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n訪談Mata:只想要一人份(?)與五年職業遊戲生涯選手Mata趙世亨見面

Jean108p 2017年12月15日 13:48:00

Mata所屬戰隊kt Rolster在近期拿下了KeSPA盃的冠軍,並且接受了韓媒Inven的訪問。(圖片來源:Inven)

Mata趙世亨選手,出道至今即將邁入第六個年頭,從三星白時期開始即是以身為隊伍的大腦著稱,也有許多為人稱道的指揮。今年加入Kt Rolster,與Smeb、Score、PawN以及Deft幾位明星選手組成了所謂的「超級隊伍」,卻沒能闖進世界賽,也凸顯了隊伍溝通方面的問題,幸好最終仍在今年最後一個盃賽KeSPA盃中KT拿下冠軍,如Mata在訪問中所說,隊伍配合持續在進步中。以下是韓媒INVEN對這位傳奇老將Mata選手的專訪。

 

在寒冷的冬日,我們前往了kt Rolster的訓練基地,我們的目的是去拜訪Mata趙世亨。我們有些緊張,因為先前我們沒有太多的機會能採訪Mata選手,而且我們也聽說了他談話時直來直往的風格。

 

然而,當我們抵達時正好看見Mata露出明朗的笑容,吸了吸我們在寒天中凍壞的鼻子,我們的緊張似乎也消散在冷空氣之中了。雖然,他可能只是因為我們帶去的冰淇淋而露出笑容,我們一起前往了附近的咖啡廳,同時我們也恭喜他拿下了KeSPA盃的冠軍。

 

Mata選手的職業生涯已經來到第六年,但我們仍可以看到他相當專注於口中所說的每一個字、每個用詞。他仍然具有強烈的競爭心並且想變得更好,在Mata相當成熟穩重的訪談中,時而夾雜一些玩笑,同時也讓我們能親耳聽到傳奇的「Mata式指揮」。

 

以下是關於職業電競選手老將Mata選手的訪談。
 

問:你好,Mata選手!我想距離上一次你的個人採訪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請跟讀者們簡單的打個招呼吧。


Mata:大家好,我是kt Rolster的Mata趙世亨,上一次的個人訪談我記得應該是去年年初了,可能這也是第一次和INVEN的訪談。距離上一次的訪談真的已經過好久了。

 

問:是的,這是第一次接受我們的專訪呢,這讓我們很緊張(笑)。因為這是你近兩年來第一次的專訪,我想應該有很多可以談的部分,我們可以先聊聊你的隊伍嗎?在2017年賽季你重返LCK是個大事件阿,我們想聽

聽看當時回來是什麼樣的情況。


Mata:如果我再在中國待一年,我就會超過職業生涯五年時光的一半都在中國活動了,我想這樣一來我就會以LPL選手的身分被記住,所以我想回韓國打比賽,想在這裡有好的結果。當然錢也是很重要,但我更想要冠軍。如果我的優先考慮是錢的話,我就會留在中國了,因為我想要拿冠軍,剛好也有個機會能和赫奎(Deft)一起打比賽,所以我就回到韓國了。

 

問:所以在賽季之前你有和Deft金赫奎選手討論過要去同一隊的問題嗎?


Mata:沒有確切地討論過,但我們有聊到說如果能是這樣的結果那就太好了。我們在赫奎和EDG合約到期時有討論過,如果能一起打的話會很有意思,也想回韓國打比賽。所以在那之後,我的合約也到期了,因為能和赫奎一起我自然就來到了kt Rolster。

 

問:你在加入kt Rolster之前就知道其所有成員了,你最開始知道你將要和那些人一起打比賽的時候有什麼想法呢?
 

