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使我心碎】羅興亞人失去一切 只剩手機裡的回憶

葉舜欣 2017年12月28日 15:48:00

22歲的烏拉坐在由塑膠板料以及竹子建造而成的屋子裡,用手機翻看以往拍下的影片。(美聯社)

「我的心依舊會因為我的家鄉、我的家園隱隱作痛。」哈山說:「所以逃難時,我從緬甸帶來了這些回憶,這些影片。」

 

為逃避緬甸軍的種族清洗,數以萬計的羅興亞人(Rohingya)用生命做賭注,逃往鄰國孟加拉避難,至今已經4個月,而逃難的人數只增無減。拼死逃離了人間煉獄,卻等到了另一種折磨,等待他們的只有疾病和營養不良。如今還能夠為這些難民帶來些許慰藉的,恐怕只剩下手機裡僅存關於家鄉的點點滴滴了。

 

根據《美聯社》(AP)報導,孟加拉難民營裡,有一位16歲的羅興亞少年哈山(Abdul Hasan)可以數小時,一動不動地盯著早些時候存在手機裡那些來自家鄉的舊影片。

 

為了逃避緬甸軍的暴行,羅興亞人不得已從緬甸逃至孟加拉,在此建立起了難民營。(湯森路透)

 

哈山手機裡有一支影片,他將影片內容稱為「椰子派對」(coconut party)。只見畫面中,哈山與朋友們正高興地吃著椰子,並互相嬉鬧著;背景中還可以聽見歌頌羅興亞叛軍首領勇氣的歌曲。

 

哈山說:「每當我播放這支影片,都會想起我的國家,緬甸。它使我如此心碎。」

 

一名婦女在成功搭乘木船越過孟加拉邊界後,激動得跪在岸邊。(湯森路透)

 

悲歌可以當泣 遠望可以當歸

 

緬甸的羅興亞人最晚自15世紀以來,就長住若開邦,是緬甸境內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長期以來與緬甸族衝突不斷。緬甸政府拒絕接受羅興亞人作為少數民族,甚至剝奪了他們的公民身分,導致他們成為了無國籍人士。

 

8月下旬,羅興亞族武裝分子的襲擊引發了緬甸軍激烈的反應。面對來自緬甸軍不分青紅皂白的掠奪,數十萬的羅興亞人失去了財產、家園,他們只能逃到孟加拉,以求自保。

 

一名羅興亞孩童正趴在難民營的地上大聲哭泣。(湯森路透)

 

部分的羅興亞人只來得及抓住自己的隨身物品,還未多想就必須搭乘木船離開家園。此後,跟隨他們越過邊界,進入孟加拉的只剩下徒步穿越森林的惡夢。他們失去了一切,包括家園、親人。

 

然而,對於一些比較幸運的羅興亞人,他們還來得及將存有家鄉照片、影片的手機帶在身邊。在今後水深火熱的日子裡,便只能依靠這些僅存的回憶得到精神上的安慰。

 

難民營裡的羅興亞人正排隊等待物資發放。(湯森路透)

 

羅興亞少年 望能回到校園時

 

15歲的法希德(Mohammad Fahid)表示,他也會經常用手機翻看以前的舊照片和影片。他非常想念他的朋友們,也想念以往的校園生活。

 

「曾經與朋友們共度的美好時光已經都回不去了。」法希德說:「以前我們可以上學,但是現在已經沒辦法了,所以我只能將這些照片存著,用來回憶。」

 

根據AP報導,孟加拉難民營裡的羅興亞人,有60%都是未成年人,而這些原本應該在上學的孩子們,如今卻失去了進入校園的機會。於是,這導致了他們有太多閒暇時間可以滑手機。

 

羅興亞孩童們只能在暫時搭建的「學校」裡上學。(湯森路透)

 

簡陋的竹橋現在成為了羅興亞孩童們最好的遊樂場。(湯森路透)

 

「我的哥哥被子彈打死了」

 

但是,並非所有手機裡記載的回憶都是愉快的。

 

AP報導,22歲的烏拉(Mujib Ullah),目前正與姐姐住在一個由塑膠板料以及竹子建造而成,且非常陰暗的房子裡。只見他的手機裡存有一支觸目慟心的影片:在緬甸波爾吉亞碧村裡,村民們正瘋狂地試圖撲滅被緬甸軍用燃燒瓶點燃大火的房子。

 

烏拉說:「村民們試圖利用一桶桶的沙子和水撲滅大火,但卻徒勞無功,房子依舊被熊熊大火燃燒著。」

 

烏拉的手機裡存著一支人們瘋狂撲滅家園大火的影片。(美聯社)

 

就在拍攝這支影片的數小時後,烏拉回到了自己的村子裡,發現鄰居們都從自己的房子裡出來了。正當所有人都以為緬甸軍已經離開時,突然響起陣陣槍聲,那些他們未曾注意到的緬甸軍突然就舉著槍,衝進了人群中。

 

「有些人成功自救了,但其他人就未必如此幸運了。」烏拉說:「我的哥哥來不及自救,他被子彈打死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