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雅喆導演:《血觀音》裡,最恐怖的殺人方式是「見死不救」

雀雀 2017年12月23日 21:00:00

《血觀音》導演楊雅喆(攝影:雀雀)

甫因2017年11月底在金馬獎奪得最佳影片獎、女主角與女配角甚至最佳觀眾票選獎的電影《血觀音》,隨著金馬效應一起上映,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成本四千萬的《血觀音》已經贏得近八千萬台幣票房,逆勢成為年度台灣十大賣座台片第三名,緊追在第一名賣座破億的《紅衣小女孩2》與八千五百萬票房《吃吃的愛》之後,很有機會成為年度賣座第二的國片。《血觀音》故事描述惠英紅所飾演的將軍遺孀為求生存,對外在政商名流之中當起白手套,對內又以愛之名對兩位「女兒」(吳可熙、文淇)極盡控制之能事。

 

「以愛之名可以作很多壞事」楊雅喆導演如是說。「片中角色會以交流情感的各種方式來操控一切。其實厲害的政治人物都會用類似的手段來愚弄人民,講愛,講正能量的屁話來粉飾。」例如在《血觀音》中牽扯到炒地皮的兇殺案無法偵破(最後的證人林翩翩死掉了),棠夫人於是辦了一場冥婚來讓「為了愛企圖私奔後來死掉」的林翩翩「人生圓滿」。楊雅喆說,活久一點就會逐漸看透那只是既得利益者慣用的其中一個步驟:「既然兇殺案找不到兇手,那我們就來辦一個冥婚,讓悲劇擁有一個幸福的結局。而棠夫人口中所謂『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其實只是太好用來轉移輿論焦點的幌子。」

 

惠英紅在《血觀音》中飾演棠夫人(圖片取自血觀音臉書)

 

電影裡最詭異邪門的冥婚橋段,楊雅喆刻意讓溫貞菱笑得花枝亂顫。但為何讓一個已死之人活生生的現身?導演說「這是棠真內心的投射。鬼不會笑,但棠真覺得帶著面具的紙娃娃在笑她,所以笑聲特別淒厲驚悚。」

 

之所以會寫出這麼異色又暗黑的劇本,楊雅喆透露是因為不想再跟著這幾年以來的「台片小清新潮流」起鬨(電影裡還用小應飾演自稱「淫海小清流」的名號直接反諷)。而電影中長得最清純也最清流的文淇,則注定會翻轉觀眾的認知。

 

尤其提及到已得到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文淇所飾演的「棠真」角色時,那場在醫院裡,對温貞菱所飾演的林翩翩見死不救的「得獎場」戲碼,楊雅喆導演更是表達「在《血觀音》裡,最恐怖的殺人方式就是『見死不救』。我認為活生生地看著一個人死掉,跟關掉她的氧氣筒、或拿枕頭悶死一個人,甚至拿刀拿槍殺人比起來,後面這些都是有腎上腺素飆升起來就可以做到的,那些殺人法都很容易。可是,要在理智很清楚的狀態之下冷靜地見死不救,是最難的。」

 

文淇(右)靠著《血觀音》中的棠真一角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圖片取自血觀音臉書)

 

「人就是很難做到有能力救人時卻見死不救的事。如果你不救,那你就是比拿刀砍人的人還狠了。所以真真最後已經成為一個比她阿嬤更狂、更厲害的角色了。」楊雅喆導演更說,為了強調那一場棠真黑化的戲,他告訴惠英紅:「妳站在門口看,因為妳也想要下手,畢竟翩翩知道殺手是誰,如果說出來就糟了。結果看到棠真竟然看著翩翩死掉的場面,妳就做出一個有點被嚇到、但是又對真真投以『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和『幹得好!』的讚許表情,給棠真一個精神上的支持!」

 

不論是教唆殺人或借刀殺人,惠英紅飾演的棠夫人,她最會的就是殺人不見血。而且棠夫人什麼東西都可以當作籌碼。導演說:「故事裡面,惠英紅準備了一件性感內衣,準備把女兒獻給警察。」我們知道在片中,棠寧不只一次受母之命在做那些公主命丫鬟身的事,一場一家三口吃飯的戲,棠寧還跟棠真說,媽媽還曾經把她帶到香港跟一個富豪公子哥睡了一個禮拜,連女兒的利用價值都要消耗殆盡。就是這份無所不用其極的世代剝削殘酷吃相,才讓觀眾逐漸看清楚棠夫人外貌端莊貴氣的樣子其實都是表象。「或許大家都可以設身處地去想一下,如果今天,你們家裡有養一隻狗,父母叫狗狗小白痴,然後叫你大白癡,這究竟是一份親密?還是帶有貶意?」在電影的設定之中,導演更狠:「棠寧自己很清楚,母親愛小白癡還比愛自己多。」

 

吳可熙在《血觀音》中飾演棠家的大女兒棠寧(圖片取自血觀音臉書)

 

「母女之間就是會有很多這種模糊的互動地帶。」導演說,「一般家庭之間家人的相愛或相吵或許都是我們可以理解程度的那種愛法跟吵法。可是,牽扯到越多利益程度的家庭成員之間,他們會變複雜。尤其如果母親的生命經歷很複雜的話,她可能會把自己經歷過的苦,再次加諸在女兒身上。」棠夫人是香港來的舞小姐,或許她會覺得自己也是這樣子一路走過來的,女兒為什麼不行?

 

「我以前唸書時修習過法國哲學,法國哲學第一件事情就是教你『一個人要自由,就是要先看清楚自己是怎樣一個獨立的個體,不是附庸在父母、社會、政黨或國家底下』,先瞭解自己是誰,然後才能得到自由。可是在東方,在偉大的孔子思想教育體系底下,卻都是在教你《三字經》或《弟子規》,教我們要服從長輩,或者是『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長輩都是為你好』,甚至『你以後就會感謝你的師長』。我們不去思考獨立的個體這件事的。而總歸的來講,《血觀音》這部片最反對的,就是這件事情。」這次,楊雅喆終於把之所以創作這部電影的意圖,坦承地說出。

 

(圖片取自血觀音臉書)

 

「我們現在或許已經不體罰小孩子了,可是現代人取代之的,可能是會用情緒勒索小孩。孩子如果沒有選擇,就不會有自由。」作為台灣影壇中的中堅份子導演,青壯世代的楊雅喆,用《血觀音》講一個「鬼大人會養出鬼小孩」的寓言故事,勸世式的呼籲大人們不要再執迷著用各種方法行世代剝削之實。從這一點看來,其實拍出《血觀音》這麼一個恐怖故事的他,很溫柔。

 

上報生活中心特約作者雀雀
影評修行者,來自台南,本名簡盈柔。元智資傳、交大建築所畢,現為兩個孩子的媽。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雀雀看電影粉絲專頁

雀雀看電影官網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楊雅喆 血觀音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