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書:馬英九要刮人鬍子前 請先把自己的刮乾淨

周立軒 2018年02月07日 00:00:00

馬英九將在年底大選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資料照片/鄭宇騏攝)

馬英九前總統果然是不甘寂寞,這一年多來頻頻動作,就是為了維持自己政治能量,累積在國民黨內爭權的資本,然而昨日馬前總統卻釋放出,將與其友好之律師陳長文先生共同組成「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並在年底大選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聲稱是因為近來新任監察委員陳師孟先生之發言,已經讓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危如壘卵」,故有志之士不可「緘默」,必須為此發出不平之鳴。

 

不過上述的言論,從馬英九前總統的口中說出,真的是讓人啼笑皆非,原來人類的記憶如此短暫,竟忘了自己就曾經是最強力的「妨礙司法公正」的力量來源?

 

我們十分認同司法必須獨立於任何力量之外,畢竟司法乃國家一切運作之根本規則,甚至還是社會各種人倫道德之外的處事底線。然而回顧馬前總統在位那8年,「司法公正」四字,儼然成為一句笑話,最好的例子就是當時的「特偵組」,說好聽點是為了懲治高官權貴,實際上完全成為執政當局的「血滴子」。

 

以三中案為例,特偵組偵辦了近8年的時間,結果居然在2014年「行政簽結」,完全跌破大家眼鏡,君不見諸如林孟皇法官等法界人士所發出的不平之鳴,認為眾多爭議尚未釐清,結果就以「罪證不足」的理由完成偵查程序,對比陳水扁前總統的司法案件,特偵組偵查效率之高,請問馬前總統,這裡邊難道沒有所謂的「妨礙司法公正」的力量存在嗎?

 

再者,其實自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先生,到總統官邸去報告案情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不管再怎麼論述,「政治力介入司法」這個標籤,就已經給馬前總統執政8年之下的司法,一錘定音了。有哪一個民主法治國家的檢察總長,是必須要跟總統報告偵查中的案件進度呢?又有哪一條法律,是讓檢察總長棄「偵查不公開」的原則而不顧,逕行洩漏案情給不相干的人士呢?

 

更有甚者,竟還使特偵組,違法掛線監聽我國國會的總機,這已經不是「妨礙司法公正」而已了,根本就是在踐踏司法,對於這些事情,馬前總統心中大概自有定論,然而種種以司法遂行己意的事實,是無法杜悠悠之口的。

 

最後,身為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同時又當過法務部長的馬前總統,如果真的那麼關注司法的獨立性,早在競選台北市長之前,以當時的人望,就可以大力推動了,何需等到現在?還是在馬前總統的心裡,司法也只不過是一個替自己獲取利益的工具,需要的時候,拿出來揮一揮,不需要的時候,棄之如敝屣,假設是如此,那麼現在出來登高一呼,號召社會共同支持「妨礙司法公正罪」的入法,恐怕也只不過是編排許久的一場戲罷了。

 

※作者為國會助理

 

【延伸閱讀】

●【辦藍不辦綠】馬英九批陳師孟粗魯蠻橫 籲:刑法應加「妨害司法公正罪」

●「辦藍不辦綠」非失言 陳師孟冷回:要我下台有得等

誠實陳師孟戳破固執蔡英文

●陳師孟「阿扁無罪說」 法官協會痛批:公開恫嚇司法權

●批司法程序不正義 陳師孟:陳水扁應該沒有貪污

●立院審監委人事 陳師孟:聯合報創業第一桶金是國民黨黨產


關鍵字: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