺得當女人比當男人好……這一次,她終於體會了所有女人恐懼的原點。「性暴力的關鍵不是插入,是用這個過程侮辱妳。」她緩緩地說。

 

為了避免與客人發生關係,張以琳一直拒絕出場,卻在店裡被強暴,那一刻,她終於體會到了所有女人恐懼的原點。(攝影:李昆翰)

 

在特種行業打工,讓張以琳見盡人生百態,不過,她也坦言,不做出場收入不會多,「一個月薪水也就是3萬多,相當於第二份打工。」於是,在林森北路「田野調查」兩年多後,她告別了自己的酒國生涯。

 

男朋友 女朋友

 

成為女人後,張以琳交了四個男朋友,「第二個男友,我們住在一起四年,論及婚嫁。」她告訴我。這個男友對她非常照顧,也願意接受她跨性別者的身份。

 

最後結不成婚,卻是因為,「我去向他父母出櫃,告訴他們我的身份。」張以琳說。這時候,在旁邊窺視我們很久的貓咪,突然跳上她的膝蓋磨蹭著,牠是一隻像金黃色抱枕的漂亮大貓,「這是我們撿來的流浪貓,撿來的時候又瘦又小……」她摟抱著貓咪。這是她和男朋友一塊兒養的,不過,最後她卻選擇帶著貓咪離開男人。

 

「結婚後就是一家人了,我不願意他的父母之後對我有意見,比如說,我不能生孩子。」她說。

 

結了婚,就是一家人了,我不能生孩子的事實,對方的父母能接受嗎?(攝影:李昆翰)

 

她也曾經做過「小三」,「是公司同事,已經結婚有小孩了。」她說,「因為我也認識他的太太。有一次,他帶太太小孩出門逛街,突然打電話來把我找去。後來我們一起吃飯,中途他太太短暫離開座位,他就開始對我拉手撫摸起來……。」短短幾個月,張以琳就結束了這段不倫,「我不喜歡這種關係。」與其說張以琳在談戀愛,不如說,她在觀察「女人」在這個社會的各種位置,有時候,女人只是用來滿足男人的虛榮心。

 

「我喜歡女人的身體,男人的個性。」她給自己的情愛之旅下了結論:「因為女人的身體比較可愛,可是男人比較好溝通。」傳統女同志、男同志的情愛區分都不適用在她的身上,她是以一個女人的身體、男人的心靈在世上愛著。

 

如果晚十年出生 我可能不會變性

 

講到這,張以琳打開電腦放了一段卡拉OK的錄音給我聽,是兩個女人在傾心掏肺地嘶吼,她的聲音低一點,對方的聲音尖一點……這是一段無緣的愛情,張以琳有次和一個多年的朋友一起去唱歌,把兩人的合唱錄下來,整理錄音時聽著聽著竟然流下眼淚,原來,自己已經愛上她了……可是,來不及了,人家要嫁人了……。

 

「我喜歡女人的身體,男人的個性。」張以琳是以一個女人的身體、男人的心靈在世上愛著。(張以琳提供)

 

「如果我晚十年出生,我可能不會去變性。因為,社會也是越來越進步的,可以接受我。」突然地,張以琳說。

 

「如果科學家說的是真的,人類最大的性器官是腦,那麼,判斷一個人的性別,只用跨下或胸前的那兩粒,是不是太草率、太簡單了?」

 

【台版丹麥女孩張以琳】

我摯愛的妻子、女友與男友們(上)

怪物、小三、被酒客強暴的「女人身」各種(下)

●快問快答:變完性後,做愛會有高潮嗎?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