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沃斯論壇敲響警鐘

吳介聲 2018年02月08日 07:00:00

今年達沃斯論壇參與者超過3000位,其中有9成擔心各國政經衝突大增,8成認為軍事衝突風險增加,而且大國將捲入戰爭。(湯森路透)

被視為全球化俱樂部的達沃斯論壇 (Davos Forum)甫於一月底落幕,2018年度主題為「在分化的世界打造共享未來」,緊張的全球政經趨勢是關注核心,圍繞此核心之要點則包括分配不均導致社會分裂、地緣政經衝突加劇、民粹民族主義與戰爭、氣候變遷導致的自然災害。

 

其他特別引人矚目的是引爆自中國的金融風險以及中美貿易戰,看來今年的「世界經濟論壇」更應該要改名為「世界政治論壇」了。

 

達沃斯論壇是世界經濟論壇(WEF, World Economic Forum)的主秀,1971年日內瓦大學商學教授,德裔瑞士籍的工程師暨經濟學家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邀請數百位歐洲企業高管在瑞士達沃斯召開「歐洲管理討論會」,當時主要介紹美國先進的商管理論與案例。

 

浮華老調的富貴俱樂部

 

十多年之後這個討論會發展為世界經濟論壇,總部設在日內瓦,至今每年一月全球政商文化菁英受邀在阿爾卑斯山系的達沃斯社交賞雪、飲酒作樂,順便舉行主題年會,議程聚焦當年全球急迫問題和解方。這高調的頂級江湖群英會毀譽不一,是反全球化運動者的眼中釘,也曾被知識界諷為浮華老調而且昂貴的富貴俱樂部,很難深入討論嚴肅的政經議題。

 

抨擊達沃斯論壇之代表人物包括已故政治學家,前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杭廷頓 (Samuel Huntington),他甚至創造「達沃斯人」(Davos Man)一詞諷刺之。

 

杭廷頓所描述的達沃斯人,基本上不需要國家忠誠,把國界視為正在消失的障礙,把各國政府視為歷史渣滓,而國家政府唯一功能是方便高端精英們推動全球事業。達沃斯論壇則彷彿是全球富商串連合作超越政府體制干涉的名利場。

 

達沃斯世界觀因地緣政經危機加劇,近年亦更受到嚴重挑戰。著名的愛爾蘭搖滾樂團U2的主唱Bono也曾經諷刺達沃斯論壇是「雪地裡肥貓們的聚會」。

 

然而達沃斯論壇仍有其不可忽視的積極意義與歷史貢獻,並且從其立場凸顯值得關注的全球性危機。

 

欠缺的是政治意願

 

例如在今年論壇中,高齡87歲的「量子基金」投資家與慈善家索羅斯(George Soros)疾呼(即使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威權流氓國家可能與擁有大量數據的科技公司結盟,形成連《一九八四》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都想像不到的極權網絡監控世界。

 

索羅斯也高度關注氣候變遷所導致的自然災害危機,他強調在氣候危機上「我們有科學知識,欠缺的是政治意願。」

 

今年達沃斯論壇參與者超過3000位,相較以往,今年參與者以及來自新興國家之貴賓大增,擴大多元參與自是好事,然而與會者高度的憂慮則特別值得警惕—論壇前一週由主辦方針對與會者的意見調查顯示前所未有的現象,超過9成擔心各國政經衝突大增,8成認為軍事衝突風險增加而且大國將捲入戰爭。

 

※作者為管顧公司與趨勢論壇創辦人/曾任網路與投資高管

 

【延伸閱讀】

●曾昭明專欄:天朝帝國讓「達沃斯人」再度站起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