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二十年前後的兩位新黨青年軍

主筆室 2017年12月27日 07:02:00

李明哲與王炳忠都曾是新黨青年軍。所不同的是,一位是中共的階下囚,另一位是座上賓。(合成圖片/取自尋李明哲、王炳忠臉書)

李明哲妻子李凈瑜日前召開記者會,她說李明哲判刑至今,他沒有收到任何起訴書或判決書,迄今也不知道李明哲被關押在哪裡,「我連一封情書都寄不出去」、「我和全台灣一起看法庭直播的人知道的一樣多」。這場記者會略顯悲戚,外界也幾乎不關注,對照一週前發生的王炳忠被搜索案裡連篇累牘的報導量,兩者根本是天壤之別。

 

就在李明哲事件逐漸淡出台灣人視野之際,《中央社》最近針對李明哲進行一項專題報導,訪問李明哲求學階段與不同工作時期的友人,試圖追索李明哲前往中國進行草根民主工作的動機。報導中指出,李明哲於1995年進入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就讀,李的父母都是死忠的新黨支持者,耳濡目染,李明哲不但成為新黨的青年軍,也為新黨公職人員助選,當年還協助新黨擴展校園組織。

 

原來,李明哲與日前被搜索約談的王炳忠都是新黨青年軍。所不同的是,20年前的新黨青年軍李明哲如今是中共的階下囚,家屬連求見探視都不可得;20年後的新黨青年軍王炳忠則是中共的座上賓,連總書記習近平都與他把手言歡。20年下來,中國成為崛起的大國,在經濟實力上幾乎要與美國比肩,不過其壓制言論思想,對政治犯施予重刑的手段卻日益精進;當民主中國漸行漸遠之際,李明哲堅持過往的理念,甚至前赴中國踐行理想;反倒是王炳忠等青年軍所代表的新黨成為在台灣護持中國獨裁政權最力的代表性政黨。

 

台灣是個多元社會,面對李明哲與王炳忠事件的態度與評論角度永遠不一樣。不過如果撇去最終的認同歸屬,這其中還是有若干詭異的連結,諸如:那些痛罵譏諷李明哲的,往往是盛讚王炳忠的同一群人。面對兩岸不同的司法程序,評論李明哲時說「誰叫他去中國」、「什麼人權工作者?根本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傻逼」;談到王炳忠「開直播保護自己」、「打擊綠色恐怖」卻又讚譽有加,這當然是一種雙重標準。

 

20年前,李明哲是個熱愛中華民國與自由民主的青年學生,他之後一以貫之、堅持理念,卻成為一個陰謀顛覆國家的政治犯。中共基於維穩,將之視如寇讎並不令人意外;但當年那個高唱「血染的風采」,視中國民主化為己任的統派與新黨如今安在?還是只因為李明哲曾是民進黨黨工,這身份使得他所堅持從事的理念在20年前後有著截然不同的解讀?

 

20年後,台灣的檢調在搜索偵訊王炳忠之後,飭回了這位統派青年。有人質疑王炳忠因立場而獲罪(事實上,他迄今仍未被列為被告),也有人譏諷調查局碰了一鼻子灰。但即便王炳忠的言行常常站在台灣民主的對立面,此案在司法程序上仍引起了高度關注,公共論壇上不同立場認真地討論搜索時能不能開直播、律師可否在現場?這其實正是台灣民主的價值。

 

《中央社》的報導稱李明哲身為外省第二代,家境的優渥與家長的重視,在在都促使他成為一個視柴米油鹽為無物、衝動而善良的人。一位李明哲的長年友人更說,泛藍的台灣人應更關心李明哲案,因為李明哲不是「民進黨李明哲」;李明哲是懷抱著「自由民主的中國夢」去實踐他的良知。

 

誠哉斯言,台灣人的確應該在意王炳忠是否有充分的司法人權,但對於李明哲都已經「被認罪」了,家屬還不知他關押何處的處境又怎能不關注?李明哲為了堅持理念選擇一條危險又看不到利益的道路,就算自己做不到像李明哲,好歹也能保持緘默暗自關心吧!若還出言不遜揶揄嘲弄,那真是枉為台灣人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