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揭開藏傳千年「色彩學」 廣告女王黃瓊儀(下)

陳德愉 2017年12月31日 14:30:00

黃瓊儀與兩位友人合開公司不久便遭遇客戶倒債一千多萬,就當三人腿軟之際,黃瓊儀突然冒出一句:「那我們去西藏吧!」結果西藏,真的成為黃瓊儀轉運的地方。(攝影:陳育陞)

離開廣告圈後,黃瓊儀到朋友開設的心靈工作室擔任義工。到這裡來的,都是尋求心靈慰藉的人,也都對宗教「很有研究」,所以她「增加了很多神佛的知識」,那時候她和兩個好友,就相約要一起去西藏走走,「聽說,那裡是一個心靈力量很強大的地方。」

 

不過,說是那樣說,三個人一直沒有成行,反而合開了一家小公司。

 

沒想到開了沒多久,公司就被客戶倒帳一千多萬。「聽說老闆跑了,我們匆匆忙忙跑去客戶的辦公室,過去美輪美奐的辦公室早就被員工搬空了,留下來善後的會計對我們說,妳們算運氣好,還有倒上億的呢。」

 

三個女人一聽,腿都軟了。就在這當兒,黃瓊儀突然冒出一句:「那我們去西藏吧!」

 

「我那時候就是覺得,真太背了,想換個地方轉運啊!」黃瓊儀說。

 

這是黃瓊儀的色彩心靈團隊,也是一起去西藏的朋友「米諾達小組」。(攝影:陳育陞)

 

西藏奇遇 耆老親授「色彩學」

 

西藏,真的成為黃瓊儀轉運的地方。

 

第一天到拉薩,馬上水土不服得了高山症,休息了一天,第二天黃瓊儀還是打起精神出外走走,看到一望無際的藍天,路邊含著笑喜孜孜的老婦,請她們吃糖果的少女。

 

她們每天離開旅館,都要走過一條黃泥地,一個高原上常見的那種老人家,就蹲坐在黃泥地旁。臉皺得像個風乾的小橘子,眼睛微微有點紅紅地睜不太開,下巴短短地,雙手抄在袖口裡,戴著藏人的小帽子;他也不做什麼,只是蹲著,眼睛向上覷著她們每天來來往往。

 

第一天,她們經過老人,和老人打招呼,老人點點頭。

 

第二天,她們經過老人,和老人打招呼,老人回禮,說:「高原上的人跟平地人不太一樣,平地人忙著賺錢,我們忙著過活。」

 

這是西藏人的生活哲學吧!她們彼此點點頭,回給老人一個笑容,繼續自己的行程。

 

第三天,她們遠遠地就看到老人竟然是站著等,遠遠地點頭,就好像在等著她們到來。

 

她們略帶狐疑地走過去,想著這不知道是什麼來路…正疑惑著,老人發話了:「我昨天就想,如果今天再遇到妳們,就要送妳們一件禮物,妳們可願意去我家看看?」

 

黃瓊儀講述她前進西藏是「既沒拜廟也沒念佛」,卻遇上當地耆老,傳授她與2位友人分析人性及環境的「特殊才能」。(攝影:陳育陞)

 

三個女人也很膽大,就這樣跟著老人去他家,看著他拿出幾張藏文紙頭,這,就是他要送給她們的禮物。老人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說了一點跟色彩有關係的事,三個女人聽的似懂非懂,聽起來好像是跟直覺、潛意識相關分析工具。

 

就這樣,黃瓊儀去了一趟西藏,既沒有拜廟也沒有念佛,卻帶回來幾張藏文。她後來找了翻譯譯出來,這個透過每個人不同的「生命色」,來理解人性的「秘方」,就成為她們三個人的「特殊才能」了。

 

歸國背水一戰 事業漸上軌道

 

不過,「超級英雄」電影裡,超級英雄在取得特異功能後,就幸福美滿地去過「英雄」日子了,真實的人生可不是這樣子,黃瓊儀還是得面對自己的一屁股債務。48歲創立「創集團」,黃瓊儀坦言,因為過去慘痛的創業教訓,自己一開始並沒有打算要創業的,是在幾位有共同想法的好友召喚下,才放手一搏。

 

這家「廣告集團」與所有廣告公司都不同。一開始,「創集團」就以「服務廣告人」的大平台形式出現。

 

「廣告人都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人,廣告業的創業門檻很低,只要有客戶,三萬塊就可以開公司了。」黃瓊儀說出這行業的特質:「所以這一行裡面有很多優秀的小公司。」在廣告業打滾30年,沒有人比黃瓊儀更了解這一行的眉角。

 

在廣告業打滾30年,黃瓊儀深諳這行的眉角。(攝影:陳育陞)

 

但是,小公司還是會遇到很多經營上的問題:公家機關、大公司有投件的資本額門檻,在網路時代,廣告公司和活動、公關、數位行銷更是常常需要「組裝搭售」。黃瓊儀看到這些問題,以與小公司交叉持股的方式快速地擴張版圖,並且留下固定盈餘增加資本額,在短短的六年內成長為30家子公司,成為台灣最大的廣告代理商集團。

 

做這個工作,擴張的眼光很重要,處理落後的公司的能力也很重要。我問黃瓊儀,在快速擴張的過程中,萬一遇到了跟不上的伙伴怎麼辦?

