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新創領航人系列14> 趙麟帶領華夏航科 立志成為亞洲地勤業界NO.1

虞煥榮陳彥邦胡鴻仁 2018年04月09日 11:11:00

華夏航科董事長趙麟(左)與上報社長胡鴻仁合影。在外交上有豐富縱橫捭闔經驗的趙麟,對於華夏航科有許多未來的規劃。(攝影:虞煥榮)

一架架飛機在跑道盡頭一躍而起奔向藍天,這是桃園國際機場最常見充滿力與美的景像,吸引無數飛機迷經常來拍攝。由於天空中本來就存有的許多汙染物,如果長途飛航的班機沒有經常清理,除了讓飛機外觀不夠亮麗,甚至會影響飛航安全。而肩負華航機隊這項重責大任的,就是華夏航科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1989年由華航全額投資成立的華夏股份有限公司,是讓飛機得以飛出漂亮身影、飛得安全的幕後推手。在華夏航科董事長趙麟上任後勵精圖治,今年1月1日先是將華夏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華夏航科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更將企業識別標誌從原來類似空軍軍徽改為現代化的LOGO。

 

 

除了企業識別的改革,在公司的主要業務上,董事長趙麟也引進了新的科技和新的觀念。他強調要將國際化、科技化融入公司的DNA,成為華夏航科今後的兩大發展方向。

 

 

從史瓦濟蘭的草根外交 到航太地勤公司變革

因為喜歡挑戰艱難的工作,雖然大學念法律,卻以第一名之姿考取外交特考。曾任史瓦濟蘭全權外交大使的董事長趙麟,在1979年台美斷交後,隨即被派任到華府駐美代表處,負責與國務院聯繫的工作。在2006至2009年史瓦濟蘭大使任內,他也受洗融入當地基督教文化,經常下鄉到缺水缺電的村莊,妥善規劃並給予當地立即的援贈,當地民眾甚至對他取了「快速先生(史瓦濟蘭語mashesha)」的名號。

 

華夏航科董事長趙麟好學不倦,為了快速上手,就任前就已經研究相關工作內容。(攝影:陳彥邦)

 

 

「我剛接任董事長時也是航空業的門外漢」董事長趙麟接受採訪時很坦誠的說。前年九月接任華夏公司,上任差不多兩個月後,趙麟不但進入狀況,對公司的未來發展也胸有成竹。華夏公司是一間成立將近30年的老公司,有優良的傳統,但難免也有一些傳統包袱,要在既有包袱底下做出變化,需要破釜沉舟的決心和氣勢,所以趙麟將2017年元月列為華夏變革元年,也確立了國際化與科技化的兩個發展方向。

 


華夏航科變革元年的第一步,是先從華夏公司原有的企業識別(Corporation Identity)開始著手。趙麟指出,像華膳、華儲、華旅、華潔這些華航子公司,都是一見名稱就知道公司的營業項目。「但是原本的華夏公司並無法讓人望文生義,因此當初經過內部充分討論,經董事會同意,也獲得母公司華航董事長的支持才決定改為『華夏航空科技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由於名稱太長,所以就簡稱『華夏航科』」董事長趙麟說。

 

 

中文的企業名稱確定後,英文的名稱也是一個問題,趙麟說:「以前的名稱是直接音譯,對於國際客戶而言,這樣的英文名稱不具有意義,也因此英文名我們改為DAI,也就是Dynasty Aerotech Int.,Dynasty除了是王朝的意思,另外也有活力以及高貴的意涵;Aerotech是意指航太科技。公司名稱確定之後就是標幟(Logo)的改進。舊有名片的LOGO比較偏像空軍的徽誌,新的LOGO則完全是內部同仁設計,將公司的英文名D.A.I.也設計進去。」為了鼓勵內部員工參與LOGO設計,趙麟還自掏腰包獎勵前三名的員工。

 

 

華夏航科的LOGO設計是公司員工一起參與的心血結晶。(照片提供:華夏航科)

 

 

國際化、科技化的引路人 大刀闊斧引進新觀念

 

 

曾任外交官的趙麟具有豐富的國際經驗,因此對於華夏航科的發展也將國際化列為首要任務。過去以服務華航機隊為主的華夏航科,在國際化上具體落實的措施包含:發展第三方的航空公司業務,如國泰以及某歐洲知名航空公司;既有業務外,同時強化如貨櫃維修、外觀清潔等,藉此提高獲利。

 

 

以往採取水洗方式不僅浪費水更需要大量勞力操作。(照片提供:華夏航科)

 

 

