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新創領航人系列6 〉 挑最難的做!源鮮智慧農場蔡文清的創業傳奇

陳彥邦虞煥榮胡鴻仁 2018年01月12日 17:12:00

源鮮智慧農場已於今年初正式營運,是新創農業的標杆。(圖片來源:源鮮農場提供)

標榜食安與健康的蔬食已是全球飲食趨勢,更是台灣農業未來發展的新契機。位於桃園蘆竹的「源鮮智慧農場」在經過多年的研發與擴廠後,新廠從即日起到2月11日試營運,期間預約可免費參觀。該農場已是桃園市農業推廣聚焦的標杆,桃園市府也將與源鮮農場同步,開始全面推展有機農業、食材履歷及食安認證。

 

 

這座世界最高層,亞洲最大的「源鮮智慧農場」,每天供應「4零2低」的各式蔬菜。源鮮農場的蔡文清董事長,他從不同的視界重新創建台灣的新農業;在侃侃描繪農場建構的科技研發及心路歷程時,蔡文清堅持農業必須永續經營的理念,並要創造食安、健康、好吃的核心價值。同時,從這位農業新創推手的過往多項創業經歷中,發現蔡文清更是一位從年少就胼手胝足、踏實做事、開心助人、樂於分享,並一再創造傳統產業新價值的領航家,他的故事,非常與眾不同。

 

 

親切率真的蔡文清,自述勇於創新、樂於分享的創業傳奇故事。(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智慧農場的科技與市場優勢

 

 

這座智慧農場的公司全名是「源鮮農業生物科技公司」,公司負責人蔡文清敘述,智慧農場的栽植核心技術是尊重蔬果植物的生長本性,農場在研發階段累積了8年以上的各類大數據。針對這項大數據的價值,蔡文清表示,該農場是與極具農業前瞻研究的中興大學教授蔡東纂技術合作,運用現代生物科技、數據統計分析,建立完整蔬果植物的生長參數大數據庫,還能藉由參數組合,提供客製需求的蔬菜投入量產。

 

 

源鮮智慧農場高達14層的垂直栽植生產線,不但締造了台灣第一、更是世界最高的人造農場。(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設計符合蔬果舒適生長的環境、導入智慧型種植管理系統,利用智慧高效光源、風場、溫濕度環境控制、自動化控制、微生物液態肥灌溉等系統資源,提供不受外在氣候影響的好環境,生產出無農藥,短纖維、去苦澀,清脆可口的食蔬。以光照為例,農場不會用連續24小時的LED燈來加速生長,而是12小時各半來模擬大自然的白天與夜晚,農作物必須依循大自然的規律,該休息時就要休息。

 

 

農場的LED擬日光照射科技,可以微調適合不同蔬果作物的需要。(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LED光照科技還能控制光線當中不同光譜的照射量,源鮮農場的科技優點就是可以微調擬日光內的光譜,提供給不同蔬果需要的適量光線,像番茄需要的是紅色光比較多一點、而十字花科的植物需要藍光就會多一點,這樣能讓作物生長得更好。

 

 

源鮮智慧農場的新廠佔地約800坪,擁有共14層的垂直栽植空間,單位面積產能超過一般農業的100倍,日產量高達1.6公噸,目前量產的蔬菜種類超過30種,實驗階段的蔬菜種類也超過100種,透過透亮的生產線與各項數據與標示立板,這間農場讓人感覺更像一座蔬菜的科博館。

 

 

目前智慧農場內的栽植蔬果種類超過30種以上,日產量1.6公噸。(圖片來源:陳彥邦攝)

 

 

轉換潔淨健康的蔬果食療而從肝癌末期康復後,董事長蔡文清深刻體悟生命的意義,要把這種能改善體質、恢復健康的「活蔬菜」好好推廣,分享給更多人。他說:「我要種出每人每天都能安心大口吃的蔬菜!而且,不僅要吃出安心、吃出養生與健康,更要讓蔬菜有溫度,吃起來很美味,吃出感動才行。」

 

 

根據星級飯店廚師對於該農場蔬果的評鑑,源鮮的蔬果能完整保留蔬果的多層次滋味,口感明顯優於一般水耕蔬菜;再加上零農藥、零重金屬、零寄生蟲卵、零大腸桿菌、低硝酸鹽、低生菌數的「4零2低」嚴格品管要求,因而陸續成為航空公司空廚、高級飯店與餐廳的優選蔬菜來源。

