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張瑞林】翻開古人信件 竟然像麻辣社會新聞(中)

陳德愉 2018年04月11日 16:40:00

張瑞林通曉英文、法文、義大利文、德文、阿拉伯文,以及拉丁文與古希臘文,從小就是個語言天才。(攝影:陳品佑)

張瑞林念萬芳國中時被徵選為資優生,每天放學後,要另外上學校開給資優生的數學與英文課程。「數學課很多人一起上,可是英文課上過幾次後,學校就發現我不能和別人一起上課,因為很多部分老師還沒教,我就已經懂了,會影響別的孩子上課,所以又另外開了一班,只有我一個學生。」他說。

 

國小填寫家庭資料的時候,在父親的工作地點一欄,張瑞林填「政大」,這樣一個聞名全校,課業優秀的孩子,大家都以為他父親是政大教授。

 

「但是,其實我爸爸是政大的工友,我們家每天早上都要很早起,因為要去送報紙。」

 

「我們家是,我考上建中,他們才知道有建中這個學校……」張瑞林說。

 

所以,父母對孩子的學業是完全不干涉的,包括張瑞林在高三時從第三類組(醫科)轉到第一類組(文法商),甚至去法國念哲學,父母都是事後得知的。

 

「我媽唯一一次反對我,是大學時我想要從家裡搬出去和社團的學長一起住,我媽很生氣。」他笑著說。

 

張瑞林與考古隊員合照。(©張瑞林)

 

這個台灣土生土長的語言天才,現在是國際知名的「紙莎草學專家」。「莎草紙」(papyrus)由原盛產於尼羅河三角洲的紙莎草莖製成。大約在西元3千年前,古埃及人就開始使用莎草紙作文書寫材料,並將這種特產出口到古希臘等古代地中海文明地區,甚至遙遠的歐洲內陸和西亞。許多古希臘羅馬的文獻,就是寫在莎草紙上的手稿,對這些珍貴古本的研究與判讀,是歷史學家的基本工具,稱為「紙莎草學」。

 

要能讀懂這些千年前的文章,不但要精通拉丁文、古希臘文、阿拉伯文,還要對當時的歷史、政治、文化有相當研究,才能進入文章的脈絡,解讀西方文明的起源。

 

由於埃及獨特的沙漠氣候,許多深埋於黃沙下的莎草紙得以保存,被考古隊挖掘出來。這些莎草紙上的文字林林總總,可能是公文,也可能是家書,甚至收據、便條都有。

 

埃及考古現場,此為發現的古城倉庫。(©印和闐/張瑞林)

 

在南方發現的線性磚砌,性質不明,可能是城牆,也可能是架高用以運送石灰岩的古道。(©張瑞林)

 

張瑞林得了法蘭西文學院人文著作獎的書,就是這樣一本「古代奇書」。他將已經碎裂成166塊的莎草紙重新拼回原狀,翻譯成現代文字。原來,這份「文件」是一份羅馬帝國初期的「稅籍清冊」,裡面詳細記載了田地、田地所有人、佃農的相關資料,不但記錄了他們的個人資料,還記錄了他們繳稅狀況,形同一份社會經濟調查。

 

「比如說,田地的主人是住在城內,由姓名可以得知屬於上層階級,而佃農住在城外。可是,佃農才是繳稅人。」張瑞林說。透過這本清冊,張瑞林分析了當時羅馬時代的政治、社會環境,以及階級文化。

 

如果這本「稅籍清冊」,可以帶著讀者穿越千年一窺「羅馬帝國」的「政治要聞」,他的另一本奇書,專門翻譯分析古代的私人書信,帶讀者一窺「古希臘羅馬時代的生活」,則可以說是「羅馬帝國社會新聞」。

 

張瑞林得獎著作:羅馬時期埃及荷馬士城的稅徵檔案:解讀,翻譯與評注。原文共166份殘片,軸卷重建後總長約16公尺。( 攝影:陳品佑)

 

從2千年前傳來婆媽的抱怨...

 

張瑞林笑著告訴我:「我翻譯過一封古代的信件,是一位女性的口述,由兒子代筆。在信裡,這位太太不斷地向她的親戚抱怨,家裡有人勾結警察,甚至帶著警察上門討稅!」這位家門不幸的主婦,雖然身處羅馬帝國時代,與我們相隔兩千年,可是她碎碎念的內容,跟八點檔本土劇並無二致。

 

這就是考古的樂趣——讓我們在千年之下萬里之遙,仍然感覺得到炙熱的黃沙撲面,對佃農、對主婦的遭遇有同情有理解,就像是聽到了人類文明最親切的一聲招呼,遠遠地喊:「我在這啊!(下集...一場考古的千年之戀

 

【上報人物看更多】

台版印第安那瓊斯張瑞林(上)

●台南人5千年前就養狗、吃得比你還好 考古學家李匡悌(上)

●揭開曾曾曾...祖父的長相 非典型考古學家李匡悌(下)

●人間的條件 吳念真

●謝罪大師 竹中功

●誰在黃昏點燈 蔡孟利:你以為論文造假案就這樣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