除了國際化的方向之外,科技化是華夏航科2018的另外一個發展重點。以往的飛機外觀清潔需要每個月大洗一次,每次用水量高達一萬公升,對於水資源不寬裕的台灣而言,是一項極大的浪費。而且除了水量上的浪費,從前的清潔劑都需要透過特殊的汙水處理裝置處理,又形成了另外一種浪費。

 

 

而趙麟在去年三月與法國UUDS航空集團簽約合作後,積極引進Ecoshine的清洗飛機的方案後,只需原來用水量的1%,節省達99%的用水量,傑出的表現立刻獲得經濟部水利署的重視,獲選為省水績優廠商。Ecoshine的洗劑是屬於能夠被生物分解(Biodegradable)的成分,這個技術也獲得法國認證,100%對人體無害。

 

 

航機服務部專案經理羅超談起工作非常專業,對於工作的熱愛表露無遺。(攝影:陳彥邦)

 

 

航機服務部專案經理羅超指出,Ecoshine的洗劑除了洗滌以外,也有防靜電以及防塵的功能。大幅減少飛機的清洗頻率,從原本每個月都要大洗一次,減少為每季清洗一次即可,以全年的清潔費用來計算:傳統水洗每個月的清潔費用約5千美金,一年約150萬台幣;採用Ecoshine的技術,一年費用才台幣71萬,大幅降低清潔的成本。

 

 

趙麟說:「由於採取乾洗的方式,現在整體效率也大幅提升,以波音777型客機舉例,一次飛機外觀的清潔需要15人,但是三個小時以內可以洗完,因此一個晚上大概可以執行兩個架次的全機清洗。」

 

 

整個飛機除了外部的清潔之外,飛機內部包含座艙甚至耳機等等,而駕駛艙的清潔更是重要工作,因為細菌或者是灰塵可能會影響飛航安全。目前華夏航科共有航服、地勤、裝修、品管部門,其中負責清洗飛機的有124人,每次的飛機清潔品保人員都會在現場全程參與,確保工作執行上的各項品質和安全。

 

 

飛機的清潔工作不僅辛苦而且危險。(照片提供:華夏航科)

 

 

目前使用Ecoshine技術清洗的華航機隊主要以先進客機為主,而貨機仍舊保持水洗,Ecoshine的技術對於漆齡約兩年的飛機效果最好,洗劑的比例機身是1:3,而機尾由於較容易髒,需要以較高的濃度清洗採取1:1的比例清洗。以往飛機需要每六年進行重新噴漆,使用新的方式可延長至八年再進行噴漆。

 

 

面對國際上的競爭 華夏航科仍奮勇向前

除了內部需要進行成本瘦身,在外部開源方面趙麟也不落人後。華夏航科並積極參加德國法蘭克福、新加坡等國際航空展,今年也將參加在北京、珠海等地的大展幾乎無役不與。趙麟說:「我現在是華夏航科的董事長兼公關部主任。」經過一年多努力耕耘,有幾家第三方航空公司都已經進入了合約洽談階段。面對外部的市場變化,董事長趙麟強調目前華夏航科總代理Ecoshine這套技術,看似技術領先。可是整個東南亞也有類似的服務提供者,例如新加坡。趙麟表示,雖然國際間競爭激烈,但是有競爭才會帶來進步。國際化就是要擴大利基增加利潤。看似事情繁複,可是面對帶領華夏航科的挑戰,趙麟抱持著穩步前進的態度,不一昧追求速成。

 

 

除了引進新的第三方客戶,強化開源,另外華夏航科也持續對員工進行新科技觀念的教育訓練,提升員工的專業技術,並持續招募具有國際觀的新血加入華夏航科的行列。趙麟指出,除了Ecoshine清洗飛機的技術方案之外,與UUDS航空集團正洽談引進另外一套目前法國高鐵使用的EcoNett清洗高鐵技術,藉此希望可以開展另外一個商業契機。

 

 

2018年度,華夏航科除了既有的飛機清潔業務,航空貨櫃維修也是主要發展重點,專案經理羅超表示,因為航空貨櫃相較於海運貨櫃,精密度更高、溫控的設備和技術也要求較為嚴苛;一般航空貨櫃運送以需要時效性的商品為主,例如:生鮮食品、軍火、人體器官等。

 

 

除了技術上的提升,維修廠棚等硬體設施都需要再升級。現在華夏航科也已經取得美國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FAA)以及交通部民用航空局(Civil Aeronautics Administration;CAA)認證,在未來開展相關業務上更具信心。趙麟董事長和他的團隊,正一步一步將華夏航科從勞力密集的航空地勤公司,引領向國際化、科技化邁進的航太公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