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情是一場命案, 你會是兇手、偵探,還是屍體?

東野圭吾 2017年12月31日 14:00:00

(圖片: koemu @ CC.BY 2.0)

滑了一陣子後回到箱形纜車站,發現纜車站前大排長龍。廣太在解開滑雪板上的固定器時,忍不住咂著嘴。

「怎麼回事啊?為什麼突然這麼多人?」

「可能遊覽車剛好送來一批客人。」

桃實坐在雪地上解開固定器後,抱著滑雪板站了起來。她穿著粉紅色和白色格子滑雪衣,搭配綠色滑雪褲。她說是根據桃樹的意象搭配自己的服裝。

「對喔,有可能。唉,運氣真差,好不容易滑在興頭上。」

「別著急,別著急,沒關係啦,我們慢慢滑嘛。」

聽了桃實這句話,廣太覺得有道理。這次的旅行並不是為了享受粉雪的樂趣,也沒有在壓雪的雪道上頻頻挑戰割雪滑行的野心,最大的目的,就是開心滑雪。

「我並沒有著急,只是沒想到妳滑得這麼好,所以也就忍不住越滑越來勁了。」

「有嗎?我滑得不好啊。廣太,你才是真的厲害,剛才看到你在倒滑,還漂亮地完成了一百八十度轉體。」

聽了桃實的話,廣太有點得意。原來剛才炫技時,桃實都看到了。

「那很簡單啦。」

「是嗎?我覺得簡直是神技。」

「妳太誇張了,這種小技巧誰都可以做到,妳只要稍微練習一下,馬上就學會了。」

「是嗎?」

「一定沒問題,那等一下馬上就去挑戰。」

「啊?不行不行。」

「沒什麼不行。凡事都要挑戰,在妳學會之前,都不可以休息。」

「哇,簡直比斯巴達還嚴格。」桃實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臉上的表情顯得很開心。廣太當然也樂在其中。

他們抱著滑雪板,才剛排在隊伍的最後方,立刻有幾個女人排在他們後方。那幾個女人嘰嘰喳喳聊個不停,但氣氛熱鬧一點也不壞。聽說來滑雪場滑雪的客人逐年減少,但今天似乎盛況空前。

雖然人很多,幸好隊伍仍然緩緩向前移動。

 

 

「今天的狀況很不錯,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桃實嘴角露出笑容說。整張臉只有嘴巴從鍍水銀的雪鏡和厚實的圍脖之間露了出來。

「是啊,沒想到雪況這麼理想。幸好天氣預報不準,之前還預報說,可能會下雨。」

「下雨最討厭了。」

「就是啊,下雨就糟了。我這次從上到下的裝備都是新買的。」

「是喔?那真的差一點就毀了。」

「實在太幸運了。」

廣太身上的深藍色滑雪衣和灰色滑雪褲,都是為了今天和桃實第一次滑雪約會特地購買的。不,不光是衣服而已,他的滑雪板、滑雪鞋,以及頭上戴的黃色針織帽,都是為了今天特地新買的。

隊伍緩緩前進,他們來到階梯前,然後小心翼翼地一級一級向上移動。

「聽說這裡有一家店的擔擔麵超有名。」桃實說。

「是啊,擔擔麵裡還加了野澤菜,超好吃,我每次來都必吃。」

「是喔,我好想去吃吃看。」

「OK!那中午就去那裡吃飯,我們從日向雪道滑下去,應該就不遠了。」

「廣太,你好厲害!好像對這個滑雪場很熟悉。」

「因為這幾年,我每年都來報到。」

「好厲害喔!」桃實再度說道。

真開心啊。廣太深深體會著這份喜悅。單板滑雪是他每年冬天最大的樂趣,而且這次和喜歡的女生一起來,今、明兩天,都可以和她朝夕相處。晚上會一起住在滑雪場旁的飯店,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餘興節目。廣太的遐思無限膨脹,但想像力太豐富會無心滑雪,所以現在必須稍微克制一下。

他們終於來到階梯的最上方,旁邊有一個放雪板護套的籃子。廣太伸手拿了兩個,把其中一個交給桃實。桃實遲遲無法順利把雪板塞進護套,廣太協助她塞了進去。每次在滑雪場搭箱形纜車時,廣太都很納悶,為什麼雪板的護套這麼難用,難道設計不能再人性化一點嗎?