 

 

源鮮農場對於自己的品質要求甚至超過歐盟的要求標準。(圖片來源:陳彥邦攝)

 

 

在高級餐廳才能吃到的蔬食食材,到源鮮購買只須半價;源鮮的蔬菜目前以萵苣類為主力,像是紅捲萵苣、義大利綠精靈、大將萵苣、冰山紅火焰及綠火焰、紅彩之星、皇冠波士頓、幼嫩蘿蔓、福山萵苣;其它暢銷的菜種還有京都水菜、大阪小白菜、青松菜、塔菇菜、青江菜、紅蕾絲香水菜等等。

 

 

像是擁有控鹽細胞、富含維生素B8及松醇的鑽石開普頓冰花;以及有「超級抗氧化食物」美譽的羽衣甘藍等,在源鮮的生技植栽農法下,這些健康又美味的星級「活舒菜」簡單清洗就能輕鬆上桌。

 

 

除了標榜「活食物、修護的開始」的美味蔬菜是焦點之外,源鮮智慧農場非常適合做為親子共遊或是校外教學的觀光工廠。廠區的前側還設置了一間iPALEO輕食餐區,可以實惠的價格立即享用星級輕食(以蔬食為主)入餐的好味道。

 

 

香港國際美食大獎得主阿塏師傅(左)、上海國際廚藝藝術大賽金牌得主方昱翔副主廚(中)、台北國際菩提金廚獎金牌得主林聖智主廚(右)在源鮮農場烹調出兼顧健康美味的好料理。(照片提供:源鮮農場)

 

 

上報社長胡鴻仁(左二)與鮮源業務總監盧永濬(左一)、業務經理張天恩(左三)、品牌行銷高專蔡睿澄(右二)在iPALEO前合影。(攝影:陳彥邦)

iPaleo是源鮮農場輕食的店名,「Paleo」意指像原始人一樣以生鮮蔬果的方式進食,輕食區位於正門左側,可以立即品嚐最鮮美的蔬食及飲料。(圖片來源:陳彥邦)

 

 

從農業科技的面向來說,智慧農場必須具備的要素包括:氣相(空氣)、液相(水)、固相(土壤)和微生物相。水中的微生物發酵液態肥,也是原先農場非常關鍵的獨門科技。智慧農場產程包含播種、暗房(育苗)、壓水、見苗、移苗、育苗等。蔬菜品種大部分是進口的,像是萵苣便是以日本及德國品種為主。源鮮農場只種植台灣需要進口的萵苣類蔬菜。對於台灣本土的小農種植的蔬果,則協助以優質的檢驗團隊,幫一些好品質的蔬農把關及行銷。

 

 

源鮮農場的LED光照是科技的核心之一,光板耗能大約只有其他廠的三分之一,低耗能一方面可節電,空調也不用開太久,「夏天我們可能只需要開兩個月左右,在培養區保持24度正負兩度就行了。」

 

 

也因為耗能低,LED燈板的壽命也可拉長達10年以上,對於環保來說比較好。將硬體上的節省回饋在售價上,源鮮農場的蔬菜一包150-200公克的價格約為新台幣65元,而坊間同樣規格的蔬菜一包要賣約200元。

 

 

每天跟著廠區蔬菜一塊兒「舒活呼吸」的董事長蔡文清說,智慧農場的蔬菜,住的是潔淨舒適環境,吃的是有機益生菌液態肥,聽的是心靈音樂。安全、健康,摘下來就可以現吃,幼嫩爽口又營養。

 

 

透過SGS檢驗,提供讓消費者更安心的生鮮蔬菜。(圖片來源:源鮮智慧農場)

 

 

「初創時只是想讓親朋好友都能吃到健康的蔬菜,如今,該農場的第二期擴建預計今年6月完工、屆時將可以日產1.8噸新鮮蔬果供應大台北及桃園地區。」今年源鮮將與英國合作,在約克(York)郡建造一座新的科技農場,大陸或東南亞的合作也將陸續展開。蔡文清說,農業要永續經營,所以他不做整廠輸出賣斷,核心技術一定要根留台灣,形成台灣與國際的正向循環。

 

 

領航人的傳奇故事

 

 

