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掀開國母的內心世界 陳郁秀(上)

陳德愉 2018年02月26日 09:49:00

華視董事長陳郁秀不只是著名的演奏家,也是民進黨大老盧修一的遺孀,媒體總以「國母」稱她,可見其在民進黨內的份量。(攝影:李昆翰)

我們和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約在春節後第一個開工日進行採訪,早上她先到華視帶領同仁們開工,穿著她在文建會主委任內提倡的「台灣紅」長外套——豔麗至極的桃粉紅,令人想起阿嬤的花被單、供桌上的紅麵龜、嬰兒滿月時的紅蛋……非常生活化的喜氣洋洋——匆匆忙忙地回家接受我們的訪問。

 

雖然去年一年華視風波不斷,農曆春節期間還因為重播卡通「哆拉A夢」引起網友們一片譁然,可是一身「台灣紅」的陳郁秀看起來很開心,早上她才剛剛發給大家開工紅包,「當然會越來越好囉!」她說。

 

陳郁秀是國際著名的演奏家,曾任師大藝術學院院長、文建會主委、兩廳院董事長、文化總會祕書長,在文化界「喊水結凍」輩份甚高。她也是民進黨大老盧修一的遺孀,陳郁秀在民進黨內的份量,以媒體總是「國母」相稱可見一斑。

 

陳郁秀與盧修一。(陳郁秀提供)

 

「國母」聽起來很嚴肅很沉重,像一張遙遠發黃穿珠戴翠的祖先照片,不過,陳郁秀是——

 

她指著耳朵上大顆的珍珠耳環對我說:「我身上戴的都是假的。」

 

「這樣掉了就掉了。」她說。

 

很多年前,盧修一還在當立委的時候,有一天帶著一隻耳環回家,對陳郁秀說:「我想這隻耳環是妳掉的,因為妳今天來過立法院。」

 

陳郁秀張開兩隻手擺在胸前,眼睛睜得圓圓的盯著光禿禿的手指,上面什麼穿戴都沒有;中午的陽光穿過落地窗在她的眼珠上跳動著,含著一絲絲笑意,那是一個頑皮小女孩的神情。

 

陳郁秀與盧修一。 (攝影:李昆翰)

 

「我是在父母親的極力反對下,不顧一切和盧修一結婚的,他去打工存錢買了一顆非常小非常小的鑽戒給我當結婚戒指,他對我說:『妳一定會搞丟,所以從戴上開始就不要拿下來了,每個月交給我一次,我會用酒泡乾淨後妳再戴上。』」

 

「後來我到師大音樂系教書,每天都很忙,有一天同事看到我很驚訝地說『陳老師,妳的手指在流血!』,」陳郁秀看著自己的手掌,撫摸著無名指:「我趕快把血擦掉,可是,過了幾天,又有別人對我說,妳的手指在流血!我很害怕,我是演奏家,手指怎麼一直流血呢?」

 

她抬起頭,一臉的不可置信,她每天都在琴鍵上盯著自己的手指幾個小時,竟然看不到!「原來鑽石早就掉了,所以那個戒台一直刮傷我的手指。」她說。

 

「鑽戒的故事」更驚人的段落在後面。

 

「後來我媽媽說,妳的手上什麼都沒有不好看,她就買了一隻一克拉的鑽戒給我,言明平常不可以戴,要鎖在保險箱,有場合才能拿出來戴。買來的那一天,她說,先給妳戴兩天好了。」

 

「沒想到,晚上吃飯的時候,就不見了!」

 

全家人急得不得了,翻箱倒櫃到處找,怎麼找都找不到,大家只好再度坐上飯桌,氣氛凝重地繼續用餐,陳郁秀正在難過的時候,對面的家人突然抬起頭大叫:「找到了!」,他吃飯時一口吃到一只鑽戒……。

 

原來,我洗米時把鑽戒洗進米裡了。

 

談起這段鑽戒掉到洗米水的往事,陳郁秀也頗覺不好意思笑了。(攝影:李昆翰)

 

陳郁秀的父親是台灣著名畫家陳慧坤,他對自己的女兒說:「怎麼妳背琴譜從不忘譜,其他東西都忘記啊?」

 

陳郁秀看著我,一臉的無辜和可憐兮兮,好像這些身外之物都是集結來為難她的。

 

自從14歲那一年,母親帶陳郁秀到台北國際學舍聽鋼琴演奏,陳郁秀被感動得滿臉眼淚,立志成為演奏家的那一天開始,她的大腦就有了自動分類的能力——演奏家需要全神貫注,而人的大腦容量是有限的。陳郁秀的大腦裡只裝她要抵達的那個目標,其他可能造成干擾的因素,無論多麼昂貴多麼有價值,她的大腦都會毫無顧慮絕不猶豫地自動排除。

 

「後來我想,掉了就掉了吧!」她對我眨眨眼睛。

 

自從14歲那年,母親帶她到台北國際學舍聽鋼琴演奏,陳郁秀便立志成為演奏家。(陳郁秀提供)

 

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許淑華,曾經上過陳郁秀EMBA的課,當過她的學生,她告訴我:「陳老師非常嚴格。」。有些EMBA的老師會讓這些老闆學生輕鬆過關,可是陳郁秀對這些企業老闆們毫不假辭色,板個臭臉要他們抄筆記交報告,「連POWERPOINT都不發,就是一定要大家抄黑板。」許淑華說。

 

我問陳郁秀是否如此?她猛點頭:「對,我很嚴格。

 

鐵血虎媽​

 

「做任何事情跟彈鋼琴都是一樣的,基本工是最辛苦的最難的,也是大家最不願意練習的,每一個動作都不能錯,要練習到完全熟練,有這些工具性的技術後,未來有更高的要求時,才有能力達到。」她說。

 

在「訓練屬下」、「訓練學生」時,陳郁秀是百分之百的嚴師,就連面對孩子也不手軟。她的兩個女兒盧佳慧、盧佳君是鋼琴家、小提琴家,都是她一手訓練出來的。

 

陳郁秀的女兒盧佳慧是鋼琴家,盧佳君則是小提琴家,都是她一手訓練出來的。(陳郁秀提供)

 

「她們小時候練琴,我就坐在旁邊看,一直坐到小學六年級。」接著,她說:「只要彈不好,我就把她們鎖在房間裡面,彈到好才放出來!」

 

兩個女兒在鐵血虎媽的訓練下都成了音樂家,只有老三失敗了。「因為訓練老大、老二時,盧修一在坐牢,所以我可以鎖她們……。」陳郁秀聲音一頓,忍不住笑意:「等到我訓練佳德(三子)時,盧修一已經出獄了,他就跑進來救他,說『兒子啊我們不要練了,將來娶一個會彈的就好了』。」

 

陳郁秀全家福。(陳郁秀提供)

 

「目標專一,過程不假辭色」可以說是陳郁秀做事的風格,曾跟隨她多年,公共電視執行副總謝翠玉跟我說,她之所以願意跟著陳郁秀工作這麼多年是因為,「她個性夠硬,脾氣夠臭,所以我覺得她有機會可以完成一些事情。」國母的心內話第二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

●那首沒唱完的望春風... 陳郁秀(中)

●寂寞拍賣師 林森北路媽媽桑12年夜行人生

●12年男公關自述:不要叫我牛郎

●狗狗的神祕第六感 帶我看見好男人 政二代邱伶樺

●走過失婚、負債,一個女人撐起半邊天 「生菜女王」林晏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