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宗廟彩繪國寶 一代畫師「阿男師」莊武男

陳怡杰 2018年02月03日 11:25:00

一代畫師「阿男師」莊武男於「錦繡莊」。(攝影:李昆翰)

 

76歲莊武男是台灣碩果僅存宗祠、寺廟彩繪宗師,人稱「阿男師」,60年前他自淡水遠赴新莊拜師「阿憨師」洪寶真,3年淬煉出師後,不斷與同行瘋狂「對場」,讓他彩繪功力急速竄進,在全台奠立名聲,從台灣陽明山中山樓、關渡宮、三峽祖師廟、淡水龍山寺、國立歷史博物館(門神)、艋舺龍山寺(前殿右邊、6人對場)到泰國林氏宗祠,經手宗廟彩繪工程上百件。

 

1971年莊武男與許連成對場「金山慈護宮」,圖為莊武男所繪門神局部。(莊武男提供)

 

1958年師承「阿憨師」

 

他老家本在桃園,父親莊金榜考量農作維生,舉家遷居淡水下圭柔山(今淡海新市鎮北方),1941年莊武男出世,排行莊家6個小孩老么,他童年時期怎樣都無法乖坐於座,「國小3年級後,我整天在淡水釣魚捉蟹撈海菜,除了幫家裡牽牛喝水吃草,很少步行去4公里外的興仁小學。」

 

他父親莊金榜25歲耕田時,誤以含農藥的田水洗臉致雙眼失明,又傍務農為生,莊武男回憶「當年生活真的太清苦」,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尚未結束的年代,淡水港不時仍有空襲,白天躲進防空洞,晚上睡防空壕是常有的事。

 

1966年12月莊武男成婚,長年失明的父親莊金榜難得留影。(莊武男提供)

 

莊武男磨墨神態。(攝影:李昆翰)

 

他個性皮,老不想接棒家業農務但愛畫圖,小學後沒再就學,先入台北城內「光美五金行」送貨,但常打架鬧事,巧合堂姊出嫁給民藝彩繪大師「阿憨師」洪寶真之子洪詩榮,16歲莊武男就在大伯莊登貴介紹下,遠赴新莊拜師,也是洪寶真最後一位關門弟子。

 

那也是藝匠的艱苦時代,畫師這行放眼全台全是「父傳子」,如陳玉峰與陳壽彝、潘春源與潘麗水等,莊武男在幫堂姊帶小孩洗尿布、挑水劈柴、扛木架調松香等學徒雜事外,每晚硬是擠出時隙,習練宗師手藝,把洪寶真專長「樑枋垛頭」畫功抓得活靈活現。

 

1961年洪寶真突然逝世,莊武男學藝3年19歲被迫「出師」,開始靠瘋狂「對場」磨練臨場彩繪內力。

 

1957年萬華祖師廟(清水巖),師父洪寶真定稿、學徒莊武男上色。(莊武男提供)

 

1961年2月,莊武男(中柱左前蹲立者)回淡水興仁國小補拍畢業照,不久洪寶真突逝,他被迫出師。(莊武男提供)

 

畫師的戰場

 

對場」係指寺廟彩繪工程開工後,兩邊以帆布區隔,由廟方各自發包給不同位彩繪畫師,由於無法見及隔鄰對方作品,為顧及名號言面、聲名,彼此都有「絕對不輸」壓力,雙邊畫師多半夜以繼日,徒自全力鞭策,力展最強畫功,這種「較勁比拼」也更能一展畫師實力,「對場」尤分「門神對場」到「前殿對場」。

 

不斷奔忙全台對場下,莊武男除淬煉畫功,精神、氣度也急速增長,「對場常勝軍—阿男師」一名開始在畫師業界瘋傳,1967年台北保安宮後殿、1970年金山金包里慈護宮、1971年松山慈惠宮中殿與後殿至1972年關渡宮等,至今仍可見證他與許連成、卓服田等對場戰績。

 

對場記憶,莊武男津津樂道。(攝影:李昆翰)

 

對場宿敵五戰五勝

 

莊武男解釋,「寺廟彩繪」可分「拿筆師傅」(畫人物、花鳥,彩繪費用約佔20﹪,名者如陳玉峰)、「油漆師傅」(主繪油漆、垛頭,彩繪費用約佔80﹪,名者如莊武男師父洪寶真),「本來兩者壁壘分明,但陳玉峰曾北上幫我師父作畫,他也從我師父作品學會自繪垛頭,我自己也曾參考陳玉峰作品練畫花鳥、人物」,「『對場』並非『決一死戰』淒厲鬥氣,畫師激烈對場後,彼此不會老死不往來,各自仍有好交情。」

 

1971年莊武男與許連成對場「金山慈護宮」,圖為莊武男所繪門神局部,學成返鄉後,詩人洪開元為他取字號「文星」,他日後多以此落款。(莊武男提供) 

 

莊武男回憶19歲剛出師、全台瘋狂「對場」的記憶,「許連成很奸詐,以前常與我師父對場,洪寶真突逝時,他看中我畫垛頭的功力,假裝好意接我過去做事,但沒3個月就叫我離開,讓我頓失所靠」,莊武男也爭氣,日後也在各地「對場」練勝敵手,曾有「五次五關對場,許連成連戰連敗」記錄。

 

日治大正年間,莊武男師父洪寶真吳烏粽名貫全台也彼此合作。擅長繪「包巾」的吳烏粽育有高徒黃榮貴,圖右為黃榮貴曾孫女,目前也在莊武男淡水社大「寺廟彩繪」課程習練。(攝影:李昆翰)

 

交手國產實業創辦人林燈軼事

 

1970年,莊武男才29歲就曾應台僑邀請,遠赴泰國林氏宗祠執筆全廟彩繪,一路在繪界資歷超過50年,曾為不少政商大老家族宗祠彩繪的他,最有印象交手經驗,是已逝「國產實業」創辦人林燈(前復興航空董事長林明昇祖父)。

 

莊武男主繪淡水三民街口池府王爺廟時,與該廟主委陳家興(曾連任三屆台北縣議員)三女兒陳淑純相識,1966年兩人成婚。(莊武男提供)

 

「1983年我幫『全國林姓宗廟』(重慶北路一段73號10樓)作畫,林燈財大氣粗,看不起功夫人(師傅)」,他回憶「全國林姓宗廟」有一區大圖,林燈本想叫師大美術系教授去畫,比較有面子,但幾個老師現場一看,面積太大遲遲不敢下筆,「他跑來淡水找我,我說畫幅『媽祖顯聖、萬人朝拜』如何?他聽了想法很滿意,說完稿那天他一定去看。」

 

誰知莊武男用炭筆,一下午把草稿定完,第一次讓林燈不爽,「一堆學界教授畫不下去,你一下午打完草稿,哪這麼好賺?」完工落款時,林燈脾氣又暴走,「他見『林燈捐獻』2字落在『莊武男作』之後,極不高興,大呼『怎麼我出錢的,名字還比你小?』」莊武男不計較,把自己名字乾脆塗了讓林燈開心,「管他的,工錢有收進來就好。」

 

政商名流交涉經驗,莊武男歷歷在目。(攝影:李昆翰)

 

「前幾年文建會要記錄我一生作品,才重繪把自己名字添上啊」,莊武男暢笑應和。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影音:陳沛妤

 

莊武男珍蒐石獅眼光也是一絕。(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