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迪化街血手案主謀 年節怪客「護鯊哥」:我對人類有恨

陳怡杰 2018年01月20日 15:59:00

「護鯊哥」施伯翰。(攝影:李昆翰)

台北迪化街,每逢農曆春節人潮蜂湧,最近6年總會碰上1名保育作風激烈男子站立街口抗爭,籲請商家勿再販售魚翅,行事1年比1年強勢,尤以去年8月寄上染血斷手模型為最。

 

施伯翰2017年針對全台98家商行、加工廠快遞染手假手炯嚇「勿再販售魚翅」,但僅迪化街商家報警。

 

去年事件發生未久,被網民稱為「護鯊哥」的31歲施伯翰,即曾自拍短片坦承不諱,遭警方傳喚,他長年在上海從事心理諮商工作,日前低調返台,離台前日接受《上報》專訪。

 

我們隨他到高雄海邊,小時父母最愛帶他與弟弟出遊的西子灣,長年異鄉工作,報起路來仍對街巷熟絡。

 

被網民稱為「護鯊哥」的施伯翰。(攝影:李昆翰)

 

護鯊經歷6年

 

他做街頭護鯊運動已經6年,「第1年就被店家拉到暗巷圍毆,我沒報警,但爆料給《蘋果》、《東森》,但只在晚間新聞播1分鐘就沒消息;第2年除了媒體,我報警,員警有逮捕對我施暴的現行犯商家」,對於事件反應的連環運作,他自豪「在計算內。」

 

「你不覺得這一串行動很像模擬賓拉登?」莫名的神出鬼沒,攪得迪化街魚翅商家心煩意亂,「護鯊哥」很享受。

 

施伯翰右手、右腳因幼時腦傷,行動不便。(攝影:李昆翰)

 

別於往年農曆春節抗爭「檔期」,他去年罕見在年中出手,「其實策畫很久,會動念下手是因為一個台灣算命師說我只能活到30歲」,他心一橫、決定去年30歲生日當天(7月1日)殺血路一條,從上海郵局寄出98只染血斷手包裹回台,威嚇98家商行、加工廠等,包括「頂上魚翅」、「潮江燕」等名店都是警告對象之一,但僅迪化街商家報警。

 

別讓鯊魚跟我四肢一樣有缺陷

 

寒流低溫午後,走在西子灣礁岸,風吹得嘎哧嘎哧作響,施伯翰走起路來,右手、右腳有些躊躇。

 

施伯翰從事街頭護鯊運動已6年。(攝影:李昆翰)

 

他4歲時左腦曾在台北榮總開刀,傷到神經,右半身行動長年不便,現在還固定跑台大醫院復健,「因為行動這樣,所以被打經驗,我不是第一次」,「國小、國中都被霸凌,同學講我噁心、水壺被倒過膠水」,他脾氣硬,不還手吞不下,直接用頭猛撞霸凌同學,「真打不過,就報告老師。」

 

我對人類有恨

 

我對人類其實有憤恨,所以才會轉向動物」,他父親是高雄老牌獸醫,小時候家裡電視總停在Discovery,他有次轉到一集報導鯊魚絕種,不知怎的,印象很深。

 

2013年他針對迪化街販翅情形拍照搜查。(施伯翰提供)

 

「以前過年、喜宴聚會,魚翅當然少不了,家人不會刻意點,但有的套餐就是會附」,他也知道吃魚翅是長輩身分象徵,但因為那次節目,他開始拒絕。

 

「國小後就沒碰,以前父母總在飯局要我別這樣,我就把碗掀倒或翻桌,若是行車間聊到,我直接開車門下車,場面好難看」,父母痛心狠罵,他卻孤行照做,「反正在學校也被罵習慣」。

 

他記得小學6年級,就用小畫家做圖,寫「鯊魚很可憐,不要吃他手」隨機轉寄同學、或網路搜尋來的網友e-mail位址,「那是我第一次從『想法』付諸『行動』,當然,什麼作用都沒。」

 

2013年他在幼時腦部開刀處剃出1隻鯊魚剪影。(施伯翰提供)

 

他對人心有興趣,愛看心理分析書,現在也依此為業,在上海謀生。

 

「大學時在校外接觸,在中國若依心理治療為業,得通過美國NGH或我修的PASSH認證,但這些認證不能在台工作,台灣屬心理諮商,是醫療業,必需相關碩士畢業。」他在當地依接案計價,執行1次約2小時收費人民幣1500元(約新台幣6800元),1周可接到2起,客群包括網紅、上班族等,「台灣人口稀疏散布,上海人口密集,生存壓力極大,心理治療業比台灣好經營。」

