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溫家財富故事 將成「重構政商關係」標誌

何清漣 2018年02月20日 09:30:00

在退位高層中,溫家財富故事經過《紐約時報》持續報導,最為有名。(中新社提供)

2月7日,《紐約時報》再發有關中國的重要消息:《溫家寶家族商業合夥人段偉紅被拘留》,不少人都據此認為,習近平下個反腐目標將是上一任總理溫家寶。本人仔細分析了文章內容,結合最近中國的政治動向,認為在中國「兩會」前這一政治敏感時期,讓人放料給《紐約時報》,不外是兩重目的,一是要借處置溫家財富做為重構政商關係的標誌性事件,二是敲山震虎,用來震懾其他更大的老虎。

 

段偉紅:溫家的白手套

 

中國的政治高層將手中權力變現為金錢,大都是通過子女兄弟經商,但精明者發現,使用「白手套」更安全。根據《紐約時報》駐中國記者多年來不斷發表的調查報導,中國的金融大鱷肖建華、富商馬雲,王健林等,幾乎都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家族共用的超級白手套。

 

本文開頭提到的段偉紅,根據《紐約時報》數年前那篇《總理家人的財富》揭露,總理母親楊子雲、夫人章培莉、公子溫雲松在平安保險公司擁有大量股份,由女商人段偉紅認領了。段偉紅對《紐約時報》記者說,她與總理的妻子和家屬關係親密,用他們的名字註冊了公司,借用了溫相母親、妻子、公子的身份證購買平安股份,掩蓋她作為平安公司股東的身份。這些陸續賣出的股票當時價值近60億美元(約合380億人民幣)。

 

一般情況下,權貴家族是讓其他人代持股份,只有溫相家屬反其道而行之,不避瓜田李下之嫌,全家成為一位女商人的「白手套」。

 

《紐約時報》報導過的中國權貴,還包括習近平的姐姐和姐夫、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以及富商王健林、馬雲背後那些常委親屬。除了溫家出面否認過《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官方與其他人從未否認過這些報導的真實性。

中國首富王健林。(擷取自Wikipedia)

 

對待腐敗的三種策略

 

中共的腐敗早就暴露了自身是個盜賊型政權的特性,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未列入官員編制的村幹部,幾乎都在不擇手段地斂財。早在江澤民時期,就有民諺云:將處級及以上幹部抓起來挨個槍斃,肯定有冤枉的;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有漏網的。習近平當政之後,從2012年開始反腐, 但在對待紅色家族、權貴官僚與基層政權的腐敗上,採取了三種不同的方式:

 

對於十八大前後捲入權力之爭的權貴官僚及其利益相關者,一律列入腐敗之列予以打擊。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畫, 以及152位省部級高官、軍隊系統(含兩位元軍委副主席)的90多名將軍全都進了監獄。與這些高官在利益上有關係的商人,例如「薄家錢袋」之稱的徐明,與周永康有關的石油幫、川商等幾十家富商巨賈鋃鐺入獄,巨額財富化為煙雲。

 

對於基層政權的嚴重腐敗,在習近平第一任期的5年內,不是打擊重點。中國的縣域政治早已經由當地政界、公安及黑社會(多有自己的商業)等三種勢力把持。今年一月下旬,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由於地方黑惡勢力多與公安及官場勾結,成效如何,還得繼續觀察。

 

對紅色家族實施退財保平安

 

對於習近平來說,比較難辦的是對付紅色家族以及未捲入權力鬥爭的權貴家族。對這類家族的網開一面,使習王反腐飽受詬病。

 

在十八大以後的5年,習近平採取的方式比較柔性:一方面,他讓自己兩位姐姐及姐夫變賣資產,退出商界。希望通過自家「率先垂範」,讓紅色家族仿效,退財免災。另一方面,他讓中紀委定了條規則:「重點查處十八大後還不收斂不收手的、問題線索反映集中的、群眾反映強烈的、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黨員幹部。」 (2014年5月26日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講話),連警告帶安撫,希望紅色家族與權貴們體諒當朝苦心。

 

 

