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我與鄭南榕共有的啟蒙夢 鄭文堂(下)

陳德愉 2018年04月07日 14:37:00

鄭文堂成名甚早,早期以快手導演為人所知,但曾與鄭南榕一同追逐啟蒙夢想的他,卻還沒拍出心中最好的作品。(攝影:葉信菉)

這一頭在上啟蒙課程,另一頭,要打工賺取學費及生活費的鄭文堂,也同時在念「社會大學」。「那時候秀場正夯,就有在秀場工作的學長找我們這些學弟去太陽城西餐廳打工。」他回憶。

 

鄭文堂是「乾冰組」,拿著乾冰槍蹲在舞台旁,等到崔台菁一身羽毛裝上場,龐然大物巍巍而來時,抓緊噴槍咻地朝她裙角噴過去。鄭文堂往右傾斜著上身,擺出一個射擊的動作:「這是個艱難的技術,噴太多其他舞台人員會看不見藝人的腳步抓不到節奏,噴太少又沒有效果。」

 

「我研究很久後形成專業。」鄭文堂一本正經地說,結果他成了當紅「乾冰手」,靠著這一技之長吃秀場飯唸完大學。在秀場打滾可以看見社會各式各樣的人,沈重的家庭負擔又讓鄭文堂要多賺錢改善家計,所以這名文青一點也不蒼白,很有現實感。

 

鄭文堂一本正經地說,大學時要打工賺取學費及生活費,結果他成了當紅「乾冰手」,靠著這一技之長吃秀場飯唸完大學。(鄭文堂提供)

 

「小鄭,你將來會成」

 

一方面他關心勞動者處境,參與台灣勞工運動,組成綠色小組拍攝紀錄片;另一方面,他極早成名,是台灣電視圈的快手導演,24、5歲就能扛起帶狀劇又編又導的工作。雖然拍電視劇很快,可是一心想拍電影的鄭文堂做了一年就離開電視圈,去當電影場記。他告訴我,第一個說他「能夠當導演」的,竟然是香港導演程剛。

 

程剛今年已經93歲了,1972年曾經以《十四女英豪》得過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影片。程剛的兒子從小在父親的片廠長大,後來也吃電影這行飯,就是拍出「倩女幽魂」的程小東。

 

那時候很多香港導演來台灣拍電影,在中影文化城拍武俠片,鄭文堂去當程剛的場記。他印象很深刻,程剛拍戲是「跳拍」,不會先給你分鏡表的,導演坐在椅子上很有權威地指揮一下拍這個一下拍那個,場記小鄭就在旁邊抱著本子埋頭寫寫寫。不過,這位「小鄭」卻是可以把導演的想法連起來,到後來,小鄭甚至還能給導演提一句:「導演,這裡好像少一個鏡頭喔。」

 

程剛抬起頭,看住眼前這個台灣年輕人,用不流利的香港國語一個字、一個字地對他說:「小鄭,你將來會成。」

 

「我...應該要更努力」

 

講到這裡,原本談笑風生的鄭文堂停下來,好像硬生生地把電源切掉了。

 

他睜著眼看著我,半响,鄭文堂皺起眉頭,小聲地怪罪自己起來:「唉!我說的太多了,我現在應該要更努力…」

 

(攝影:葉信菉)

 

他突然意識到剛剛他講了那麼多、那麼多的故人故事:年輕時的革命伙伴、尊敬的前輩、工作的師長,然後親人兒女。現在,他們都圍到我們身邊來,用手指指著他,質問著鄭文堂是不是已經忘了自己的理想?是不是已經「成了」?

 

鄭文堂是一個產量豐富的創作者,從2002年《夢幻部落》得獎以來,已經拍了七部電影,此外,還有三部電視劇、兩部紀錄片;去年底電影《衝組》上演,連續劇《奇蹟的女兒》正在最後後製,年中就要上檔了。

 

鄭文堂是一個產量豐富的創作者,從2002年《夢幻部落》得獎以來,已經拍了七部電影,此外,還有三部電視劇、兩部紀錄片;下圖為《奇蹟的女兒》劇照。(合成畫面/取自閃靈臉書、文化部官網、鄭文堂提供)

 

影響一生最大的人 就是邱義仁

 

這些作品、這些故人就在我面前推擠著他、壓迫著他,鄭文堂漲紅了臉,兩手肘擱在膝上雙手抱拳,低著頭完全講不出話來,折騰了好半天,才把頭抬起來,誠懇地對我說:

 

「我這一生,對我影響最大的人,就是邱義仁。」

 

「他教我,人要多作、少說。」他頓一頓:「我覺得,我還沒有拍出我最好的作品…」他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我知道,那個覺醒少年的幽靈正在譴責他。

 

現在這個社會看邱義仁已經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政治人物了,但是,36年前邱義仁拋下即將到手的芝加哥政治博士返台搞革命時,創建組織訓練農民運動、勞工運動幹部時,當邱義仁深夜騎著摩托車到每塊田間,在搖晃的日光燈下為這些年輕人講課時,那搖曳的燈光映照著一代台灣青年的臉龐。他們臉上帶著這光芒離開,許多人以這照亮自己一生的道路。

 

鄭文堂表示,邱義仁是影響他一生最鉅的人。(攝影:李隆揆)

 

這光芒也映照在鄭文堂的臉上,他曾與同志們一同做過啟蒙台灣人之夢,「我曾經與鄭南榕一起全台灣環台辦活動…」鄭文堂艱難地說,曾經與鄭南榕共有的啟蒙夢,鄭文堂現在要獨自完成了,可是、可是…他低著頭,一臉懊惱。

 

「我真的還沒有拍出我心中最好的電影,真的、真的…」

 

鄭文堂艱難地說,曾經與鄭南榕共有的啟蒙夢,現在要獨自完成了,但卻未拍出自己心中最好的電影。(攝影:葉信菉)

 

看著鄭文堂在那裡痛苦的「自我譴責」,我趕緊把昔日工運同志們託我捎來的問候轉達給他,讓他知道,3、40年前一同讀「工廠人」(楊青矗勞工小說)的朋友們,也都仍然匍匐在這條道路上,這就是「啟蒙時代」的好處,你永遠不會是孤單的。

 

「唉!」

 

「我真的還沒有拍出我心中最好的電影,真的、真的…」他不斷翻來覆去地說。(...人間的條件 吳念真

 

【上報人物看更多】

●台南人5千年前就養狗、吃得比你還好 考古學家李匡悌

●人間的條件 吳念真

●謝罪大師 竹中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