Mata:我簽約的時候就知道成員有哪些人,我的感覺是一半一半吧,熟悉的感覺固然很好,但另一方面來說,我覺得我們必須趕快練習來建立良好的團隊合作。我之前沒有和Smeb還有Score哥一起打過,但我認識赫奎(Deft)和元碩(PawN)很久了,我們雖然不在同一個隊伍,但卻在同一個聯賽。
 
問:每個選手的職業生涯都特別驚奇,每個人的職業生涯也都很長,但有些人擔心你們聚在一起會相互牴觸,而這也確實在某些時候成為了問題所在。

 

Mata:在練習的時候我們沒辦法百分之百意見都相同,我認為建立起好的團隊合作比去決定誰是對的誰是錯的還重要得多。我們沒有像大所想的那麼常打架(笑),你知道的,當我們在打比賽的時候,我們需要快速的下決定。我們在那些情況下有一些取得共識上的困難,但那之後我們給予彼此回饋就沒問題了。

 

在有些團戰中的情形我們無法取得共識,最令人難忘的就是對上SKT T1的比賽,我記得是第三場的時候,我們使用了古拉格斯、葛雷夫、杰西、艾希還有布朗姆。在上路水晶兵營我們有一個五打四的狀況,我認為我們只要專心打主堡就能贏,但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於是我們開始忙亂,之後比賽就輸了。

 

問:現在經過了一個賽季,現在隊伍的配合狀態有上軌道了嗎?
 

Mata:我們還在努力中,現在KeSPA盃結束了,我們覺得我們有進步,不只是在彼此取得共識的方面,包含大局觀想法以及對於一場比賽的觀點都是。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不過我們正在進步當中。

 

問:無論如何這個賽季無法打進世界賽應該是最遺憾的吧,資格賽輸給三星之後你們有彼此說些什麼嗎?你自己有什麼想法呢?
 

Mata: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去打世界賽,但我們都錯過了。我們是職業選手,為的就是要帶來好表現,所以當我們無法去成世界賽,大家都覺得這支隊伍要散了,所以每我們每個人都很煎熬。

 

我自己當然也很不好受,我沒有責怪任何人,因為我們輸了是我還不夠好,但我仍然感到很沮喪。隊伍雖然沒有解散,可是監督李志勛(Lee Ji-hoon)辭職了,我感到很心痛。我對他覺得很抱歉又很感謝,他是那個最辛苦的人,這樣聽起來不會太悲慘嗎?(笑)整支隊伍還在一起,我們監督卻為我們而犧牲了。
 

 

問:有什麼話想對李志勛監督說的嗎?
 

Mata:喔,嗯…要怎麼說呢,我們不要再見面了?(笑)開玩笑的,你有很多經驗而且你也條件也非常優秀,我覺得無論去哪你都會成功的,所以我們一定很快能在見面的。

 

問:今年對你來說是很辛苦的一年,贏下KeSPA盃冠軍對你來說應該是很大的安慰吧?
 

Mata:並不是拿下一個比賽的冠軍就能安慰的了我,而是我們真的獲勝了的這件事情。隊伍遇到了很多麻煩,我覺得KeSPA盃是一個讓我們克服這些麻煩的過程,所以我覺得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賽事。如果練習的成果不夠好的話,我想我可能就不會留在這個隊伍了。如果我不能一直進步的話,我可能就需要跟隨我們監督的腳步了(笑)。

 

問:你們在為KeSPA盃練習的時候表現很好嗎?
 

Mata:我不覺得這是我自己可以評論的事情,但或許我還在這裡是因為表現得好的緣故,我猜(笑)。

 

問:你說過kt Rolster能保留原來的陣容是因為監督李志勛的犧牲,不過另一方面來說,選手還是有可能離開的。你覺得是什麼原因讓每個人都留下來了?
 

Mata: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個人來說沒有和其他隊伍聯繫過。不只我這樣,每個人都有”讓我們明年再努力一次吧”這樣的想法,我們下定決心要在明年做到所有今年所不能做到的。我們也不是一整年都表現得很糟,我們的表現有好有壞。

 

不好的表現主要是因為我們的隊伍配合還沒有做到最好,所以我們認為這是最需要努力的地方。我們想讓大家看到我們不是一支糟糕的隊伍,我知道大家都說我們在團戰能力的部分很弱,還有我們遊戲後期也打得很糟,在我們沒辦法去世界賽、準備KeSPA盃的期間,我們把這些都銘記在心並努力練習。
 

問:現在我們來聊聊一些老話題吧,曾經有人看到你在練習的時候,牆上貼了一張便條紙寫著”沒進世界賽就退役”這樣的話,我們都知道Mata選手是非常有競爭心的,你自己怎麼看呢?
 

