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大選結束 左派聯盟執政加速傾向中國

游騏言 2017年12月29日 16:11:00

馬列聯合黨的歐利(左)與毛主義中心的妲哈勝選後握手致意。(湯森路透)

尼泊爾的三階段選舉進入尾聲,該選舉分為地方首長、省會、下議會三層,共費時整年完成。卡達媒體《半島新聞》(Al Jazeera;الجزيرة)發表社論,分析尼泊爾的政壇正慢慢向中國靠近。

 

國會級的選舉剛結束,也代表著尼泊爾達成了它向國際社會的承諾。原本執政的偏右派「尼泊爾國會黨(Nepali Congress)」慘敗。這場選舉是尼泊爾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事件,整個政府完全動員,共20萬名官員投入此事。

 

尼泊爾公民至投票所投出下議院的議員票。(湯森路透)

 

 

「左派聯盟」大勝

 

如同外界預測,由尼泊爾「馬列主義聯合黨(Unified Marxist-Leninist)」和「毛主義中心(Maoist Center)」組成的左派聯盟輕取此次選舉,無論哪個層面皆勝過國會黨。話雖如此,這個聯盟除了競選口號外並未提出更實質的治國計畫。

 

尼泊爾準首相、也是馬列聯黨黨魁的歐利(Khadga Prasad Sharma Oli)自1970年代初期於尼泊爾查巴縣(Jhapa District)開始政治生涯,當時的他是毛主義的擁護者,他們提出諸如「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即是我們的主席;中國發展之路即是我們的發展之路」等口號。他的意識形態漸轉成馬克思修正主義,於1990年代繼續變為極端國族主義。從政期間他也善於使用群眾力量來操作民主程序。

 

另一方面,毛主義中心黨黨魁妲哈(Pushpa Kamal Dahal)雖極度厭惡馬克思修正主義,但這次他不得不必須與另一黨合作。

 

有如一場輪迴,毛主義中心在1970年代的口號竟然成真:中國主席譜出的中國之路真的變成現今許多開發中國家即欲參加的「中國主席習近平提出之中國模式」。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

 

尼泊爾跟隨著巴基斯坦與斯里蘭卡急切地想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讓中國提供它們基礎建設與資金。左派聯盟寄望能藉中國蓋出喜馬拉雅山脈橫貫鐵路、類似三峽大壩等級的水力電廠,同時也能脫離對印度的依賴。

 

不同於二戰後的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專注在「援助」上頭,一帶一路主要焦點放在經濟與商貿交易。例如斯里蘭卡開放中國興建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同時,該港域的所有權也將屬於中國政府99年,並附帶金融、政治、主權穩定性等先決條件。

 

此外,尼泊爾頻繁地震的特性讓水壩建設的風險極高,國內的天然資源稀少,而且居住於德賴平原的梅德西民族(Madhesh)極度反對左派聯盟並主張民主修憲,讓尼泊爾更不可能符合政治穩定的條件。

 

當前尼泊爾的經濟主力位在第一級與人力第二級產業,對它國的依賴度高;投書者認為假若南方的印度決定強硬重聲其在南亞的主導地位,很可能會加速左派聯盟轉向中國。

 

 

 

印度的崛起

 

毛主義擁護者佳朱瑞(C P Gajurel)大力推動「在北京與新德里間求平衡」的想法。然而該社論認為這個概念非常荒謬:不只地理上、文化上、經濟上不合理,在外交上也呈現相當悲慘的結果。

 

除非中國能像過去蘇聯對古巴或美國對西德那般投注重金,否則尼泊爾仍無法脫離對印度海港的貿易依賴;況且尼泊爾國民在找尋工作時仍會選擇地理靠近且文化相似度高的印度,而非中國。

 

絕大多數的市井小民還是選擇到鄰國印度就職,而非橫越到中國去。(湯森路透)

 

 

南尼泊爾的梅德西族也造成另一矛盾:政府至今還未處理他們的身分、意見代表、自治力、語言自由等議題;這場選舉的結果也隱藏著另一波政治對立。

 

尤其毛主義中心2006年提出的「和平進程」專案進行地相當緩慢,真相和解委員會還無法確切釐清歷時十多年的暴力衝突中究竟有多少受害者,遑論他們的身分與加害方的調查。無法癒合的歷史傷口也會繼續造成社會矛盾。

 

尼泊爾政府也必須說服其它諸如穆斯林、尼泊爾原住民、社會底層人民等少數族群,讓他們相信權力位置不會永遠掌握在皇室、軍方、政商家族等人手上;否則除了政策走向往中國傾外,整個社會並不會有什麼變化。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