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演了20年「喜歡女生」大戲 同運主持天王鄭智偉(上)

陳德愉 2018年02月16日 16:00:00

參與「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創立,擔任過熱線秘書長的鄭智偉,同志戰役無役不與,可是剽悍得很。(攝影:李昆翰)

認識鄭智偉,是因為參加「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的家庭活動。熱線的家庭活動很多,有家庭座談、父母座談,也關心老年、殘疾、長照與死亡,關心的範圍從父母、同志伴侶到家庭(包括收養孩子),甚至家中的毛小孩。

 

鄭智偉十分投入參加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家庭活動,圖為反核四遊行。(圖片取自台灣同志諮詢熱線臉書)

 

鄭智偉(左一)常和台灣同志資訊熱線協會成員關心各種議題,圖為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後右三圍為呂欣潔 。(圖片取自台灣同志諮詢熱線臉書)

 

今天這一場,就是講毛小孩的臨終照顧:當家裡的老狗、老貓,在陪伴你十幾年後,終於要離開,你要如何和牠說再見…

 

來參加的都是家裡有老狗老貓的,有童年玩伴、也有心靈寄託,講起和毛小孩最後一次擁抱,難免悲傷。鄭智偉幫大家準備了面紙,我看到他細心地,一包一包打開拉出一點點,放在座位間。他是活動主辦人兼主持人,簡單地為講者開場後,鄭智偉獨個兒坐到人群裡,默默地陪著,大家真的難過到了,淚滾著眼眶時,他又趕緊站起來講幾個笑話讓大家笑一笑…

 

他是很體貼的,不用對方開口,他只要看看風色,就知道對方的需要。皮膚白淨個子高高的,平時總是穿著格子襯衫牛仔褲,鄭智偉看起來就像是「瓊瑤阿姨」筆下的大學生,或是BL(BOYLOVE)羅曼史男主角;不過,美型歸美型斯文歸斯文,他可是台灣同志運動的「資深前輩」,參與了「同志諮詢熱線」的創立,擔任過熱線的秘書長,同志戰役無役不與,剽悍得很!

 

外表斯文皮膚白淨,平時總穿著格子襯衫牛仔褲的鄭智偉,有著美型男的亮麗外型。(攝影:李昆翰)

 

同志運動「主持天王」

 

他用下巴點一點「同志熱線」的大門,說:「我在這裡,已經20年了!」

 

關心同運的人,沒有人不認識鄭智偉,因為他是同志運動「天王」主持人,從同志大遊行、熱線晚會到同志婚禮。「主持天王」角色多變,有時以「美型男」現身,有時則是「扮妝天后」;2016年熱線募款晚會,他的身份是「婦聯會主委」,去年則是「小護士」。根據我的同志好友的評價,鄭智偉扮妝出色的程度是「不只像上一屆的婦聯會主委,更像是這一屆的婦聯會主委。」真真掌握了這工作的神韻!

 

2016年熱線募款晚會,鄭智偉(左)打扮成「婦聯會主委」。(鄭智偉提供)

 

同志運動「天王」主持人鄭智偉(右),2017年打扮成「小護士」模樣。(鄭智偉提供)

 

鄭智偉太紅了,有個故事是這樣的:一位61歲的阿公,勇敢地從南部上來參加同志大遊行,然後自己找到熱線的辦公室。一見到「主持天王」鄭智偉,原本羞赧的阿公一下子興奮地滔滔不絕:「我認識你喔,遊行那一天你站在台上主持,我就坐在你前面喔~」

 

接著,阿公埋藏一甲子的心內話,竟然,就在這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前傾心瀝膽了:「你都不怕被人家知道很丟臉喔?」

 

鄭智偉年打扮成「小護士」模樣。(鄭智偉提供)

 

「你有想過你為什麼是這款人?」

 

 那時候,鄭智偉並沒有回答阿公。

 

從小要假裝喜歡女生

 

