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一代畫師之外 莊武男「石獅王」盛名獨走

陳怡杰 2018年02月04日 09:50:00

一代畫師莊武男,珍蒐石獅眼光一絕。(攝影:李昆翰)

台灣石獅王

 

縱然貴為宗師國寶,但家族宗祠、寺廟畫師收入,其實不佔莊武男一生重大部分,真正讓他起家的,是他偶然經手跨進的「石獅」收藏。

 

19歲出師自己承包彩繪,他從「月領新台幣40元」畫到「日薪新台幣30元」,沒多久已經捨得出手高價600元買入石獅珍藏。

 

莊武男一生所夢「錦繡莊」,建造30年仍未完工。(攝影:李昆翰)

 

32年前為人作保偶然入行

 

1986年一場作保失誤,讓他偶然跨入「石獅買賣」,「當年我45歲,幫一個尼姑背書作保400萬,她把寺廟營運經費挪去借朋友,她那朋友跑路,跳票後她遭判刑入獄,事後我也不忍跟她討回」,「那時400萬『很大元』(價值連城),當年淡水學府路一坪才2千元。

 

莊武男焦急到一夜白髮,靠變賣蒐藏數年的古董石獅險渡難關,也從此在「石獅收藏界」闖出名聲,「1986年我才開始賣古董,以前純收藏」他歷年交易金額超過新台幣上億元,新萬仁(出產綠油精)公司創辦人林添如、前東帝士集團副總裁高建文(曾開發晶華酒店、宜蘭頭城河東堂獅子博物館)、鴻禧集團董事長張秀政(地產大亨)等都曾是買家,莊武男建議我們,收藏石獅著重三點「夠精緻、夠完整、年代夠久」,「尤其明朝之前,增值最為。」

 

除「錦繡莊」外,莊武男在下圭柔山附近有私人石獅莊園,廣達千坪。(攝影:李昆翰)

 

莊武男石雕珍蒐之一。(攝影:李昆翰) 

 

厝內放獅、儉錢沒人知

 

「近年台灣老闆很少來看,中國那邊買家較多。」如今在下圭柔山童年老家附近,他以千坪田地坐擁石獅千頭,笑稱「古早人講『厝內放獅、儉錢(存錢台語)沒人知』。」

 

他回憶早些年,有些名流買骨董,想法也莫名其妙,「比如『台灣第一位女中醫』莊淑旂一個女兒,曾跟我商談買石獅,我特地運去市區給她,過幾天卻叫我自己跟她房子設計師拿錢,豈有此理」,「我因認識她才答應交易,不認識那位設計師,怎叫我跟第三者拿錢?」莊武男想把石獅運回來,對方竟稱「石獅已經固定在我家」,讓他徒呼負負「真狠。」

 

 
不少政商名流向莊武男商購私人藏品。(攝影:李昆翰) 

 

(攝影:李昆翰)

 

錦繡一夢30年

 

1993年2月,莊武男在淡水瓦磘坑、賞櫻勝地「天元宮」附近,又耗資4000萬買了2000坪地,想為世居一生的淡水留一座石雕文物館「錦繡莊」(「錦繡」為福建莊氏家族堂號),「石雕造景為主的文物公園,但建了快30年還沒完工」,除了建照取得程序繁瑣,大台北區最近20年只要有老宅舊厝要整修,莊武男持續前往洽購。

 

「天母、陽明山一帶很多舊石板屋,前內政部長林豐正板橋老家整建時、八里台北港開挖初期,我都收了不少台灣石材」,他僱工一一將石塊、窗框改裝成「錦繡莊」石牆、座椅、石板道等,莊內還搭了一座天然石洞,一根梁柱也沒用上,他自豪「我憑經驗設計,19年前921大地震考驗也沒垮。」

 

莊武男打造「錦繡莊」石牌,背以淡水傑人杜聰明(台灣首位醫學博士)詩詞為記。(攝影:陳怡杰)

 

性格樂天知命。(攝影:李昆翰) 

 

台版聖家堂

 

西班牙自治區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納,存有一座由傳奇建築師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設計的天主教「聖家堂」(Sagrada Família),因建設資金來自個人捐款,工程快慢進度難以捉摸,至今蓋了136年遲未完工。

 

相距1萬公里之遙,雕琢考究、同未完工的「錦繡莊」對莊武男而言,也正如人生最後43年都奉獻給監工「聖家堂」的高第一般。

 

錦繡莊」內莊武男與陳淑純夫妻石像。(攝影:李昆翰)

 

1963-65年金門當兵期間他彩繪金門古崗樓。(莊武男提供)

 

莊武男將一生體悟義理刻入石塊,收於「錦繡莊」。(攝影:李昆翰) 

 

一身仙氣

 

他孫兒已經念大學了,但是兒子、女兒沒有一人接棒他的「彩繪畫師」一途,莊武男一生從沒離開淡水長居外地,一代畫師現在偶爾在淡水社區大學,兼職協力講課「寺廟彩繪」已甘之如飴,晃蕩在「錦繡莊」裡,他身形穿梭在幾尊體長過身的大型石雕,不斷講著一生體悟的「福報」、「珍惜」、「孝順」義理,忽然一身仙氣上體。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影音:陳沛妤

 

莊武男是台灣一代畫師,繪界資歷超過58年。(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