Mata:我確實是個非常有競爭性的人,我可能是全部裡面最有競爭心的選手之一。在我們隊伍中,京浩(Smeb)和我很像,至於其他人,我就不太清楚,他們比較不常表達自己的想法。當然,我一直都很想贏,我已經出道五年了,但我還是有比之前更想贏的欲望,在個人排位、練習還有隊伍比賽中都是。

 

問:現在Mata選手也是一名出道五年多的老將了,下個月就是你出道第六年了,時光飛逝,你覺得現在和過去的環境相比有什麼樣的改變呢?
 

Mata:首先,我也老了啊,每個人都很年輕,現在有很多有天分的選手了。我剛出道的時候,我是最年輕的其中一個,但現在每個出道的人都是十幾歲的年輕人,這讓我有點困擾,這會讓我覺得”啊~我年紀也到了啊”(笑)。我想無論是職業生涯還是年齡的部分,已經很少人能超越我了。我聽說了Park “Shy” Sang-myeon選手前不久退休了,無法否認我的退役日子也在接近中了。

 

問:我們聊到了年紀,你覺得你的身體狀況也會影響你表現不好嗎?
 

Mata:並沒有,我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態比之前還要好,大家會說他們的身體行動跟不上腦袋所想的了,但我覺得我還沒老成那樣,我覺得直到27-28歲我都還會很好的。當我看到年輕選手們時,他們有些人有很不錯的細膩操作,不過因為缺乏經驗所以還不夠好。換句話來說,如果他們累積足夠經驗的話就能變得非常好,如果我還在進步,他們現在就還不夠好。
 

問:你對於新人選手和業餘玩家有什麼樣的建議嗎?
 

Mata:我不覺得我對他們來說是個好榜樣,所以我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笑)。我不會說你們只要努力練習就會有好結果,有更多選手即使非常認真練習了也沒得到好的成果,並且花了很長的時間。我想給一些比較實際的建議,既然要這麼做,你必須一整天都在打LOL,不把它當作是個遊戲,而是你每天的生活全部。

 

就像有個功課非常好的朋友,你看她不管是吃飯、走路或者搭大眾運輸的時候都在讀著筆記,不斷不斷地讀著。LOL也是一樣,當你一有時間你就必須看LOL的影片,吃飯的時候也得想著LOL,我就是打個比方這樣。當我去到練習室的時候在談論LOL,睡覺前看LOL的影片,這是我一天的結束。迄今為止,練習一整天然後看著LOL影片到睡著。

 

同時,多一些好奇心是好的,我覺得很少選手對更多事情感到好奇,他們會說那是個性的緣故,但我覺得想要做的更好,對每件事都保有積極了解的態度是很重要的。我每件事都會問,而且問得很多,其他朋友都覺得我很煩(笑)。

 

問:「天分和努力」,你覺得哪個對打遊戲來說更重要?
 

Mata:我不太知道要怎麼解釋天分,遊戲敏感度?這是個有點曖昧的議題。通常,天分真的很重要,當然付出很多努力也很重要,但天分才是基礎。你們大家不也都很認真在打遊戲嗎?對不起,開個玩笑而已。(笑)

 

問:那我們再來聊聊過去的時光吧,不是有Mata像傳奇一樣的故事嗎,前三星的選手有說過”Mata選手讓你往前走三步,你才會走,叫你放大絕,就能收獲人頭”,我們想聽聽你本人的說法。
 

Mata:我想那時候確實是這樣,我喜歡告訴別人他們容易聽懂的指令,但如果我現在這樣說的話,就好像是我多管閒事(笑)。
 

 

問:大家都說你對遊戲有很不一樣的見解,還出現「脫水機式營運」這樣的說法,你覺得你現在還是如此嗎?(笑)
 

Mata:我覺得我還是有的,我覺得我仍然在遊戲大局觀上的理解是很強的,自負一點的話覺得自己可以排在前三名。但我也了解到只是用這種方式打遊戲的話,團戰是我的罩門。但我過去五年間都是這麼做的,今年我才發現這點。看了以前的影片,印象最深刻的是2014年世界賽,我當時玩娜米而且做為隊伍的先鋒,就好像是玩亞歷斯塔或者別的什麼,我覺得很驚訝,看到這個之後我罵了自己很多,我太專注於和隊友講話,以至於我沒辦法專注在我的操作上。


(譯者按:"脫水機式營運” 就是避免團戰,不停拉拉扯扯,藉由地圖物件奪取以及轉線,來贏得比賽。)

 

問:這讓Mata選手指揮遊戲的方式改變了嗎?
 

