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書:財經黯黑勢力 稅災戶哀鴻遍野

沈依雄 2018年02月11日 07:00:00

稅收年年超徵,累計4年已超過5000億。(資料照片/李隆揆攝)

連日來的低溫,見識到寒流的威力,台灣多處山區都下起雪來,白色的景象,成了追逐的標的。儘管天氣冷,但選情似乎已漸漸加溫,拜柯P之賜,白色的力量成了另一種價值與標榜,明顯地與藍綠劃清界線,深怕受牽累,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錫錕更以「我就是白色力量」,表達了參選市長的濃厚意願。

 

有黨就有包袱,時間愈長,愈難擺脫束縛,盤根錯節的裙帶關係,遠超乎一般人想像,這也是為何白色的力量,愈來愈受到青睞。黨的運作如此,財經勢力又何嘗不是如此,只是黨有藍綠相抗衡,而財經勢力卻由關係密切的官員所組成。

 

人民可以用選票,間接表達對各黨的支持與不滿,卻無法左右財經官員的升遷與喜好。好的不好的都得承受,做法一旦有了共識,很容易根深蒂固,想改變幾十年來的傳統,談何容易。這也是當初柯P當選市長之時,讓多少人為之感動落淚,改變成真,不再是口號,是歷史上難得的驕傲。

 

官員與董事,看似不相干的兩碼事,不知從何時開始,一經湊合,一直沿用至今。曾經八大公股行庫,便有六家銀行董事長,先前曾於財政部或金管會任職。財經官員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套一句俗話所說,話水會結凍。與台新金的彰銀董事之爭,前財政部長張盛和不惜違反契約承諾,說要搶回來就搶回來,即使鬧上國際法庭也在所不惜。

 

連台新金這麼大的財團,都無法佔得優勢,何況是一般的小老百姓。罹患癌症第三期的稅災戶吳小姐,元月23日來到自由廣場,為了表達對稅制的不滿,還特地從急診室趕來,全身癱軟淒苦地哭喊。1999年原本要投資補習班,沒想到補習班還沒買成,得先被國稅局追討,前任賣家留下來的160萬稅務,吳小姐打了20年的官司,仍然徒勞無功,秀出政府開的繳稅公文,抗議「自己一路這麼辛苦,現在卻訴求無門」。

 

李念祖的《多虧大法官 否則司法信用竟不值六千萬》一文更指出,行政部門不肯承認法院的收據具有稅務憑證的資格,再者稅務官員根本不把大法官的解釋當一回事,非得對同一事實,重複地解釋,然而,來來回回已經過了20年。「 一連串駭人的官本位價值取向,與目無司法的法治蒼白」是多麼沉痛的無奈與控訴。

 

財經官員左右國家經濟與金融秩序,但是金融弊端頻傳。其更掌控國家財政稅收與人民財產生殺大權,在經濟不景氣情況下,稅收年年超徵,累計4年已超過5000億,稅災戶哀鴻遍野。這是多麼可怕的共犯結構,可以毀約背信,連大法官都不放在眼裡,恐怕比總統更有實質的影響力。

 

有人說XX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幸好有選票可以適時地發揮影響。然而,壟斷財金命脈,掌握各種資源,又沒有選票可以制裁的這些人,正在左右台灣的命運與未來。在人民為白色力量喝采的同時,監察院與小英政府是否也該正本清源,多多關心稅制亂象,剷除財經黯黑勢力,為下一代與國家未來而努力。

 

※作者為專案經理

 

 

【延伸閱讀】

●何清漣專欄:美國稅改將如何影響中國與台灣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