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主席一直當 黨還能夠指揮槍嗎

曾怡碩 2018年03月09日 00:00:00

如果習近平在2022年底能順利續掌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就能讓軍權不分裂,也不會違反黨指揮槍的原則。(美聯社)

主席好!哪個主席啊?

 

這個月初召開的中國十三屆一次人大會議,通過修憲解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並進行黨國機構改革走向。由於國家主席任期話題敏感,中國受限於網路言論控制,反應相對寂靜,而解放軍在兩會開幕前率先表態擁護支持此議,也因外界對於黨指揮槍習以為常,並未格外引人關注議論。

 

只是,回想2017年習近平以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與中央軍委主席身分在朱日和基地閱兵,解放軍當時儘可放心高喊主席好;2023年以後可能浮現的大哉問,是解放軍到底要向哪個主席問好?屆時解放軍究竟是聽命於國家軍委主席,還是中共中央軍委主席?

 

中南海權力鬥爭的辯證邏輯

 

各界剖析這回中南海的權鬥,大抵還是依照黨國體制辯證思維,設想前提是只能有一個領導核心,不能有兩個太陽,黨政軍領導必須三位一體,否則即有亡黨亡國之虞。

 

依此推論,如今修憲後允許國家主席職位能一路續任,習近平接下來有近五年時間,會以團結大局進逼,藉維持三位一體,打破近20年來政治局七上八下(即67歲續任、68歲退任)的內規,讓他得以在2022年續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依此推演,習近平屆時的確可以合法合規地長期執掌黨政軍領導權,但也引發外界對習近平「稱帝」的反彈與疑慮。

 

「三位一體」如果不成立

 

不過,歷史演進本來就不是板上釘釘,對一海之隔的台灣而言,自然要對中國在2022與2023年黨、政、軍領導「三位多體」的可能演變,預作推演與準備。首先要理解,中國國家主席與中共中央總書記不必然為同一人。江澤民在1993年出任國家主席之前,國家主席與中共中央總書記其實已長達34年都是由不同人擔任。

 

當初為打破終身領導陋習,才刻意樹立黨政軍領導三位一體與政治局七上八下的雙重規範,現在解除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三位一體與七上八下其實都要面臨重新檢視,而非單以三位一體穩定政局為由,就足以片面打破七上八下的年齡限制。

 

黨指揮不了槍 依循前例可解套

 

習近平在2022年底若不能打破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內規,就得要卸任中央總書記、退出政治局常委。只是,2023年習近平如仍續任國家主席與國家軍委主席,解放軍屆時究竟是聽命於國家主席兼國家軍委主席,還是中央總書記兼中共中央軍委主席?

 

要解這道難題,其實可以鑒諸前例—鄧小平在1987年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到1989年把軍委主席交給江澤民,其間歷時兩年;江澤民在2002年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也是兩年後才把軍委主席交給胡錦濤。因此,不管能否續任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若要續任國家主席與國家軍委主席,其實可以仿效這兩個前例,爭取繼續擔任沒有任期限制的中共中央軍委主席。

 

共黨執政入憲可為「三位不一體」打預防針

 

中國人大這個月的修憲,讓習近平可以一直擔任國家主席與國家軍委主席,如果在2022年底又能夠順利續掌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就能讓軍權不分裂,也不會違反黨指揮槍的原則。

 

但屆時習近平若沒能續掌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還是可憑藉國家監察委屆時已累積近五年下來的威嚇實力,加上用機構改革與各式工作領導小組,大幅削弱政治局影響力,可望讓2023年後的國家主席及副主席,仍可維持強勢姿態,連帶地讓國家軍委主席享有優勢地位,進而把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晾在一旁。

 

惟如此卻可能招致軍隊去黨化與國家化的質疑,為了打預防針消毒,中共與人大乾脆今年就先把堅持共黨領導入憲。如此一來,名義上照舊維持黨指揮槍,也能讓政敵存有以黨制衡習近平國家機器的想像空間,冀以拉長斡旋空間與時間戰線,避免衝突在現下就全面爆發。

 

國家主席與軍隊國家化的想像

 

若2022年以培養接班人為由,中央總書記換人當,但習近平執意要續任國家主席,對中南海最穩定的狀況,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將黨國兩個中央軍委主席一把抓,那時中央總書記頂多就只能出個聲,喊喊黨指揮槍,軍隊也就是聊具一格地繼續高喊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表面一切照舊,相安無事。

 

但實質上,屆時軍權既非全在黨,也壓根還沒有國家化,而是進一步地個人化,高度集中在強人一人手中。未來軍權是要回歸共黨,還是有另外走法,都變成未定之數,只能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觀諸前共黨國家、土耳其、台灣、南韓等曾有黨軍色彩的軍隊國家化歷程,都先歷經軍權集中強人的過渡階段,中國解放軍一旦經過習近平的強勢文人長期統治,黨指揮槍很有可能回不去了,這很有可能為接下來的軍隊國家化漫漫長路,開啟了機會之窗。

 

習近平會是對岸的蔣經國嗎

 

話說回來,台灣現在能做的,是務實地借鑑各個黨國轉型實證經驗。與其斥責習近平如今作為,是在走毛澤東的回頭路,不如把今後的習近平,視為當初台灣的蔣經國強人長期執政,台灣對台灣那段轉型歷史—特別是強人藉情治體系制衡軍權與黨國機構改革調整過程,有相當的熟悉度,對照彼此的路數,對於接下來該怎麼準備,心裡自然比較有個底。

 

※作者為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博士/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延伸閱讀】

●北京傳真:中國商人的死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