 

保育是使命、應用心理是工具

 

多年來,一連串「護鯊」行為,他當一場集體社會實驗看待。

 

「做保育運動,不能平淡。」(攝影:李昆翰)

 

「去年寄假手模型也是,打開包裹我不寫任何語言恐嚇,用『包裹體驗』對販翅店家施壓」,他以五感設想(視、聽、觸、味、嗅),打開後首先視覺腥紅,再者是模擬真血的嘔臭(攪和生雞蛋與購自淘寶網的特效血漿淋上),底部鋪上氣球,商家若不注意刺到,蹦的一聲也嚇人。

 

「聞、看、聽後,強化收信人擬真心態,沒寫什麼但用『斷手』去牽連『魚翅是鯊魚斬斷的手』做強連結,希望商家後續販售時,心裡有恐懼感累積。」

 

2015年迪化街舉牌。(施伯翰提供)

 

運動怎麼下重點,才有媒體跟上紀錄,他了然於心,頗為自滿。

 

「台灣媒體只報導腥、羶、色、暴」,「暴力,我最早2年被商家圍毆時用過;色,我寒流來襲,找比基尼辣妹在迪化街跳哈林搖宣傳;腥、羶手段,則用在去年」,這幾年效應連串,連德國公廣聯盟(ARD)下的德國電視一台、澳洲媒體等都來台記錄一筆。

 

2014年德國媒體來台做鯊魚保育專題,「護鯊哥」成記錄對象(5分59秒開始)

 

今年呢?訪後準備匆匆離台的「護鯊哥」不願細談,只稱「今年會鎖定『魚翅有毒』,用影像符碼強調『』的顯性號召,希望繼續強化台灣社會魚翅買氣恐懼、商家精神折磨耗弱」,他也想縮短威嚇頻率加以強化,但太花錢,「去年寄那98個包裹運費就花了2萬台幣。」

 

父母勸告「這太瘋狂」多年,他未多理會。

 

「護鯊哥」施伯翰今年鎖定「魚翅有毒」,用影像符碼強調「」的顯性號召,盼強化魚翅買氣恐懼。(攝影:李昆翰)

 

保育運動不能平淡

 

國中開始,他盡往校外參加高雄野鳥學會中華自然生態協會等團體,當過保育警察民間線民,「主責臥底鳥店,探查私售保育鳥類情形通報」,萬華和平西路三段「鳥店大街」他全抄過一遍。

 

他因此了解多數保育組織,盡以單純標語、口號喊話,「這一點都不打進人心,沒人會當一回事。」

 

2012年開始,他連6年組織夥伴前往台灣販售魚翅第一線抗爭。(施伯翰提供)

 

上海公安上門

 

中國工作多年,他眼色警覺,不在當地做類似抗爭,「台灣社會沒什麼危安即刻意識,我若在那邊這樣搞,講幾句關鍵字警察早上門來逮人,什麼發言機會也不會給你。」

 

他透露去年台灣「血手事件」後,一返抵上海就接到公安電話約談,警示他「不要造成兩岸恐慌、損害兩岸氣氛」,也一度懷疑他與讓中國頭痛多年的「綠色和平組織」有關聯。

 

(攝影:李昆翰)

 

「我一路小心,為了家人,身處高雄會尤其收斂」,「過幾年若不在中國謀生,我才可能針對當地護鯊保育,再殺一波。」

 

「護鯊哥」開始激烈抗爭的2012年,半島酒店集團已宣布全球各分館停售魚翅,同年歐盟也明文嚴禁對鯊魚「割鰭棄身」,但6年過去,在台灣社會依然吃者吃、售者售。

 

著巫服的美味

 

西子灣寒風冷冽未息,「護鯊哥」望著防波堤遠方憨直笑著,像最近6年他每上迪化街舉牌必著宣傳T恤上的那隻童趣化鯊魚,盈盈微笑彷彿溢著美味,卻沒多少人關注鯊魚正套著女巫黑服,手中滿滿一籃劇毒蘋果正要向云云饕客奉上。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護鯊哥」預告今年將以「毒」為主,再強化台灣社會恐懼買賣魚翅。(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為生態趕走牧民 專家揭肯亞自然保育醜陋真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