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監委張武修何以球員兼裁判 

林瑞珠 2018年03月14日 00:00:00

監察委員張武修「申請自動調查日本食品輸入相關報、查驗管理機制是否確實執行」,遭作者質疑是球員兼裁判。(攝影:李昆翰)

上周,民進黨政府提名的新任監察委員張武修申請自動調查日本核災食品進口相關報、查驗管理機制是否確實執行。在此之前不滿三個月,也就是去年年底,張武修還在執行承攬自衛福部的包案「受輻射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後續活動(一場全英語發言的研討會),這是個與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有關的承攬案,因此,張武修此舉嚴重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卻不見監察院自動糾舉,還發新聞稿公告,如此明顯的包庇,實難理解何以為之。

 

我和長期關心輻射汙染的方儉及數名公民團體代表不得不上監察院陳情,要求曾為衛福部食藥署包商的張武修委員依《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迴避本案,並請監院自清,以維護官箴。

 

2016年下半年民進黨政府一上台便企圖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食藥署分別搞了「受輻射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及「日本水產品輻射風險評估」兩個委外案,前者即委託張武修執行。按理說,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的問題涉及專業,張武修教授承包此案理所當然,甚至這個包案還可能是限制性標案,因為國內擁有輻射醫學專業背景的人並不多。

 

其後,因為眾多民意反彈,日本核食開放進口一事停擺,一年後,也就是去年年底,張武修又於2017年12月16日主導一場全英語發言的「核事故影響的食品與人群健康風險評估國際學術研討會」。

 

這場研討會的活動訊息上寫著:「此研討會係配合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106年度受核事故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計畫,瞭解日本受核食品輸入本國後,食品安全風險評估成果,並藉由各國專家學者(日本、韓國、香港、德國)意見,以評估政策調整管理措施,使民眾透過風險溝通、資訊公開等方式更加瞭解。」

 

因為政府欲進核食的氣氛如山雨欲來,我便報名旁聽了這場研討會,對照不久後張武修上任監委,繼而又於上周主動申請調查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相關查驗措施是否確實執行,不到三個月的變化,我觀察到幾點現象:

 

1. 很明顯,在監委於2018年1月22日上任前一個月,張武修還有衛福部包商的身分,怎麼一上台就去調查他的金主衛福部有關日本食品輸台相關業務?合理懷疑,是要以其「專家」的身分及監察委員職位之便,替衛福部進口日本核食的政策,掃除障礙,開一扇方便之門。

 

2. 這場研討會是針對日本福島核災事變之後的核食健康風險評估討論會,說是要加強與民眾溝通,但全程英語發音,沒有口譯,也沒有直播,這樣的溝通真是高調啊,一般人高攀不起,怎可能達成加強溝通的效果。更何況相關簡報也無法在網路上下載。

 

3.這場研討會幾乎每個與談者都提到 :日本食品污染明顯減少,目前市場上的食物與核災發生前的輻射量相當,市場上的食品現在已經沒有放射性物質了。或沒有超標,食用安全。

 

綜合以上幾點看來,監察委員張武修「申請自動調查日本食品輸入相關報、查驗管理機制是否確實執行」此舉,根本就是球員兼裁判,而且有以其職務之便,替衛福做售後服務之嫌。監察院不該放任此舉。

 

回到張武修的承包案,如前所敘,衛福部在2016下半年委外兩個研究案「受輻射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及「日本水產品輻射風險評估」,然該報告於2016年12月31日完成,卻於11個月後(2017年11月2日)才公開,實違反行政程序。而且沒有標明受委託單位、計劃主持人、研究人員姓名,亦無報告最終審查、審查意見,無法追踪其可信度,違反了《政府資訊公開法》的規定。

 

經過我和方儉開記者會,並向監察院陳情,衛福部才標明執行單位,原來前項研究案係由新北市亞洲教育科學文化協會執行,係由剛上任的監察委員張武修所主導。

 

不過,迄今已過三個月,我們並未接獲任何監察院的調查回覆,卻接獲衛生福利部函,指稱「依監察院107年1月8日院台內字第1071930025號函辦理, 台端所指兩份評估報告為105年委託辦理的委辦計畫的委辦計畫,均依政府採購法辦理,委辦計畫慘購案是公開資訊,兩件計畫決標後均依程序公開......。」(下圖)

 

衛福部單方面說詞,內容簡窳,避重就輕,監察院卻無任何回應,如今又讓被陳訴糾舉新任監委張武修自請調查前金主,這不是監院故意縱容球員兼裁判嗎?加上監察院有一案不兩察的內規,如此默許,不難讓人聯想,這是民進黨政府故意安排張武修卡住其他委員,讓其獨攬調查衛福部進口核食的權利,以排除核食進口的障礙。

