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期待不再有「捕獲野生政治人物」的那天

李濠仲 2017年12月26日 07:00:00

前總統馬英九日前到牛肉麵店用餐,被形容是一種「親民」表現。(圖片取自十一妹公主與爸爸媽媽的皇室生活 )

挪威王宮是一棟帶有維多利亞風格的鵝黃色建築,在10個今天仍存在王室制度的歐洲國家中,這座王宮造型堪稱最簡約樸素。住在裏頭的哈拉爾五世還被譽為「全球最平易近人的國王」。

 

哈拉爾親切的形象,當然有賴當地媒體持續披露他一連串宛如「平民」的作風。包括曾有民眾在超級市場撞見正在買水果的國王,並且很友善地和旁人寒暄;他也曾在一次國慶日午後微服出巡,到王宮附近的酒吧邀店裡客人同樂;年輕時,哈拉爾更曾代表挪威參加世界盃帆船比賽,而且得到冠軍;80年代初石油危機,哈拉爾認為自己要共體時艱,竟突發奇想改搭電車出門辦事。

 

哈拉爾聲名遠播,風行草偃,挪威社會一股濃郁的平等風氣,不能說全與他無關,鄰國民眾也受到感染,對哈拉爾的風格相當推崇。友善王室的媒體偶爾刻意避開國王官式活動不談,專挑王宮內和樂融融的居家生活著墨,很多生活細節於是都成了大家人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

 

不只國王以身作則,他的子女一樣非常樂於過「正常人」的日子。長子哈肯不以王室傳統為束縛,最終娶了一名離過婚,且和前夫育有一子的梅特為妻,不僅再為挪威王室的開明增添一例,尤其連帶鼓舞為數眾多的單親婦女,女權主義者無不給予深深祝福;長女瑪莎的壯舉另在於不畏「紆尊降貴」,選擇嫁給自由戀愛認識的一名小說家,從此搬離王宮,放棄了原本公主才有的皇家禮遇,2016年,兩人結束婚姻,瑪莎多靠出書、教授心靈課程自力更生。

 

只是,媒體要是修飾太多,過度呈現童話故事般的美好,隱惡揚善到幾乎脫離王室的現實面,就又違反了這個國家凡事「崇尚自然」的價值觀。

(右圖:挪威王室成員,左起國王/王后/王妃/王子)

 

那些真實面,包括哈肯王子受邀演說,在檯上大聲疾呼所有人都要正視全球暖化,卻被媒體逮到他停泊在外的座車居然從頭到尾都沒熄火;梅特王妃出門在外,總是精心打扮,連去非洲慰問貧童都還不忘手持華麗的名牌包,或者動輒不管子女學校課程安排,經常逕自帶著小孩出國度長假;瑪莎公主雖被認為和一般獨立的挪威女人無異,卻是頂著「公主」的光環招攬教學生意,傳授的還是有違理智社會認知的「如何和天使對話」。

 

英國小報以挖掘王室瘡疤為樂,白金漢宮長期對此不堪其擾,挪威媒體則偶爾可見宮廷裡純潔無瑕的溫馨小品,但溫情過頭,反而被當地學者奚落,說這些媒體難道以為王宮是一座「無菌室」。

 

話說回來,媒體無論是揭瘡疤還是鎖定王室平易近人的舉措,對傳統以來高高在上、同時唯我獨尊的「君主制」,皆會造成直接挑戰。正反兩手,都是一種對特權階級的否定。

 

一者認為,時至今日,王室成員不該成天躲在深宮大院,享受納稅人集體高規格的供養,卻不讓任何人知道他們平日生活的一舉一動;二者,不斷強化王室成員的「凡俗形象」,亦引導了今之國王擺脫君權神授的一套,懂得改以「民意」為依歸,就後者來說,挪威王室和現代化社會的接軌,顯然是較為密合的。

 

而今,當純粹的民主國家,一個沒有王權階級的社會,三天兩頭就會出現「捕獲野生政治人物」的照片,比方說首長搭公車、坐捷運,又或者卸任元首夫婦在麵攤吃小吃,都可是吹捧歌頌的行為時,反而愈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

 

愈是強調民主制度下政治人物的平民化,到頭來將愈凸顯民主的缺陷,那等於是將之視為「王權」的表徵,不然,一個來自民間的民選總統,就算是到官邸隔壁巷口吃碗滷肉飯,又有何值得大驚小怪,何況是卸任後。挪威國王被稱「親民」,正因為他在法理傳統上並不是真正的「民」。除非自己覺得自己是國王,否則「親民」一詞,絕不適用在台灣任何政治人物身上。

 

挪威王宮。(本報資料)

 

※作者為《上報》主筆

 

【延伸閱讀】

●李濠仲專欄:台灣真的就是和別人「國情不同」

●李濠仲專欄:為政豈能對人民真實生活失去興趣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