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不是自己的錢 就別抱著不放

主筆室 2018年02月02日 07:02:00

婦聯會的內訌未嘗不是瞭解那段婦聯會歷史與真相的契機。(圖片合成:潘世惟)

關於婦聯會與內政部這場和解又撤簽的大戲峰迴路轉,最精彩的是雷倩反控欲奪權的潘維剛的說法。雷倩說,她曾經提供資料,也明確跟潘維剛說明,為何要(與內政部)做行政和解的理由,是(婦聯會)內部會務和財務不希望被迫攤在惡意敵手面前被檢驗,「但裝睡的人叫不醒」。

 

老實說,站在維護目前婦聯會最高利益的角度來看,雷倩身為婦聯會現任主委,其實已經到殫精竭慮的程度了;不過,站在公益的角度來看,婦聯會到底有哪些「會務與與財務不希望攤在『惡意敵手』面前」,其實才是追討婦聯會資產的問題核心。從這個角度來看,黨產會與內政部把婦聯會問題變成法律訴訟問題,而非真誠地要讓真相浮現,其實是該被質疑的,因為這作法違逆了「轉型正義」的根本精神。

 

婦聯會是在1950年由當時第一夫人蔣宋美齡成立的組織,全名是「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成員多是國軍將領的官太太們,後來改名為現在的「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極盛時期該會共有34個機關學校分會、23地方縣市分會與3個海外分會,底下尚有349個各縣市所屬支會、133個直屬眷村工作隊與5個學校工作隊,會員人數高達25萬。

 

婦聯會的鉅額資產是從1955年到1989年為止的「勞軍捐」而來,當時由台灣省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在辦理結匯時,每結匯1美元即「自動」捐款新台幣5角至2角不等的金額撥給婦聯會,三十多年累積下來,至少有千億元之譜,加上孳息更難以估算。從法治的角度來看,這其實全都是未經立法、強制徵收的不樂之捐,而每一筆錢,都來自於民脂民膏。力鬥雷倩的潘維剛說:「都什麼年代了,還要割地賠款?」試問,潘維剛割了什麼地?賠了哪些款?都什麼年代了,她真的以為婦聯會幾百億資產還是這群老官夫人的禁臠嗎?

 

事實上,早在2003年,民進黨執政的陳水扁政府就曾接觸辜振甫,要求婦聯會「基金保管委員會」七百億元左右資金國家化,並提出兩方案,一為將七百億元收歸國有挪做社會福利之用,另一案是由婦聯會拿出大部份資金買國家公債支持政府建設,但婦聯會不願接受。早年的一千多億(未加孳息)怎麼變成七百多億?七百多億如何在14年內打對折變成三百多億?其中疑雲重重。

 

辜嚴倬雲說她「反對不清不楚的和解」,這句話倒是說對了。經過60年的發展,婦聯會辦學校、辦醫院,儼然成為一方財團;除了目前台面上的四大基金會之外,它的錢用到哪裡去了?與國民黨的金流如何交錯縱橫?而在過去一個月婦聯會鷹鴿兩派互鬥的過程裡,扯出辜嚴倬雲任內,投資台泥5億元股票的情事,以及婦聯會從1992年辜嚴倬雲擔任總幹事以來,對和信辜家相關事業體及基金會的捐贈,是否合情合理合法,當然也應該一併攤在陽光下。

 

最滑稽的就屬國民黨,除了每每在第一時間聲援婦聯會,迫不及待地反證國民黨與婦聯會千絲萬縷的關係之外,身為婦聯會會員的國民黨正副主席夫人都在前天的會議裡投下否決行政契約案的反對票,據稱這些反簽派的考量是透過司法訴訟的延長賽,等到2020年總統大選一旦翻盤,可讓婦聯會情勢翻轉。如果此說為真,這不就是繼續把國民黨產及婦聯會救國團等議題變成民進黨的選戰提款機,屆時民進黨祭出:「你要讓數百億的國民黨產與婦聯會起死回生,就繼續投給國民黨……」的選戰訴求,國民黨還要選嗎?

 

不是自己的錢,就別抱著不放。既然這些婦聯會的老太太與特定政黨的官太太無法參透這簡單的道理,那就盡其所能,讓過去60年婦聯會的所作所為全部攤在陽光下;本來就不該有「會務與財務不希望被迫攤在惡意敵手面前檢驗」的事,執政的民進黨如果不懂得這樣的道理,如何推著「轉型正義」工程往前進。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