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勞基法》過了 侵犯醫療中立性的帳還沒完

賽門 2018年01月12日 00:00:00

政府剝奪抗爭者接受照護的權力、拒絕醫務人員提供醫療服務,已經嚴重侵犯了醫療中立性。(攝影:陳品佑)

我是一名醫學生。

 

日前因為勞動基準法修法爭議,自1月5日晚間起,五名時代力量黨的立法委員前往總統府前禁食靜坐,並且在16度低溫中被警察損毀、拆除遮雨棚,在雨中入眠。而這之間,曾有多位醫務人員,包含醫師、護理師前往,向拒馬外的警察要求進入現場,均被現場派出所所長以「高層指示」為由拒絕。

 

只有一名護理師在律師協調之下,得以透過拒馬接觸場內禁食的黃國昌和徐永明,當時該委員已經禁食超過50小時。這個舉動嚴重侵犯了醫療中立性,妨礙醫務人員的醫療行為,剝奪抗爭者的權力。

 

台灣自從30年前解除戒嚴之後,一直以邁向人權國家為目標努力,按照國際公約的標準去檢視自己,以期有一日能夠進到國際組織中,因此在2009年通過了兩公約施行法(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也邀請國際委員來台灣進行人權審查。

 

但是蔡英文政府,回過身來就背棄了自己的人民,不只通過有利強國的偏頗法案(藥事法修正案),還背棄了國際公約的基本精神,在一場非暴力的抗爭中,主動傷害抗爭者,拒絕醫療人員訪視可能生病的立法委員,並侵犯抗爭者受到醫療照護的權力。

 

五位立法委員,自1月5日晚間開始在總統府前的廣場禁食靜坐。警察在1月7日凌晨損毀及拆除遮雨棚,並且持續阻擋外界帳篷、睡袋、座椅等物資進入,讓抗爭者在雨中入睡,缺乏熱飲及乾燥的保暖物資。管制區之內,只有立法委員的助理定時為他們量測體溫及血壓。1月7日晚間七點,有護理師要求進入管制區域,卻被現場的警察拒絕。

 

派出所所長(指揮官之一)表示「上面」的指示,只有四大報及電視記者可以進入管制區。經過在場律師及立法委員現身協調之後,護理師才能夠透過拒馬接觸兩位狀況較差之立法委員,但僅能在鐵絲網間碰到一隻手臂,因此只能夠量測血糖。

 

禁食本身就是一個需要醫療照護的狀況,可能殘害身體健康,並且幾位立法委員又在警察包圍的壓力之下、面臨台灣冬天的雨勢,在沒有適當保暖的情形下,休息狀態的身體產熱本來就比不上熱量流失的速度,特別在在潮濕的環境下,更容易造成失溫,一不小心就會永久損害生理機能。透過鐵絲網量測血糖的畫面,非常的令人痛心,身為一個醫學生,我覺得醫務人員的尊嚴受到了政府的侵犯。而這些抗爭者的訊息完全被公權力封鎖,只有在網路平台上面流傳,傳統媒體幾乎沒有畫面,更過分的是,警察局還想裝作沒這回事。

 

醫療人員即使是在戰場上,只要是披著白袍、畫著紅十字會的標誌,就是中立的,就是不可侵犯的,所有干預醫療行為的作為都會受到國際譴責。醫師促進人權協會(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PHR)呼籲在武裝衝突和鎮壓行動期間,要促進醫療中立,公權力也要堅守不干涉醫療服務的原則,要求記錄衛生保健系統和人員所受到的蓄意攻擊,並主張追究違法者。

 

醫療中立性的要求包括:

 

1、要保護醫務人員、患者、醫療設施和運輸不受到攻擊或干擾;

2、要讓衝突中,病人或受傷者獲得醫療護理和治療,不會受阻礙;

3、所有患者要受到人道待遇;

4、生病和受傷者不得有歧視性待遇。

 

兩公約中即包含規範保護醫療中立性的條文,如禁止任意逮捕和拘留醫療人員。在國際法上,各國政府必須保護醫師,讓他們公正、客觀地醫治病人,和從事救治傷患的義務。

 

醫師的倫理責任,不因政治、種族或宗教因素而改變,也不論和平或戰爭時期。這些醫學倫理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至少2300年前。身為一位醫學生,我在披上白袍的時候即發誓「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即使我有自己的立場,只要身著白袍,我就會遵守自己作為醫師一視同仁的誓言。

 

政府暴力對待台灣最高民意代表,剝奪抗爭者接受照護的權力、拒絕醫務人員提供醫療服務,已經嚴重侵犯了醫療中立性,違反國際公約的基本精神。

  

勞基法被強硬通過了,但是這筆帳還沒完。

 

※作者為醫院實習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