蔡文清高工畢業,但為了生計,在未滿14歲時就開始做模具學徒,之後賣過水果、開過餐館,近十餘年卻在光電面板科技業嶄露頭角;而在2018年初,他這項花了8年多研發的「活舒菜」新創事業已在台灣桃園正式啟動,也必將在近期內邁向海外,拓展中東、歐洲,以及大陸的市場,創造農業新藍海。

 

 

蔡文清笑著說,目前想與源鮮智慧農場合作的廠商很多,從量產的新廠,批售販賣、餐廳飯店、或居家自用養生都有;目前擴增產能後恐仍供不應求。

 

 

蔡文清大幅跳躍式的創意思維方式及特殊的行事風格,加上鋼鐵般的執行力,鮮有人能不被他極強的意志與企圖說服的。從小就只做別人不願意做或不想做的!他從年輕開始的創業路徑與前瞻的眼界膽識,令人折服。

 

 

接受上報社長胡鴻仁訪談時,蔡文清強調「我們應該做有挑戰、有難度的事,而不應該挑簡單的事。」(攝影:陳彥邦)

 

 

年幼喪父 厭惡做田

 

 

一般人認識蔡文清多半知道他在面板科技產業的專業,或是新近投入智慧農場的創新與突破,卻鮮少人了解他的出生。1965年出生的蔡文清直白的說:「我小時家裡務農,當時的我是十分厭惡務農,因為做田的不但辛苦,而且根本賺不到錢。」

 

 

他回憶,家的房子是在田裡,進出只能走田埂。「我父親是一位很認真的男人,農忙之餘就去打工搬運稻穀補貼家用。」他有些哽咽的說著:「父親發生意外那天正巧是元宵節,在翹動運稻車廂時不慎摔趴在鐵軌上嚴重內出血,送醫搶救已經太遲,年僅37歲就離開人世。」

 

 

「那時候我才5歲多,不知道什麼是悲哀,一滴眼淚都沒有掉,我還去找鄰居的小朋友來玩,家裡辦喪事,又是吹喇叭又是打鼓的很熱鬧。」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出殯當天家裡還在煩惱跟農會貸款的15萬元誰來還?他父親從十幾歲務農到37歲終結一生,這15萬竟還是還不了。蔡文清覺得,務農是沒前途的。

 

 

由於家境窮困,蔡文清自小就很早熟,天天就想著如何出人頭地。從桃園蘆竹住家旁的公埔國小畢業,才去南崁國中新生訓練第三天就翹學打工去了。蔡文清說,那時把衣物簡單地打包一下,坐公車去龍潭找工作,看到一家工廠張貼徵「技術學徒」的告示,想起爺爺曾說:「工字無出頭,所以要學就要學技術!」他便進去做了學徒。

 

 

一句爺爺所說的:「工字無出頭,要學就要學技術!」影響蔡文清的一生。(攝影:陳彥邦)

 

 

人生都有奇妙的轉捩點-模具工廠的小學徒

 

 

「現在回想起來,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會發生很奇妙的事情,讓我成長。」踏入工廠的時候蔡文清才13歲,年齡不足便當場被回絕了。當他正黯然走出大門的時候,老闆的女婿張崇榮剛好從外面回來看到,問怎麼會有一個小孩子走出來?總務張老爹說,小孩來找工作,但未滿14歲不能用。蔡文清說:「那位駙馬爺對張老爹說道,這個小孩一定有什麼困難才會跑來這裡,要他趕快把我叫回去。要不是張崇榮喊我回去,我今天也沒這個機緣學技術。」 
 

 


由於年齡不足還沒能加勞保,蔡文清開始在工廠裡就做各種雜碎的事,像洗廁所、擦沙發、洗辦公室地板、擦桌子、幫老闆的狗洗澡、清理狗大便、割草餵魚,還要幫廠長擦桌椅、點香菸、泡茶。蔡文清回憶剛做學徒最得意的一件事是:「倒公司內的垃圾!居然受到廠長彭勝豐賞識」他說:「當時全工廠各部門的垃圾都是我倒的」。廠長每次看到這個小鬼倒垃圾都是用跑的、非常認真,還邊倒邊笑咪咪,決定提拔他。「這樣打雜三個月之後我才有機會戴手套做學徒,戴上那個工作手套的時候,我多開心啊!」他說。

