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你在家很閒吧?「黃臉公」的祕密心事 陳廷宇(下)

陳德愉 2017年12月24日 10:00:00

走過不快樂的童年後,陳廷宇選擇為妻子走回家庭,這時候他才發現,一般人認為最平凡的「家管」,竟然是這麼困難的工作。(攝影:葉信菉)

生母生下他就過世,從小夾在生父與養父中間,陳廷宇從來沒有感受過父母的愛。他總是佇立一旁,羨慕地看著哥哥姐姐們向「爸爸」撒嬌。

 

生父在小學五年級時過世,陳廷宇和養父、大姊開始相依為命共同生活,他也曾經想要拉近這段尷尬的父子關係,「我曾在父親節時,送給我養父一份禮物,」他突然講起:「養父看了一眼,就把禮物擱在一旁…幾個星期後,我把它拿去扔了。」

 

從此,他再也沒有送過父親節禮物,雖然,他是那麼地想過父親節。

 

從小夾在生父與養父中間,陳廷宇從來沒有感受過父母的愛。(攝影:葉信菉)

 

921地震時,陳廷宇和一群同學到中部救災,接觸了災民心理重建的工作,這個特殊的歷程彷彿打開他生命密碼的鑰匙,原來,自己喜歡「安慰、照顧」人。於是大學畢業後,他補修了相關學分,開始投入心理輔導的工作,因為聽說戲劇可以拿來做心理輔導,陳廷宇在下班後又去上了「綠光」劇團的戲劇課。

 

妻子在外商公司上班,晚上來上戲劇課。那時候,兩人都是30來歲,都剛剛結束一段多年的感情,對戲對著對著,就漸漸走到了一起。

 

「我們兩個約會,都一直在談彼此對家庭、生活的看法,」他笑著說:「一來就不是談戀愛,是談婚姻。」

 

陳廷宇與妻子在綠光劇團的戲劇課程相遇,一起踏進婚姻。(陳廷宇提供)

 

兩人都經過十多年的感情歷程,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知道對方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是清醒地走入婚姻。

 

我問陳廷宇,妻子是什麼樣的人呢?

 

我老婆很像陳幸妤

 

他略帶害羞,有點遲疑地回答:「她不支持民進黨,我想她應該不會同意,」停了半响,「但是,我真的覺得她很像陳幸妤!

 

在他心中,「陳幸妤」就是賢妻良母的代表,樸素無華認真工作,無論家裡有多大風浪,對家人不離不棄,照顧著父母先生孩子。

在我心中,「陳幸妤」就是賢妻良母的代表 ,不管家裡有多大風浪,一樣照顧著家裡,所以我覺得我老婆很像她。(陳廷宇提供)

 

這個他追尋半生的「陳幸妤」,在兩人決定結婚後,某天告訴他,她的父親是國民黨籍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不過雖然我是綠的,我的岳父還是對我很好很關心。」他笑著告訴我,賢妻也是不分藍綠嘛!

 

第一次與岳父見面,陳廷宇準備了厚厚的「面試資料」,結果都沒有用上,反而是陳武雄和他對起家世,發現兩人竟然在祖譜上是「堂兄弟」!

 

「這是我人生唯一一次,很慶幸我是養子!」陳廷宇笑著說。

 

談起岳父、國民黨籍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陳廷宇笑說,雖然我是綠的,但他還是對我很好、很關心我,「不分藍綠」。(攝影 :蘇郁晴)

 

不過,雖然陳廷宇知道妻子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但是當時他還沒有「辭職回家帶孩子」的想法,會下這個決定,是因為他意外地發現了一件事!

 

原來 保母不是都喜歡小孩的

 

妻子懷孕後,為了日後可以幫忙照顧孩子,陳廷宇跑去上政府的保母證照課程,學著如何餵孩子、照料孩子,但是,比這些更重要的是,他認識了許許多多,等著拿證照來從事保母行業的人。

 

「會去上保母課程的人,喜歡當保母的占極少數,絕大多數,都是中年失業需要生計的婦女。」

 

他嚴肅地說:「我做專業輔導工作這麼多年了,在和她們聊天的過程中,我可以察覺,她們都沒有從失業和人生挫折的創傷中走出來。」

 

給這些「內心充滿傷痕」的保母帶孩子,孩子會被怎麼樣對待呢?「不要以為小孩年紀還小,內心就不會受傷,他們一樣會受傷,而且會影響他們長大後的行為。」

 

受傷的童年,永遠只能結痂而無法痊癒,在把孩子託出去給保母帶的前一刻,陳廷宇想到自己被養父呼來喝去,沒有父母親在身邊的童年。

 

心一橫,既然妻子喜愛工作,那麼,我就親自來帶大這個孩子吧!