搭乘處就在前方。

「不好意思,麻煩大家共乘。」年輕的女性工作人員大聲說道。廣太很想和桃實單獨搭乘,所以不太滿意眼前的狀況,只不過排隊等著搭纜車的人這麼多,他也無法抱怨。這條路線的纜車很大,最多可以搭乘十二個人。

輪到廣太他們了。空纜車轉到他們面前。他先讓桃實上了纜車,然後自己也跟了進去,在纜車靠內側的座位和桃實面對面坐了下來。

後方那群人當然也一起走進纜車。那四個人都是女人,還沒有坐穩,就七嘴八舌地聊了起來。剛才在排隊的時候,這幾個女人的嘴就始終沒停過。廣太有點不悅,為什麼偏偏和這群人共乘,幸好才十幾分鐘,忍耐一下就過去了。

纜車門關上,纜車加快了速度。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白雪的景象,身穿五彩繽紛滑雪裝的滑雪客在滑雪場上盡情地暢滑。

 

 

「哇,好久沒這麼感動了。」四個女人中的其中一人興奮地叫了起來,她剛好坐在廣太的左側,「學生時代之後,就沒再滑過雪,我想想,所以有七年沒滑過雪了。」

「惠利華,妳會滑雪嗎?我完全沒有自信。」坐在廣太斜左前方,穿著綠色滑雪衣的女人問。坐在廣太旁邊的女人原來叫惠利華。

「勉強還可以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七年前算不算會滑,所以應該不會再差到哪裡去。」說完,她放聲大笑起來。

廣太在腦海中計算起來。學生時代之後,七年沒滑過雪?關鍵在於最後一次去滑雪是幾年級的時候。如果是一年級的時候,這幾個人今年就是二十五歲。不,應該不可能,聽她們說話的語氣和感覺,不像是一年級的時候最後一次去滑雪。如果最後一次是在即將畢業的二十二歲,今年就是二十九歲。嗯,這樣應該差不多。他計算出自認為合理的答案。

「我們四個人也好久沒有一起旅行了。」另一個女人用有點低沉的語氣說道,根據聲音傳來的方向判斷,應該是坐在廣太旁邊再旁邊的女人在說話。「對不起,還讓妳們都特地挪時間出來。」

「咦?妳為什麼要道歉?老實說,我覺得超開心的啊!」坐在廣太身旁那個叫惠利華的女人說。

「是啊,我們難得有機會聚在一起。千晴,妳也要玩得開心點。」身穿綠色滑雪衣的女人說。坐在廣太旁邊再旁邊的那個女人叫千晴。

「這裡沒想像中那麼冷,我還以為會更冷呢。」惠利華說。

「對啊,早知道裡面穿三件就夠了。」

聽到綠色滑雪衣的女人這麼說,廣太忍不住看向她。三件就夠了?所以現在穿了幾件?

就在這時,坐在綠色滑雪衣女人旁邊,剛才一直沒有吭氣的女人說話了,「我好像也穿太多了,這件滑雪衣比想像中更暖和。」她說完後,抓了抓紅色滑雪衣的袖子。

廣太聽到這個聲音,忍不住有點緊張。因為那個聲音很像他熟識的人。他忍不住偷瞄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戴著雪鏡和圍脖,完全看不到她的臉。

「妳說過是為了這次來滑雪特地買的?」惠利華指著紅色滑雪衣的女人問。

「是啊,因為之前的滑雪衣已經穿了很多年,我正打算買新的。」

果然很像,連說話的語氣也一模一樣。不祥的預感在內心擴散。他看了那個女人的滑雪板,那似乎是租來的。

「妳買了一整套嗎?」那個叫千晴的女人問。

「買了滑雪衣褲和手套,但早知道應該買新的雪鏡,這個很容易起霧。」紅色滑雪衣女人說話時,拿下了雪鏡,不小心把圍脖也拉了下來,整個臉都露了出來。

廣太的心臟幾乎從喉嚨跳了出來。

穿紅色滑雪衣的不是別人,而是美雪。

美雪是廣太的同居人。

 

 

*本文摘自《戀愛纜車》,皇冠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4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白金數據》、《虛像的丑角》、《戀愛纜車》、《雪煙追逐》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半百譯者,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書籍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書籍新聞資訊

請聯繫: 上報生活中心 → lifenews@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