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西方媒體反美親中的矛盾與漏洞

余杰 2018年03月12日 00:01:00

中美貿易面臨新局考驗,習近平派心腹劉鶴訪美。(湯森路透)

  近年來,讀BBC中文網的文章,越來越有《環球時報》那種「陰溝中的味道」。BBC中文網上常常發表不署名的文章(甚至連「社論」都不予標註),違背西方新聞業的最基本原則,將評論與報道混雜在一起,特別是關於中國的報道,巧妙地幫助中國當局說話,成為中共大外宣的得力干將,讓讀者慢性中毒。

   

中美貿易面臨新局考驗,習近平派心腹劉鶴訪美,BBC中文網發表了一篇題為《劉鶴訪美,中美貿易面臨洗牌》的文章,照樣是沒有作者的「無頭文章」。前面十之八九的文字倒也中規中矩,認為劉鶴訪美將無功而返——這是大部分觀察者的「共識」,無足為奇。而文章的配圖是一張劉鶴在達沃斯論壇上笑眯眯的、宛如聖誕老人的照片。中共的高級官員真有如此和藹可親嗎?

 

中共高級官員真如此和藹嗎

 

報道的最後一段乃是畫龍點睛之筆:「BBC商業事務編輯卡馬爾·阿哈邁德 (Kamal Ahmed)分析,二戰後美國的經濟利益植根於其他國家經濟的成功發展,因此建立起自由貿易規則,其他國家成為美國產品的客戶。但現在情況變了,中國成為強大的經濟體,在都在全球貿易的競爭中展現出實力。在特朗普看來,國家計劃、知識產權盜竊和出口補貼是全球貿易的新武器,這些武器被用於對付美國。如果美國沒有得到『公平互惠的交易』的待遇,那麼就要採取行動,進行反制。」

   

這段話暴露了這篇報道的本質:反美親中。

   

如果反美親中能夠言之有據、言之有理,也不失為個人觀點,但此處的論述卻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爲了反美親中,而不惜顛倒黑白、抹殺歷史,這位編輯跟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和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有一拼了。

   

這段評論的意思是説,既然你美國自己制訂了自由貿易的政策,當中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時候,你為什麼又叫苦連天,為了「美國優先」而不惜自打嘴巴,走向貿易保護呢?

   

然而,這樣的反問罔顧事實和常識。美國在戰后的所作所為,跟今天中國的所作所為,是一樣的嗎?

   

戰后,美國以馬歇爾計劃幫助歐洲和日本重新站起來,並帶頭建立了自由貿易體系以及國際新秩序,包括一系列國際組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聯合國等,並承擔西方世界的防務。固然美國本身是這些政策的獲益者,但歐洲和日本是更大的獲益者。就英國而言,如果不是美國的幫助,奄奄一息的英國不知何時才能從戰爭廢墟中爬起來。卡馬爾·阿哈邁德毫無感恩之心,對美國的一腔仇恨不知從何而來。

   

日本歷史學家高阪正堯在《文明衰亡論》中公允地指出:「對已開發的工業國家來說,『美國的和平』相當寬容,而且相對公正。美國為了使歐洲從戰爭破壞中復興,進行巨額的援助。那在一九四九年增加到幾近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此外,美國比較輕易地轉讓技術。然後,有關自由貿易,如果他國原則上加以尊重,那麽就部分地容許保護主義。……技術的轉讓紮根於美國文明的本性。美國以跨國企業的形式,影響世界各地,並借此傳播美國文明。」作者特別感謝美國在日本戰后重建上的貢獻和功勞:「那基本上是善意的行為,日本也因而受到恩惠。能夠贈與近乎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予他國的文明,是偉大的文明。他們之所以能夠如此,是因為他們單純地相信該文明制度或理念的優越性,並確信能夠將之推廣到世界,對美國也好、對世界也好都是好事,這樣的信條遠較權力政治的考量更撼動人心。」

 

中國模式與北京共識帶來什麼文明

   

反之,今天中國的所作所為有益世界嗎?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給世界帶來什麽樣的文明?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造成了週邊八個國家出現嚴重的經濟危機,中國向外部輸出的不是文明而是欺詐、強權的劣質和野蠻的價值觀,中國沒有任何新技術轉讓而是瘋狂盜竊西方的技術,中國的網絡封鎖、新聞審查以及對學術自由的戕害已然如同癌細胞一樣向全球擴散。