 

 

那間工廠是做汽車零件沖壓模具的,跟他同時期去的還有三個建教合作的學生,半年不到都跑光了,只剩下他一個,其中兩位去了紡織廠,一位去電子廠。「那時候他們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別家工廠女生多,而且不用像做沖壓模具的弄得身上都是油漬。」但他記得爺爺吩咐過要學好技術,「現在終於有機會學了,我哪有可能走?」

 

 

在工廠第二年,總務張老爹問他還要不要繼續讀書,「當時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眼淚就掉了下來。」就這樣,白天做事,晚上就去治平中學上夜校。講到學習與教育,蔡文清感慨地說道:「現在呀,就是不要給小孩太舒適的環境,我覺得越惡劣反而越好,不然不會激發自己的潛能。」

 

 

買房與創業之路大起大落 適時放手再攀高峰

 

 

蔡文清15歲就跟了會去買房子,讓母親和弟弟從分租擠在一個幾坪大的小房間裡,跟別人共用衛浴,終於有了自己的家。20歲抽籤抽到3年的特種兵,抽完兵籤後那一年尾牙,不幸出車禍撞斷大腿,因此不用趕著去當兵。他說,原本因為兵役沒辦法立即創業,受傷了卻反而可以實現創業夢想。

 

 

第一次創業也是做沖壓模具的工廠,但是資金不夠,21歲的蔡文清又跟了一個金額更高的會,籌了30萬資金,隔年趁房價遽跌,又花了約50餘萬,在平鎮買了一戶原價95萬的一、二樓房子。當做家庭工廠,運營約6年。蔡文清說,開始時工人很好找,社區的鄰居都來上班。到了他27歲時,台灣的服務業發展飛速,願意做模具的工人卻越來越難找,加薪都留不住人。「那時的員工比較想去端牛排,賺得多也輕鬆」當時有一對賣汽車音響的夫婦想要轉行做模具製造業,於是他就把訂單、員工、機器都轉給他們,再把廠房整理後出租。

 

 

蔡文清拿著手上的積蓄順勢開了一間牛排館,生意很好,一開門就大排長龍;但沒多久,他又把牛排館讓給在餐廳幫忙的同學一家人去經營。他說,同學一家人更需要這家餐廳,自己就退出。當時,同學的媽媽還特別準備了一桌豐盛餐宴來達謝他。

 

 

但是,蔡文清卻把辛苦積蓄約900萬的鉅資投入吸金公司,本以為可以快速致富,結果不到半年就血本無歸。他說:「自己那時太貪心了!一轉眼沒了工廠、沒了餐館,積蓄也沒了,全部歸零。」「有時候自己反省,人的一生當中,不要緊抓著什麼都不放。」

 

 

二次創業-水果批發到零售

 

 

「讓出牛排館之後,總不能待在家中一直不做事呀!」蔡文清說,第二次的創業,是看到隔鄰的叔叔做水果批發零售,覺得價差大,這門生意一定好賺。那時他才29歲,叔叔並不看好這個「嘴上無毛」的年輕小夥子;但蔡文清卻看準三峽鶯歌一帶做陶瓷的客人都有錢,買得起好水果,就決定去鶯歌發展。

 

 

由於他擅長轉換思考模式來做生意,像是把賣相不佳的柳丁榨汁賣,或是把原本的大攤位分租一部分給其它攤商,不但降低成本,水果攤的生意更是熱銷。「當時在菜市場賣水果的生意太好,影響到其他攤販,管理委員出面逼我漲價,沒想到因為品質比別人好,顧客還是願意買,反而賺得更多。」

 

 

蔡文清在三峽菜市場賣水果做到32歲,有了經驗和信心,就想去台北東門市場開店面。當時同業都不看好,因為店面的租金與員工成本太高。蔡文清評估東門市場的店面一天要賣6萬元才能打平,結果開張後平均一天做了15萬元以上的生意。那時台北用店面賣水果的極少,都是攤商,他的水果店不但有冷氣還有免費的果汁給客人喝,門庭若市。

 

 

