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矯正替代役男陸續退場 監所管理員「血汗做到死」

李昭安 2018年01月27日 14:48:00

在全台各監所服役的矯正替代役男,將在近年陸續退場,這讓原本就人力吃緊的監所管理員「血汗勞動」更為雪上加霜。(圖片取自內政部役政署)

原為各監所「重要輔助人力」的矯正替代役男將在近年陸續退場,這讓原本就人力吃緊、工作繁重的監所管理員「挫咧等」,就連替代役男也為監所管理員抱屈說:「再不補足人力,學長就是做到死!」

 

今年剩655人 未來逐步刪到0

 

矯正署申請的「警察役(矯正機關勤務)」員額,過去在各行政機關中排名第4,人數相當可觀。104年到106年間,行政院核定給矯正署的替代役員額為1500人、1500人、945人。而據《上報》掌握最新資訊,今年配合替代役制度變革,矯正替代役核定員額只剩655人,比去年少290人,未來還可能逐步刪減到零。

 

對此矯正署官員表示,替代役雖是輔助人力、沒有直接做戒護工作,但員額減少「運作上的確會有不便」。考量人力不足,未來各監所圍牆外的門衛工作有可能改請保全負責;至於其他文書處理、水電修繕等工作,則可能委外處理。

 

矯正替代役男雖是輔助人力,沒有直接擔任戒護工作,不過矯正署官員也坦言,員額減少,運作上的確會有不便。(圖片取自內政部役政署)

 

曾在監所服替代役、擔任替代役男管理幹部的小文(化名)接受《上報》訪問時說,「矯正替代役就是『屎缺』(指業務重、問題多的職務)」,通常比較少人願意來當。替代役男雖不會單獨戒護受刑人,但在工廠、舍房內,役男常會協助提帶受刑人到指定地點。

 

未來役男若全面退出監所,提帶受刑人進度將變慢,正職監所管理員的工作量也會變大。小文直言:「學長(指監所管理員)恐怕就是做到死。」

 

役男揭監所不平等潛規則

 

小文表示,監所的工作是「人管人」,有很多「眉角」需要學習。例如受刑人中品行優良、案情單純的人,會被挑出來擔任「服務員」(過去俗稱雜役),幫監所主管做事。替代役男只要跟這些人交情好,「做事就比較順利」。不過,替代役男役期目前只剩下4個月或6個月,要跟受刑人熟識「困難度比較高」。

 

小文觀察,很多監所管理員考進去才發現跟想像中不一樣,「監獄內的公務員實在不好當」。尤其學長、學弟制很重,「長官想幹嘛就幹嘛,即使是不合理的要求,下面也只能委曲求全配合」。「因為這個圈圈很小,就是這些人在輪調,得罪了一位就萬劫不復,如果惡整被記申誡,這紀錄就一輩子跟著你。」

 

擔任替代役男管理幹部的小文說,監所管理員不好當,尤其學長、學弟制很重,通常面對不合理要求也只能配合。(攝影:盧禮賓)

 

「只要錢給的夠多,應該還是會有人願意擔任夜勤。不看錢的話,這個行為(指長期熬夜執勤)當然不好,沒有人可以長期這樣幹。」「既然監所管理員是公務員,也是透過國家考試進來,為何不能多補一些人給夜勤就好?」

 

小文接連拋出許多想法與疑惑,只是他沒想到,行政機關考量的是國家資源、預算有限,面對此問題肯定會搬出「如果多劃員額給你,其他單位也會來搶著要人」等說詞作為解釋。

 

監所官僚風氣盛行 離職率居高不下​

 

「台灣獄政工會」成員、宜蘭監獄戒護科管理員林文蔚接受《上報》訪問時說,「矯正替代役男服役10個月累積的戒護經驗,如果能延續下去,對監所會有很大幫助」;可惜監所職場文化封閉,加上霸凌及官僚風氣盛行,讓不少原本對此工作有興趣的年輕人,打消投入監所工作的念頭。

 

林文蔚說,有些役男抱著「來監所長見識」的心情服矯正替代役,如果這個職場夠「友善」,服役期間就是為「職前訓練」打下好的基礎,退伍後自然會考慮報考監所管理員。不過,目前不只替代役男留不住,監所內部也因文化封閉及長期過勞等問題,導致年輕監所管理員轉職、離職率居高不下,已出現嚴重人力斷層。(監所管理員首份問卷曝光...

 

【延伸閱讀】

●【獨家】值班制度引爆近7成監所管理員不滿 這份問卷狠打臉矯正署

●揭監獄官25小時不斷電過勞真相

●公務員認定過勞死關鍵 竟然是這個

●首起女監獄官疑夜勤「過勞死」​

●監所危險加給20年沒調漲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