 

作者質疑, 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給世界帶來什麽樣的文明?(湯森路透)  

 

僅就中美貿易問題而言,普通中國網友的認識都比這位BBC「商務編輯」深刻一百倍。中國從來就不遵守自由貿易的原則,也從來不信守自己簽署的協議和文件。有中國網友指出,美國在經貿問題上,對中國忍無可忍的主要是一下四個方面:

  

第一,美國認為中國政府通過不透明的政策和不按市場出牌的國企,打亂了自由、公平的市場交易。美國和西方國家一致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國家」的地位。美國強烈要求中國停止對國企的補貼和違反市場原則的金融支持,要求中國按照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的承諾加大對國企改革。然而,由於中共政權的性質,中國不可能放棄對國企的支持。中國對西方的貿易戰從來都不是用光明正大的形式,而是採取孫子兵法和厚黑學的方式,讓西方人難以招架。比如,中國為了打垮全球鋼鐵企業,前幾年把鋼材價格降低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每噸兩千元,導致歐美許多鋼鐵企業關門,而中國國有鋼鐵企業卻依靠無限制的銀行貸款生存下來。一年之後,鋼材價格又奇跡地上漲到四千五百元以上,為中國鋼鐵企業謀取了暴利。

   

第二,美國要求中國兌現加入世貿組織時的承諾,開放對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業外商投資,以及在法律服務、文化產品進口等方面的對外開放,取消對進口農產品進行限制的不合理政策。劉鶴承諾中國會有讓全球驚艷的重大開放舉措,卻始終口惠而不實。中國不可在銀行、證券、保險乃至法律服務、文化產品等領域大幅開放,這些領域關係到中共的「政權安全」,中共連香港的一間小小的銅鑼灣書店都要剿滅,怎麽可能讓西方的文化產品自由湧入中國?又如,中國承諾開放進口美國牛肉,但只能通過中國兩家國企統一組織進口,進來的美國牛肉,通過層層加價,價格是美國市場是數倍,昂貴的價格導致無人問津,雙方簽署的貿易協定自然作廢,中方的解釋是:這是市場自然選擇的結果。

  

第三,美國強烈譴責中國竊取美國智慧財產權,讓美國企業每年損失高達幾千億美元。竊鉤者誅,竊知識產權卻被鼓勵,甚至變成一種不以為恥的「舉國行為」。從客機、高鐵、華為通信技術到百度、淘寶、京東、支付寶、滴滴打車和共用單車,這些現在讓中國人倍感自豪的、甚至認為早已超過西方的東西,其實無一不是從西方人的發明中竊取而來。中國全民都在津津有味地看美劇(以及韓劇等等),十有八九都是盜版而來,無需付費的——中國每年正式進口的美國好萊塢大片僅有屈指可數的幾部。沒有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中國,缺乏創新能力,只能靠山寨模式來實現「超常規的、跨越式的發展」。如果中國真的向西方支付知識產權的費用,中國的經濟必將遭受沉重打擊。

  

第四,美國一直強烈要求中國儘快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中國卻虛與委蛇、一拖到底。中國為什麼不允許人民幣自由兌換呢?道理很簡單,不讓人民幣自由兌換是為了當局如臂使指地進行嚴格的外匯管制。中國政府正是由於實行嚴格的外匯管制,再加上關稅和非關稅貿易壁壘,才能把物美價廉的外國商品牢牢地攔在國門外。經濟學大師米爾頓·弗里德曼指出,「自由當然包括人們自由支配自己勞動所得」,但這在中國是天方夜譚。如果中國普通民眾能直接使用美元上亞馬遜和易貝等美國網站網購,購買到絕無假貨的「美國製造」,那麽作為「假貨天堂」的淘寶网的倒閉就指日可待了,而中國傲視全球的外匯儲備將瞬間就人間蒸發,中國又怎麽可能維持對西方國家的貿易巨額順差呢?

   

美國對世界的正面貢獻和中國對世界的負面破壞,絕對不能一概而論。西方左派和拿了中國公關費用的洋五毛們對美國的攻擊和對中國的討好,乃是自願為奴、自掘墳墓。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