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價飆升、失業率高漲、政府貪汙 伊朗反政府示威何時落幕?

余尹倫 2018年01月02日 07:01:00

伊朗首都德黑蘭30日的抗議現場。(美聯社)

28日伊朗爆發自2009年「綠色革命」以來最浩大的反政府示威。相較當年的革命,如今遍地開花的小規模抗議模式與基本訴求的不同,都引來伊朗當局的格外注意。儘管示威至今已造成10人喪命,政府也下令封鎖IG與通訊軟體,但多方跡象顯示,伊朗截至目前的壓制行動有所收斂,他們清楚最好化解危機的方法就是避免再度激怒群眾。

 

這場反政府遊行自伊朗第二大城馬什哈德(Mashhad)展開,隨後擴散至首都德黑蘭及其他都市大城如拉什特(Rasht)、克爾曼沙赫(Kermanshah),已獲得數萬民眾響應。

 

抗議訴求萬萬種

 

起先促使人民走上街頭的原因為飆升的物價與高漲的失業率,伊朗人民希望爭取較好的薪資待遇並要求政府解決內部貪汙問題。然而,這場經濟抗爭卻在短短4日演變為政治抗爭,群眾的基本訴求從抗議當局提高燃料價格,提升至對現行政策與政教合一體制的不滿。

 

也就是說民眾怒火的苗頭也指向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進而衝擊伊朗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由宗教領袖擔任國家最高領袖的傳統。

 

 

此外,許多伊朗人民也開始質疑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所採行向外擴張的外交政策。與仇家沙烏地阿拉伯的角力,意味著介入伊拉克及敘利亞戰事的必要,以及對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及巴勒斯坦的資金挹注。但此舉引來生活困頓人民的不滿,要求政府先管好國內事務,如經濟不振等問題。

 

羅哈尼31日首度打破沉默,呼籲伊朗人民有權抗議與批評政府,但應避免訴諸暴力。

 

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美聯社)

 

規模、訴求、組織性有異

 

從上述眾多的訴求可知,始於28日的這場示威潮有別於2009年抗議選舉舞弊的反政府遊行。當時示威活動是從首都向外擴散,且抗議爆發的前數日德黑蘭已聚集超過一百萬人。

 

他們的動機很清楚,抗議選舉遭操弄並要求當局重新計票。這些群眾的背後也有來自時任總統候選人卡洛比(Mehdi Karoubi)及穆薩維(Mir Hossein Mousavi)的支持,使運動本身的組織性更加明確。

 

 

相較之下,最新一波的示威運動並沒有明確的領導人物,多是由心生不滿的民眾自發上街抗議,基本訴求也在短時間內出現轉變,另外,這4天所展現的抗議力道雖不容小覷,但各地規模通常維持在數千人上下。且目前尚未有任何知名的改革派代表出面聲援這些抗議活動,現場也不見關於卡洛比及穆薩維的標語,顯見這些人物並非主要的驅使力量。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許多當年參與領導「綠色革命」的人士今日都刻意與28日爆發的反政府活動保持距離。

 

控制鎮壓力道以免情況失控

 

伊朗當局雖揚言要對示威者採取強硬措施,但截至目前的實際回應還算緩和。外界認為眼前僅有2人死亡、數百人被逮的情況是警方稍有克制的結果。由於這波示威潮缺乏明顯的組織性,使得政府在鎮壓群眾上面臨更大的風險,因為它無法再光憑2009年圍捕、軟禁領頭人物的做法,平息反對聲浪,這也是伊朗政府本次格外謹慎的主因。

 

已多次召開的伊朗國家安全會議31日決定封鎖社群媒體與通訊軟體,阻斷相關訊息的傳播,不過當局還未派出在2009年負責鎮壓工作並造成數十人死亡的伊斯蘭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及隸屬其下的「巴斯基」民兵(Basij militia)與便衣部隊。

 

 

為安撫民眾情緒,伊朗政府決定暫緩提高國內的燃料價格,承諾提撥現金補助給貧民階層,並在往後幾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國內青年專注現實層面

 

羅哈尼2015年與世界強權簽訂伊朗核武協議,換取鬆綁絕大多數的國際制裁,然而,伊朗人民仍未能感受到這項協議帶來的實質利益。伊朗本財政年度的失業率高達12.4%,較2016年上升1.4%,年輕人口的失業率更攀升至28.8%。

 

伊朗首都德黑蘭30日的抗議現場。(湯森路透)

 

實際上,伊朗的經濟指數與整體經濟表現在羅哈尼執政期間皆有所成長,通膨率更在2016年6月迎來近25年的首次降幅。

 

不過,對於國內龐大的年輕人口而言,他們冀求的改變來得太慢。比起老一輩自1979年以來所懷報的伊斯蘭理想主義,他們現在更關注的是工作所能帶來的生活保障。

 

 

關鍵字: 伊朗 反政府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