Mata:很多人談到我都會提到我的指揮,但我覺得不應該是堅持我來指揮。一開始我指揮是因為其他人都不太說話,然後逐漸我就習慣了。來到kt之後,我話少了很多,我也很想改掉話太多的問題,我有時也會說些沒幫助的話,甚至一些錯誤的指令。但因為已經習慣說話,所以會不太習慣,不過現在已經過好很多了。

 

你有看夏季賽吧?如果你也有看像是KeSPA盃的話,你會發現我的話少很多,現在我想成為一個冷靜客觀的選手。

 

問:如果作為一個選手你可以更專注於自己的表現的話,這樣會比較好嗎?


Mata:先前因為我努力想注意到每件事而不能專注於自己的表現上讓我承受很多壓力,我沒辦法讓每件事都照我的想法走,即使我知道一些事情,其他人不一定都知道。而且只有有限的時間能去解釋,可能我也在意太多細節了,所以有點鬱悶。現在我不一樣了,我也可以放下許多負擔。

 

舉例來說,當我和赫奎(Deft)一起打遊戲的時候,我就不會太過在乎他做的好還是不好,這個部分是教練會負責的,更重要的是我自己的表現。當我被問說”今年的目標是什麼”時,我的回答是”我想成為奪冠的選手,為了守護那樣的夢想,新賽季我會更專注於我自身的表現。”(譯者按:這邊英文版寫錯了,原文是寫赫奎不是Smeb)
 
問:現在討論這個可能有點早,但我們想了解一下你對於退役的想法,對於做為策略型的教練來說,對遊戲大局觀的理解是個很大的優勢吧?

 

Mata:確實我也想過關於退役的問題,每當我對自己遊戲中的身手感到懷疑時,我就會有這樣的想法。比起什麼都不做,更多的是有要如何度過這難關的想法。今年春季賽的時候,我也有過這樣的想法,我能克服自己的缺點嗎?我知道自己的缺點,但我已經這麼做四年了,突然要改是很困難的。

 

幸運的是我在準備KeSPA盃的時候已經修正了大半,新賽季我會做好準備,把剩下的部分修正好的。我知道這並不容易,但我有不斷進取的心,意識到自己有在進步的感覺非常好。當我修正錯誤的同時,好像就不像我想像中那麼樣困難了。所以我想在到達那樣的實力之前繼續作為一名選手。

 

教練嘛…恩…曾經有想過想當的,但現在好像又不想當了。待遇不是非常好,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說,不過我的待遇不只是說金錢的部分,而是跟隊伍有關…啊,現在我們隊伍的教練不是這樣的。但我認為教練的位置應該比現在得到更多的認可,教練也是對伍的一部份,但榮耀和鎂光燈通常都給了選手們,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有點不足也很遺憾。

 

問:現在2017年賽事已經全部結束,請你說一下對於即將到來的2018年的期待吧!
 

Mata:明年就是我在kt的第二年了,我認為這是我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時刻,如果我沒辦法獲得好成績的話…我不想想這些,明年無論如何一定要拿下勝利,如果能贏下LCK和世界賽冠軍當然最好,但我想最少一定要拿下一個常規賽季的冠軍。

 

問:謝謝你接受我們的採訪,最後還有什麼話想跟隊友們和粉絲們說的呢?
 

Mata:我想跟隊友們說,希望隊員們能一起實現目標,一起好好合作,不要像去年一樣留下遺憾。同時,明年我會展現自己在遊戲中的價值,以及在團戰中有好表現的,所以希望粉絲們能多多支持我和鼓勵我,批評也是,如果有打得不好的地方請告訴我。所有的賽後評論我都會看,這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激勵。不過說我長得醜這樣的污辱是不行的(笑),我會在明年更努力好好表現的,謝謝。

 

來源:Inven

譯者:Jean108p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