 

此舉明顯有違《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規範的利益衝突,也就是公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不得因其作為或不作為,直接或間接使本人或其關係人獲取利益。

 

因此,我不得不召集幾位台灣環境輻射走調團的團友出來抗議此事。其實早在2013、2014年我和數十位台灣各地的團友進行全台環境輻射背景普查的時候,張武修幫了很多忙,他介紹用可靠的儀器,指導測量的方法,以及解讀的方式。每次遇到疑惑請教他,他都知無不言,讓我獲益良多。

 

我們每一位團友都是直接或間接受到他的幫忙,實銘感五內,但是我們都不同意他坐上監察委員大位之後球員兼裁判,調查自己的前金主衛福部,這有護航日本核食進口之嫌,而且讓國家官僚體系敗壞。

 

在「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中,清楚明載該迴避的狀況,例如在第9條:公職人員或其關係人,不得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其監督之機關為買賣、租賃、承攬等交易行為。

 

監委張武修就是與「受其監督之機關為買賣、租賃、承攬等交易行為」,他和衛福部的關係就是如此,所以他是衛福部的球員,不適合給衛福部做裁判。

 

網路時代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此建請監察院張博雅院長立即召開內部調查,以正視聽。張武修若視「利益衝突迴避」如無物,即不適任監委一職。

 

監院亦須自清,盤點每一位監委過去的承攬案件,與其有利益往來的部會,謹守「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才有可能守得住該法第一條: 有效遏阻貪污腐化暨不當利益輸送。否則還請總統蔡英文落實選前的政見,監察院還是廢了吧。

 

※作者為台灣環境輻射走調團召集人

 

張武修監察委員針對本篇投書說明如下:

 

林瑞珠小姐於貴報投書刊載;謹提出以下澄清;

 

1. 2016年食藥署在立法院和許多關心的民眾要求下,公告徵求日本曾受2011年核汙染地區食品開放進口對民眾健康風險評估計劃;我和幾位國內風險分析學者參加這項公開計劃徵求;獲得評審推薦後,我們從2016年10到12月進行三個月短期的風險分析;分析結果在行政院所辦公聽會上公開報告;同年12月報告完成,個人即未再參與食藥署任何計劃,前後也未參與食藥署任何相關政策討論;將近一年之後,食藥署在2017年11月公告前1年(2016年12月)我們的報告,事先並未知會研究團隊。2017年食藥署另外委託其他學者進行相關研究計畫,這個研究團隊於2017年12月邀請我出席他們辦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基於專業,我僅在當天出席會議,但並未參與他們的研究計畫,當天也未曾發表學術研究,更未提到我們的研究內容,我不是2017年那個計畫的主持人,也非那場會議主持人;林小姐誤解了。

 

2. 個人自本年1月22日就任監察委員,距離2016年12月完成報告中間相隔了13個月;除此,個人過去20年未執行食藥署任何計劃,也與食藥署無其他委託業務。個人於2002年至2009年曾於衛生署任職國際合作業務,其間,日本輻島核災還未發生。

 

日本食品進口安全是國人與國際共同關切議題,監察院基於憲法權責,自然會持續關切此重大民生議題,也必將依法進行調查。林小姐等既已來監察院提出相關陳情,相信本院必將依法處理。

 

張武修 謹識

 

監察委員

 

慈濟大學謝婉華教授針對本篇投書說明如下:

 

我是慈濟大學謝婉華教授,擔任去年-2017年和兩位專家ㄧ起執行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日本食品進口風險分析研究,這個計劃我擔任計劃主持人,計劃也在去年12月舉行一場國際性食品風險研究學術研討會,在台大醫院舉行,當天出席參與的各界約100名,很多國內的學者專家都出席了,也包括許多民間反核團體朋友像林瑞珠小姐等,先前方儉先生等朋友也有報名參加,但是會場上並沒有遇到;當天會議國內外的學者專家和民間團體討論非常深入,我們也獲得韓國、日本、歐盟、香港學者對於日本食品安全的分析經驗。研究計劃本身對日本食品進口開放與否並無立場,也盡量保持科學性和公正性。

 

在研討會中我們邀請國內在輻射安全方面長期研究的學者張武修教授出席參與,但是他婉拒出席費,也未曾擔任這個會議的任何角色,只擔任出席者參與討論;另外民間團體指陳他參與我們所執行的這個計劃,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前一年2016年他曾經執行一個短期的風險分析計劃,我們曾經請教所執行計劃方式,但他本人並非我們計畫的成員,也並未針對結果給予任何的指示及干預。

 

僅作以上澄清

 

謝婉華博士

 

慈濟學校財團法人慈濟大學公衛系助理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