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偉棠專欄:《水底情深》主題不是女權 是男權視角的性權

廖偉棠 2018年03月23日 00:00:00

《水底情深》裡面最為「政治不正確」的部份:「人獸交」。(圖片取自《水底情深》預告片)

本來不應該再提「政治正確」這的了,因為熱愛她們心目中「童話」電影《水底情深》(中譯:水形物語,港譯:忘情水)的論者認為,一部電影即使靠處處營造政治正確而獲獎,亦不應該質疑其政治正確是偽善甚至投機的行為,因為這個現實世界太多政治不正確。

 

然!萬物皆政治,不是正確就是不正確,沒有曖昧可言。既然這樣,我倒要來說說《水底情深》裡面最為「政治不正確」的部份:「人獸交」。在我上一篇文章《<水形物語>:一部不但偽善,甚至偽惡的平庸電影》裡只不過提了一句「貌似是『人獸交』的大愛極端」就已經被先進的鬥士譏為保守,那我乾脆借此談談性權利的問題好了。

 

為什麼我稱之為「人獸交」而非人獸戀?那是一種盡可能客觀的陳述,事實上,這不是人獸戀而是一種誘姦,或者說所有的「人獸戀」都是戀童癖式的誘姦。

 

就以《水底情深》裡的艾莉莎對人魚所做的來說吧,很明顯,人魚在最後覺醒回復為「神」的存在之前,他的智商相當於一個人類兒童——而艾莉莎對他的「示愛」也是像大人對孩子一樣的,贈與(帶有性隱喻的)食物,一點點加大食物量以引誘,最後在半夜主動與之發生關係。

 

請注意,我認為「戀」之成立要有雙方的基本平等(除非是帶有扮演性質的S/M關係),艾莉莎與人魚之間平等嗎?艾莉莎是一個成熟女性,懂得以自慰來滿足自己的性需求、保障性權利,而人魚除了智商上「不解風情」之外,他的處境使得他別無選擇。

 

人魚是沒有在性愛上拒絕的資本的,艾莉莎是他的唯一選擇,就像在絕大多數的人獸「戀」關係中,獸基本是寵物,在生存上完全依賴人這一方,這是一種不明言的性剝削,說白了就是誘姦。

 

當然,就我讀到的性先進人士披露的人獸交案例來說,大多強調動物也在人類的愛撫下出現了性興奮的表徵,以此證明這是「兩情相悅」。我想提醒他們不要忘記許多強姦、誘姦智障人士或兒童的罪犯,也是以被姦者有興奮或高潮反應來為自己的行為辯護的。

 

在《水底情深》裡,人魚一開始並沒有強烈的性需要,他的性需要是被艾莉莎一步步喚醒、催谷出來的。在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之後,艾莉莎洋洋自得地與同事談論人魚的性器官,一方面是編劇對男權社會傳統性關係的默認(俗稱「直男癌」),一方面也是性關係中強勢一方對自己戰績的炫耀。

 

這個「政治正確」的童話,它的暗黑並非只存在美學上,而在於它用童話掩飾的是上述種種的不平等、不正確。為什麼某些時尚性權主義者為這種「戀愛童話」高聲叫好,而真正的左翼女性學者如戴錦華教授卻反感該片?除了後者明言的「故事的陳舊和老套」,她還指出「《三塊廣告牌》《水形物語》和《伯德小姐》,都不是我心目中的女性電影。我心目中的女性電影是能夠在女性的獨特視點中見主流所未見,傳達出為主流視點所遮蔽的女性生命經驗和女性社會經驗。

 

《水底情深》的主題,不是女權,是性權,而且依舊是男權視角定義的性權。

 

其他作為人的異類的「動物」權利從屬於艾莉莎這麼一個「不甘弱勢」的人類抗爭之下,表現為她由始至終對自己性權利的捍衛、乃至於強勢獲取中。謹從這一向度觀看電影,我們可以判定它表面是一部黑白分明的平權電影、實際上是一部打著童話名義的味精雞湯,敏感一點的人就能感到味精掩蓋下面的腐爛味道——那不過是另一種「禁室培慾」而已。

【延伸閱讀】

●廖偉棠專欄:那個被虛構的西藏安魂曲—《皮繩上的魂》

●廖偉棠專欄:《悟空傳》-「反叛」被經典化之後怎麼辦?

●廖偉棠專欄:貧窮限制還是豐富了我們的想像力?

●廖偉棠專欄:當藝術宣言變成一種宣言藝術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