 

她猛點頭:「這是很容易遇到的問題,有負責人不夠專心的,也有和我們的團隊無法合作的…」,「這個時候沒有辦法,只能好好地跟他們討論,繼續在同一個集團裡,對雙方都不好。」她坦言,他們一邊在擴張,也一邊在淘汰。

 

「這時候,就很需要『靛色』的人了!」她突然冒出一句,這是西藏老人傳授她的神秘能力,讓她可以輕易地理解人的特質;原來,這個能力也是她經營事業找客戶的法寶。

 

黃瓊儀和資深創意人邰柏慶共同創辦「創集團」。(攝影:陳育陞)

 

人生風雨多 好在有個好老公

 

在她這風風雨雨、「背上加背」的人生裡,黃瓊儀對我說,她最感恩的,就是她有一個好老公。黃瓊儀說:「我先生是我『霸王硬上弓』,追來的!」語畢,她仰頭得意地哈哈大笑。

 

他是黃瓊儀以前任職的廣告公司的攝影師,又高又帥,看到他的第一眼,黃瓊儀就決定要嫁給這個男人。後來,也證明黃瓊儀「眼光獨具」,心都放在事業上的黃瓊儀坦言:「我兒子都是老公帶大的。」

 

每天晚上十一點多下半回家,黃瓊儀就兩腳兩手一攤,倒在沙發上翻翻書看看資料,家裡的大小細瑣全都扔給老公打理。直到有一天老公幽怨地說:「妳每天回家,就好像老闆回來了。」黃瓊儀才驚覺,自己是不是傷害了彼此的感情?

 

「現在我回家,會留些時間給家人聊聊天,假日一定會和家人一起出門走走。」她說。

 

因為,女強人黃瓊儀最重要的依靠,就是另一半。

 

講到這兒,已經講到她的那個秘密的邊兒上,她眼睜睜地看著我,眼眶慢慢、慢慢地紅起來。她轉過身,沒有讓眼淚在我面前滴下來,只是仰頭大喊:「哎呀!妳怎麼把我弄哭了!」

 

黃瓊儀與摯愛的先生。(黃瓊儀提供)

 

「我看到的世界,一直都是模糊的」

 

她告訴我一件最近和先生之間發生的事。

先生陪她去台大醫院檢查眼睛,護士幫她滴了散瞳劑,當散瞳完成,黃瓊儀站起身來要走進診療室時,先生下意識伸手攙扶她。

 

「妳散瞳了視線會模糊啊。」先生說。

 

 「不用扶我,」黃瓊儀回答:「因為…」

 

「我看到的世界,一直是這個樣子!」

 

說到這,黃瓊儀臉色慘白,上唇咬住下唇微微顫抖,眼淚,再也止不住……這是好強一輩子的她,從來不肯說出口的秘密,連先生都不肯告訴——她其實早就可以拿「視障手冊」了。

 

第一次創業失敗後,天生眼睛不好,六歲就近視一千度的她,左眼進行了白內障手術,沒想到手術後視力快速退化到零點一,近乎失明。直到三個月前,在第三次手術挽救下,左眼終於有了零點四的視力。但是,今年右眼又被驗出青光眼,視神經開始萎縮;對長期只靠「右眼看東西」的黃瓊儀來說,這個消息是致命的打擊!

 

黃瓊儀的左眼在進行白內障手術後近乎失明,但是右眼今年又被驗出青光眼,對她來說,無疑是個大打擊。(攝影:陳育陞)

 

我問她,為什麼不去領殘障手冊不肯告訴旁人自己看不清楚了?

 

聽到這句話,本來還含著兩泡淚的黃瓊儀,脖子一僵下巴立刻抬高,眼淚也不流了,「因為我不需要幫助——有更多需要我幫助的人!」

 

她不是今天才開始這樣想事情的。

 

是三歲那一年,從姐姐生病了的那一天起?還是,從理解了爸爸媽媽的辛苦的那一天開始的?讓她覺得,自己是個能夠幫助別人的女孩,眼睛不好完全不妨礙黃瓊儀當個超級英雄。

 

半生起伏 現在家人放第一

 

因為這樣,所以在半生起伏,事業穩定後,黃瓊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我在宜蘭買了一棟透天別墅給我媽住。」她興奮地説。

 

媽媽年紀大了,老家四層樓上下沒有電梯不方便⋯⋯她絮絮告訴我。

 

後來,媽媽跟她說,希望20多年前在台南出家的姐姐,也能與媽媽和兄弟姊妹常在一起,於是,她在弟弟家的大樓社區內,又買了一戶,「這樣姐姐可以向廟裡請假回來看我媽媽。」她說。

 

在家人之後,接著,黃瓊儀說:「我要把藏族老人教我的色彩學傳播出去,幫助更多人。」所以她出書,還組了一個工作小組。

 

為了將藏族老人教的色彩學傳播出去、幫助更多人,黃瓊儀寫了書、組了工作小組,並上廣播節目宣傳色彩學。(取自黃瓊儀臉書)

 

現在,無論台北的工作多麼忙,每個週末黃瓊儀一定放下一切回宜蘭,那裡有她的媽媽、姐姐,她曾經想逃離但又魂牽夢繫的一切,就像她仍然是那個小女孩。

 

不過,這一次黃瓊儀已經成為能夠保護她們的超級英雄了。(廣告女王黃瓊儀...上集

 

創集團在短短的六年內擴張為30家子公司,成為台灣最大的廣告代理商集團。(攝影:陳育陞)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倒債千萬遠走西藏 半生起伏的廣告女王黃瓊儀(上)

●【2017上報年度風雲人物】彩虹曙光等了41年6個月又24天 同運先驅祁家威

●【2017國際年度風雲人物】瘋狂核武計畫擾亂東亞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上報人物】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一手帶大女兒 神勇奶爸陳廷宇(上)

●【上報人物】你在家很閒吧?「黃臉公」的祕密心事 陳廷宇(下)

●【好老公指南】地方媽媽需要你 奶爸陳廷宇教妳如何訓練「豬隊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