有了信心後,蔡文清的水果店便一家一家的開,並創下單店單日營業額超過30萬元的驚人業績。生意好就是因為他不斷突破傳統、與眾不同。像客人去逛逛可以免費喝現榨果汁,他還把產地整箱水果最上層的好貨都拿去裝禮盒,這些都是當時的創舉。蔡文清說:「一盒6顆的蓮霧在20餘年前就能賣1,500元的高價,還搶著買,台北人真是有錢!」這樣,沒幾年就在台北開了4間店。錢也賺了不少。但是披星戴月忙碌於事業,卻讓蔡文清的家庭婚姻陷入危機。於是毅然決然,將店面全部無條件轉讓給員工,到離家近的一間光電公司,可以就近照顧母親和孩子,從月入數百萬的水果大亨,安之若素,當起一個月薪三萬六的上班族。

 

 

因緣際會-跨界面板光電產業

 

 

蔡文清說:「我在州巧科技興櫃之前是做光電模組的,就在家附近的嘉彰科技公司上班。」在一次專案會議中,同事們主張要把從漢翔公司接來案子,容易做的品項任務留下,難度高的部分就外包給其他廠來做。他便向老闆提出異議:「我們應該做有挑戰、有難度的事,而不是挑簡單的事,這樣公司才有好的利潤,才有更好的挑戰與學習。」因為這句獨排眾議的話,讓老闆刮目相看,對他特別信任器重。

 

 

在嘉彰公司那個時期,平板電腦的外框製造技術與原料都被日本掌控,為了爭取這塊可能的新訂單,他透過關係向另一間大廠借了一個外框,日夜思考如何突破。「當時從早到晚我天天拿著它,連睡覺都不鬆手,躺在床上研究這個框,這樣連續3個星期,終於想出如何用自動化的機械手臂來生產,而且能做出質感更精緻、更細膩的外框,更要緊的是,還可以大量降低製程時間及成本。」後來,日本的社長親自來工廠驗收,品質極佳,當場稱許。

 

 

後來蔡文清在州巧光電一路打拼,還發明了一個跨度更大的製程專利,可以省下76%的製程,做到韓國及鴻海都害怕。

 

源鮮智慧農場的蔬菜品質讓品嘗生鮮蔬菜成為令人期待的一刻。(圖片來源:虞煥榮)

 

 

終極任務回歸土地-智慧農場是最愛

 

 

英雄不怕出身低,曾做過州巧光電董事長的蔡文清很坦然地說,自己後來去過廈門EMBA及台大農學院的進修研讀,但啟英工商畢業是他最高的正式學歷;近年來發展智慧農業赴國外開會很多,外國朋友也多以「Dr.(博士)」來稱呼他,蔡文清覺得自己必須要做得更好才行。

 

 

回到農業的起心動念是什麼?一場幾乎已被判死刑的肝癌,讓蔡文清重新領悟人生。從吃藥到治療甚至準備花300萬去換肝,最後他決定採用食療來抗癌。他說:「青汁、紅汁、斷食、清腸清肝的各種食療方式都試過。」他說,依循梅襄陽醫師的自然食療法,克服了病症,重拾人生,梅醫師對他恩同再造。

 

 

另一位對蔡文清影響最大的,是源鮮公司人人稱「杜小姐」的蔡夫人杜鈺婷。「我的太太很優雅、懂風水命理,讓我提升自己的品味層次,並協助公司的經營,是我最佩服最信賴的人。」

 

 

因病發願,也因為這種健康的食療方式,讓蔡文清體悟到乾淨、自然的蔬果是自助助人的最好產品,他便發願要把農業做好,要用下半生去推廣無毒、沒有農藥、健康的蔬食餐飲,也同時關懷更多的癌友病患,因而創建了源鮮智慧農場。

 

 

蔡文清在2018年1月起,把源鮮智慧農場在台灣端上農業新創舞台,也將在今年拓展中東、歐洲,以及大陸市場。「通常我在事業的開始都會有一段這樣的過程:從草創時期同業的朋友會『看不起』、或覺得根本不會成功就會『看不見』,之後有些發展時別人就會變成『看不懂』;等到布局好、展開業務之後,這些同業就變成『追不上』了!」

 

 

蔡文清笑著說,目前想與鮮源智慧農場合作的廠商極多,從建構量產的新廠、或批售販賣、或餐廳飯店烹調料理、或居家自用養生皆有;目前擴廠增加產能後仍供不應求;蔡文清把賣水果熱銷的概念拿來賣蔬菜,看懂的人似乎也愈來愈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源鮮農場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