現在,我們一樣坐在「同志諮詢熱線」的會議室裡,他看著我的眼睛,嚴肅地回答這個問題:「我從國小一年級,發現自己跟別人不一樣開始,就覺得很丟臉,不敢告訴任何人。」

「很多同志都念戲劇系,或是從事劇場和表演,我都說那是因為,」他輕笑一聲:「我們都是從小演到大。」

 

鄭智偉的父親是飲料中盤商,由於父母工作忙碌,多半住在倉庫,所以鄭智偉連同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四個孩子都是阿嬤一手帶大的。國小一年級那一年,發生了兩件讓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一樣」的事。

 

第一件事情是,他喜歡上同班的一個男生,每次這個小男生來找他玩,他就覺得「那天的陽光特別燦爛」。另一個讓鄭智偉印象深刻的事情則是,「有一次我爸要帶我們回南部,出發前我妹跑去上廁所,我們就在客廳看著電視等她。」電視上正轉播體操比賽,「第一次看到男性的肌肉非常清楚地從緊身衣下透出來。」。莫名地,鄭智偉全身發熱,像是害羞,又像是發燒了,「我坐在我爸的車上,一路從頭到腳燒燙燙。」他回憶。

 

鄭智偉家裡經商,從小阿嬤一手帶大,但他第一次看到「男性」害羞又像是發燒,那種腳燒燙燙感覺,讓他至今久久不忘。(攝影:李昆翰)

 

他當然知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起碼,跟電視裡演的,跟大人們教的不一樣,於是他開始學著演戲。「連我媽都說,我從小就很會看人眼色。」鄭智偉無奈地說,他總是先觀察對方的態度,再決定自己要「怎樣演出」。

 

「比如說,親戚問我有沒有女朋友啊,我就會觀察他的神情,再決定要如何回答。」

 

這「戲劇訓練」是漫長的、痛苦的,無止盡的。

 

「即使是最要好的同學,我和他的友情,也只能到一個點為止。」他臉色慘澹,因為他什麼都要裝,還要跟同學一起裝「喜歡女生」。

 

「活得不像個人」的人生

 

小學的時候,他暗戀的男生就坐在旁邊,但是,鄭智偉假裝著和這個男生一起「暗戀女生」。「這個男孩十年前生病過世了,直到死前,我都沒有告訴過他,我暗戀他。」他說。

 

即使這麼賣力演出,還是會被大人傷害。

 

「我小學四年級時就想自殺。」鄭智偉幽幽地說。

 

他爬出公寓窗戶,坐在外掛的花台上,用腳去踢花台的掛勾。

 

「我一直踢一直踢,希望花台掉下去,我也就可以摔死了。」

 

沒有死成,他爬回家來,用頭撞牆。十歲的小男孩沒有力量尋死,只能哭泣。

我問他,為什麼那個時候,那麼想死?

 

「因為老師。」

 

他始終記得小學三、四年級的導師的名字,「我上台去背書,她先是喝叱我『為什麼背得這麼小聲?』,然後一巴掌從右邊打過來,我賣力地大聲背了,她又狂吼『為什麼聲音像女生?』,然後一巴掌從左邊打過來…」

 

老師討厭「娘娘腔」,刻意欺負氣質陰柔的孩子。

 

媽媽去學校參加母姐會,老師看到是鄭智偉的媽媽,轉過頭就走,連招呼都不打。

 

這讓鄭智偉更害怕,不用大人教,他就知道這個秘密一旦洩漏是危險的。所以他更辛苦、更賣力地去演出一個異性戀。

 

鄭智偉從小就知道不愛女生,所以他更辛苦、更賣力地去演出一個異性戀。(攝影:李昆翰)

 

這是一段「活得不像個人」的人生,他直接問我(我是直女):

 

「妳想,如果妳每天都要假裝妳是同性戀,假裝妳喜歡女生,妳是什麼感覺?」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鄭智偉】別告訴我你「護家」 同志是最珍惜家人的(中)
●【上報人物鄭智偉】愛與家庭價值 護家盟不明白的事(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