 

帶小孩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雖然我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設,真的回家帶小孩,我還是崩潰了!」陳廷宇睜大了眼睛直直看著我。「孩子學」真的好深好深,一個脆弱的,一伸手就可以捏死的生命,就叫做孩子。

 

「我的女兒有經常性便祕,小兒科開的所有藥都不管用(兒科醫生也不會開太重的藥),幾天不解便,兔寶肚子痛得哭叫不已。我沒有辦法,只好把凡士林塗在手指上,」他舉起食指,臉上慘澹:「用手指去挖,一顆、一顆地像石頭一樣挖出來…便便上都是血,我的手指上也都是血……。」兔寶哭,他也哭。

 

還有兔寶得腸病毒,滿嘴都是瘡口,不能吃也不能喝的時候,兔寶生病發燒的時候…每天在家裡,與世隔絕,面對著一個脆弱的生命。「有一天,我在曬衣服時,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掛上曬衣繩,突然,流下淚來。」陳廷宇說。

 

 女兒便祕時,陳廷宇用手指一顆、一顆去挖;生病發燒時,他面對脆弱的小生命,一個大男人也忍不住哭了。(陳廷宇提供)

 

他想和妻子講話,「我每天早上和她說完掰掰後,一天都沒有講過話了。」

 

「可是,我花了一段時間才了解,她工作一天很累了,回家後真的只想休息不想說話。當她告訴我不想講話時,我真的覺得很受傷。」他按著自己的胸口,「她有時也試圖找些話題,常問我『你今天在幹嘛?』」陳廷宇說:「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告訴她我今天在幹嘛。」

 

家庭主夫在幹嘛?拖地洗碗曬衣服哄小孩買菜煮飯,日復一日,沒有成就感沒有與人互動;這是一份充滿挫折感,「職業傷害」很重的工作。

 

下班後 孩子就是老婆的事了?

 

「而且我是男生,所以更缺乏社會支持團體。」他說,自己也曾經嘗試去公園和其他全職媽媽交朋友,結果是:「她們遠遠看著我,就像看到一個異類。她們一定想,今天這個爸爸是休假一天來帶孩子吧!」

 

有時候在公園也會遇到帶孩子來玩的爸爸,但是他們通常是自由工作者,只是在工作餘暇「幫忙」老婆帶孩子,「有一天我問一位爸爸關於孩子洗澡的事,他回答我『我老婆下班後孩子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找不到可以抒發苦悶的對象,陳廷宇終於在妻子前面崩潰了,「有一天她回家,我說要和她談談……我們談到半夜四點,孩子哇哇哭起來,我哭了,妻子也哭了。」原來,一般人認為最平凡的「家管」,竟然是這麼困難的工作。

 

這個社會是不支持男人持家帶孩子的,但是,他們兩個人還是想要堅持下去。妻子說,他喜歡運動,那不如就帶孩子出門去運動吧。她為他找到一個「可以接受小孩」的路跑團,「那時候我女兒只有1歲半,每個人都反對,說這真是太危險了。」陳廷宇說,只有妻子力挺他的決定,於是,陳廷宇推著嬰兒車,不但跑了半馬,還跑了環島,接著,他背著孩子,跑了六大洲

 

推著嬰兒車參加馬拉松,跑壞四台嬰兒車,成功環島,都是「超級奶爸」陳廷宇與女兒的點點滴滴。(陳廷宇提供)

 

他也回到劇場,帶著孩子去上戲劇課,從孩子3歲開始,兩個人一同練習表演,直到現在孩子6歲了,也粉墨登場成了一個角色。

 

「我曾經因為要照顧孩子,想要放棄演戲,當我和妻子在討論這件事情時,我6歲的女兒竟然對我說:『爸爸,你們在排戲時,有時候我真的很無聊,可是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而不演戲,因為我也是這個劇團的一份子。』」

 

從3歲開始,兔寶就跟著老爸一起練習表演,到現在6歲了,也粉墨登場成了一個角色。(陳廷宇提供)

 

陳廷宇回家當專職奶爸,這「前衛」的決定,不只他自己需要調適,兩家的親朋好友更是震撼。一位陳武雄的好友告訴我,其實陳武雄會擔心,只是「女兒很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妻子的父母礙於女兒顏面只能「表達關心」,來自陳廷宇家人的反對可是直接強烈。

 

變黃臉公後 小心老婆不要你了

 

「從小照顧我長大的大姊,不斷地來勸我。她說,你這樣好嗎?你這樣會和太太失去共同話題,你會與社會脫節,將來你變成『黃臉公』後老婆就不要你了。」陳廷宇微笑,繼續說:「朋友們也會不斷來試探『你在家很閒吧?』、『你什麼時候要回去上班?』」

 

不過,既使承受這麼巨大的社會壓力,仍然無礙他們的幸福生活。陳廷宇說:「我非常感恩,可以回家帶孩子。」在妻子每天勞累地回到家時,有乾淨的家與美味的晚餐,讓妻子可以無後顧之憂。而陳廷宇自己得到更多,「這些年陪伴孩子,彌補了我內心那個縮起來的孩子,讓他走向陽光。」童年失去父母,被養父霸凌的傷,終於有癒合的一天!

 

「我們真的感覺到幸福,這種幸福,就是一家人平凡的生活。」陳廷宇說。(...超級奶爸上集下集訓練豬隊友篇

 

陳廷宇一家人。(陳廷宇提供)

 

【上報人物】

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一手帶大女兒 神勇奶爸陳廷宇(上)

●揭開YouTuber的祕密基地

●鬼島慣老闆像嫖客 「大奶微微」脫口秀講到你心坎裡

●重生─如果,你是白色恐怖加害人的後代

●台版「丹麥女孩」 我的妻子、女友與男友們(上)

怪物、小三、被酒客強暴的「女人身」(下)

●快問快答:變完性後,做愛會有高潮嗎?

●父親,被強暴的母親和我的童年 社運女戰士林子淩(上)

●悲痛喪女後瘋狂愛台灣 「只要為妳活一天」林子淩(下)

●人生下半場轉身遇到真愛 社運最佳夫妻檔林子淩、詹順貴

●陪辜嚴倬雲一起面對婦聯會轉型 黨產會關鍵推手花亦芬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陳廷宇 黃臉公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