可惜大多數紅色家族成員對退財深感肉痛,除了前總理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主動從中金公司董事長位置上退休之外,另一位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有「紅色公主CEO」、「中國電力一姐」之稱的李小琳,對其中國電力公司總經理位置依依不捨,被強行降調到一家二流國企任三把手。

 

其餘不少人想方設法向海外轉移資產,其中,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吳小暉,以及背後有多位常委家族入股的萬達王健林,更是公然通過海外併購,大規模轉移資產。

 

在此情況下,中共當局採用拔蘿蔔的方式,一個接一個地對付這些有特殊背景的富商。2017年2月,享有「資本市場超級白手套」之譽的金融大鱷肖建華於2017年被當局在香港秘密逮捕。據《紐約時報》揭露,肖建華與不少政治高層來往密切,曾為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代為收購山東魯能電力,以30多億代價鯨吞估值高達700多億的魯能。我曾指出,肖是不少權貴達官的財務總管,抓他是為了要「帳本」,按圖索財。

 

對待吳小暉,中國當局採取關押其人的方式,待吳8個月後結束關押之時,安邦公司已經易主。王健林則在重壓之下,不得不賤價出賣資產,償還各種國內債務。在萬達資產縮水之時,那些持有萬達股份的數位常委家屬的資產也跟著縮水。

 

2017年郭文貴爆料為何以反王歧山為重點?

 

2017年的郭文貴海外爆料,矛頭直指習近平反腐敗決策的執行者、有「反腐沙皇」之稱的中紀委書記王歧山。說到此處,有件往事不得不提:2007年1月由胡舒立女士任主編的《財經》雜誌發表了《誰的魯能》,揭露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被神秘人物廉價收購,資產達738億的魯能,收購價僅為37.3億元,整整700億的國家資產被吃掉,實際收購人被爆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

 

胡舒立之所以敢在老虎嘴上拔毛,據說背後的支持者是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王歧山。在十來個國家部委要求調查魯能收購案之後,曾偉於2007年移民澳大利亞,據說是為了避禍。瞭解這段往事,才能瞭解郭文貴爆料為何以胡、王二人為其造謠潑汙的打擊重點。

 

2017年的郭文貴海外爆料,矛頭直指習近平反腐敗決策的執行者王歧山。(湯森路透)

 

由於郭文貴背後有國安系統勢力(曾慶紅曾長期主管國安工作)支撐,他利用社交媒體的抹黑策略讓習近平難於對付,中國外宣媒體多維新聞網於2017年10月8日發表《習近平這五年:改革與反改革的生死較量》,明確承認:這5年是「習近平的『生死博弈』——不僅是政治命運的放手一搏,甚至是人身安全的生死之戰」,承認郭文貴的爆料「不僅將中國政府綁上了顏面盡失的戰車,更是中共十九大暗流洶湧的反應」。

 

由於讓中共難堪,郭氏推特革命一度獲得官員群體、知識階層、民運人士與維權人士的大力支持,成為十九大逼迫王歧山退休的籌碼。習近平不得不與57位現任中共領導、中央軍委委員和所謂「黨內老同志」進行一對一的談話,以示安撫。

 

但十九大之後,習近平立刻收權,除了繼續消除軍中隱患之外,新一屆政協當中,紅二代幾乎悉數出局,人事安排上為王歧山復出鋪平了路。目前傳言說王的職位是國家副主席,還將兼任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與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為同等級別的國家領導人。

 

如此一來,權貴貪官痛恨莫名的反腐敗還將繼續。這就是《紐約時報》為何在此時又能得到國內線人關於溫家故事的放料。

 

溫家寶在十八大薄熙來的權力之爭上站隊正確,也從未擋過習近平的道。習隱忍他5年之後,這時為何又對他家的合夥人動手?大概是出於兩點:

 

一,習近平用給外媒放風這種方式擠壓溫家,讓他們效法吳小暉與王健林(包括入股萬達的眾常委),破財消災。

 

二是敲山震虎,讓郭文貴稱為「老領導」的後臺們收斂,杜絕郭文貴第二、第三出現。

 

在退位高層中,溫家財富故事經過《紐約時報》持續報導,最為有名,而溫本人並無太大的政治勢力,成為突破口不會引起太大反彈。如何處理溫家財富,將成為十九大後習近平重塑政商關係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