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賢賢:林心如事件是國安問題

馮賢賢 2018年01月09日 14:39:00

中國修理林心如,目的是讓其他人恐懼屈服,並讓還不肯屈服者無法生存。(合成照片:湯森路透/維基百科)

大約十年前,一位導演談到他拍電影的艱辛。籌資困難,市場太小。導演從故事發想到影片完成,兩三年的時間大約只拿的到幾十萬導演費。他說,中國向他招手,導一部片200萬台幣,超過台灣三倍,工期大約只要半年,其他一切不必操煩。我問他,那你為什麼不去?他說,「我還不想被收編」。

 

他的電影沒成功。不久後,我發現他已去中國發展。這幾乎是一條不歸路。聽說他在中國也並不順利,但回台灣,面對的是日益惡化的影視環境,怎麼回來呢?

 

在我被公視違法趕出去後,也有朋友介紹中國的工作,雖然感謝他的盛情,我還是一口拒絕。朋友說,「你不要那麼意識型態嘛」!我說,「我真的沒辦法活在不自由的地方」。

 

是的,對我個人來說,選擇就這麼簡單。也有不少人做了同樣的選擇。但台灣政府要搞清楚,影視產業所面臨的,不是個人的生涯抉擇問題。這是一場中國要讓台灣滅頂的海嘯日益逼近的殊死戰。

 

中國不斷吸收台灣的影視人才,壯大他们自己的實力與市場,套牢台灣影視工作者,並以國家機器箝制台灣影視工作者的一言一行。

 

如果這件事不重要,他们為何要匝下那麼多資源做收買並持續加重恐嚇的力道?林心如之前,已有太多案例,我就不再多說,以免那些受害者再次受傷。台灣媒體報導聚焦於鄉民對林心如的不滿,卻忽略了真正重要的國安議題:中國一直毫不鬆手地對台灣影視產業收網。修理林心如,目的是讓其他人恐懼屈服,並讓還不肯屈服者無法生存。

 

台灣藝人近年來在中國賺了不少錢。聽說混的好的,每人每年收入都是好多個億。林心如賺到了錢,回台灣投資影視製作,其中應該也有她對家鄉的心意。她被迫切割台獨,可能有她的苦衷,例如擔心自己在中國的發展、或員工生計、或錢拿不回來等等。不論如何,很明顯地,就像周子瑜一樣,她的聲明是霸凌脅迫下的產物。

 

我們可以批評林心如不夠勇敢,但大家為何沒看見,真正沒膽識沒魄力沒擔當的是我們的政府。

 

這種時候,不是文化部出來說個「遺憾」就可以了事的。中國要窒息台灣的影視文化發展,就跟利用李明哲案恐嚇台灣人「就是在台灣也不可發言得罪中國」一樣,這是台灣的國家安全問題。但台灣政府卻沒把它當一回事。

 

如果政府高官認為,影視產業跟做米果做鞋子一樣,也不過是個小小的可有可無的經濟活動,那我只能說,你們見樹不見林,難怪四處失火。早在選前我就曾一再提醒,一定要把媒體、網路和影視文化視為國安問題來處理,因為中國在對台統戰與收網鬥爭中是這麼看待這些問題的。

 

如果我是總統,我會把鞏固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列為最優先事項,如此才能鞏固民主。政府應使出洪荒之力保護媒體自由,壯大影視產業。但如果眼睛只看著一件件燒到門口的個案,心裡只盤算著下次以及再下次的選舉,那麼我的預言跟很多其他人的預言一樣,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過去一任又一任總統,匝大錢做了很多沒有成效的事,例如幾百億追求大學卓越,有卓越起來嗎?幾千億搞黃金十年,結果是糞土一堆。但一談到影視文化,總以為丟個幾億小錢封住大家的口就可以混過去。這是什麼見識水平我實在已無力氣評論。

 

撰文此時,台灣電影當週排行榜第一名不是好萊塢大片,而是韓片。韓國做的到,台灣為何不能?已經討論非常多年了,大家仍然只能嘆氣。韓國影視產業的成功帶動的經濟發展以及國家形象提升,貢獻有多大,不是有目共睹嗎?你說台灣的影視工作者真的這麼差?還是政府太沒志氣,從不把振興影視產業當作一回事?我們一步一步在溫水煮青蛙的氛圍中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如果這不是國安問題,什麼是國安問題?但掌權者還在玩政治分贓與施以小惠的老把戲,這是要亡國嗎?

 

完全執政,對的起台灣人民的託付嗎?被我批評到的朋友請息怒,我比你們更難過的多!(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其臉書

 

作者為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執行長

 

【延伸閱讀】

●專訪《幸福路上》導演宋欣穎(上):力爭上游了,然後呢?

●李濠仲專欄:《幸福路上》一部濃縮台灣過去30年的原創動畫

●許玉秀:「幸福路上」觀後--在噩夢之外追求幸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