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南歐視角:若英國當初加入歐元區 不會出現脫歐公投

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 2018年04月10日 07:00:00

 

瓦魯法基斯

● 希臘前財政部長
● 希臘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

 

 

「可以隨時退房,但你將永遠無法離開。(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在2016年英國脫歐(Brexit)公投前,我從美國老鷹樂團(The Eagles)1976年的暢銷歌曲《加州旅館》(Hotel California)中借用了這句歌詞,作為反對英國退出歐盟的一個論點。

 

我的用意是,如果英國人民投票決定離開歐盟,他們與歐盟間的糾葛最終只會比以往更多。

 

英國與歐元

 

正如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所發現的那樣,成員國脫離歐盟是一項艱巨而複雜的任務。如果,英國在2000年時進入歐元區,那麼脫歐的困難度又會增加多少呢?

 

首先,絕對沒有人會詢問英國人民是否想脫歐。

 

若在使用歐元的英國中進行脫歐公投,將會立即引發銀行擠兌,在英國現有的長期性貿易和經常帳赤字下,退出歐元必然會導致英國銀行存款的國際價值下降。

 

在預見到這一點的情況下,存款者對公投的反應就是立刻提取歐元現金或將它們匯到德國法蘭克福,法國巴黎,美國紐約或其他地方。

 

在預見這一反應的前提下,沒有一位英國首相包括卡麥隆(David Cameron)敢宣佈實施脫歐公投。

 

再往回看,試問身處歐元區的這16年來對保守黨內「留歐者(Remainers)」和「脫歐者(Leavers)」的相對勢力對比會產生何種影響?如果歐元是英國的貨幣,英國在2016年以前的經濟形勢又會怎樣?如果英國與德國、法國和希臘都使用相同貨幣,迫使2016年舉行公投的政治壓力會否減弱?

 

布萊爾的推動失敗

 

在所有與現實相反的狀況一樣,我們很難去求證什麼。但即便如此,倘若英國在2000年加入了歐元區,我們也不難去勾勒一個合理可信的經濟史。

 

1990年10月,英國加入了歐元的前身歐洲匯率機制(Exchange Rate Mechanism, ERM),這個機制將歐洲主要貨幣間的匯率壓縮在一個極為狹小的範圍內,這一範圍也將各種貨幣彙聚為單一貨幣前逐步收緊。保持英鎊(pound)匯率接近德國馬克(Mark)的承諾促使英格蘭銀行一直維持高利率,還導致了1991年的經濟衰退。 

 

為了能繼續留在歐洲匯率機制內,英國和義大利等國家不得不讓國內人民陷入類似希臘2010年後所經歷的那種衰退之中。

 

在1992年9月那個黑色星期三,英鎊和義大利里拉(lira )脫離了匯率機制,因為貨幣市場打賭這個曾被英國保守黨人泰比特(Norman Tebbit)爵士譏為「永恆衰退機制(eternal recession mechanism)」的體系,無法存續下去。

 

在義大利,統治階級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將里拉兌換成歐元,立即回歸到低劣版本的匯率機制之下。

 

但英國政府卻絲毫無傷,事後證明,英國遭受心理和政治羞辱所帶來的影響比英格蘭銀行(BoE)所蒙受的財政損失還大。

 

在工黨1997年獲得國會選舉勝利後,因時任財政大臣布朗(Gordon Brown)一直實施戰術性拖延拒絕放棄英鎊,讓當時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一心一意地想將歐元引入英國卻未成功。

 

簡言之,英國本來有機會成為歐元區成員。 

 

與歐盟同進退

 

與1990年至1992年年間短暫加入ERM的實際影響相對,如果英國當初加入歐元區的話,往後近10年對英國經濟的影響將達到最小。原因在於,1990年代中期,經濟金融化的狀況突然在包括美國華爾街、倫敦金融城、德國法蘭克福和法國巴黎等世界各地大肆蔓延開來。

 

除了2001年網路泡沫破滅後的短戰期間外,英國和歐洲大陸的經濟增長都由「紙本資產(paper assets)」的巨額增值所帶動,這些紙質資產由銀行印造,以准貨幣的形式運作。

 

這個飛漲趨勢,連希臘都能實現GDP年增長5%的上升過程中,一個使用歐元的英國基本上也會跟使用英鎊的英國那樣一路狂奔,直到2007年至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

 

也只有在泡沫破裂後,歐元區嚴厲的限制措施才開始讓各國感到不適。

 

由於英國央行可自由地印製數十億英鎊來重建倫敦金融城,並支持政府的銀行國有化和貨幣穩定措施,英國只花了一年(2008年至2009年)就擺脫了危機,損失相當於國民收入的5.15%。

 

如果倫敦在2008年至2012年間落入了歐洲央行的緊縮政策之手,英國龐大的貿易和預算赤字以及對倫敦金融城的大規模救助,將會使得希臘,愛爾蘭、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救助計畫形同兒戲。如果歐盟也照著英國的方法來執行,那麼它就必須多次實施緊縮和救助,這在政治上都不可能被英吉利海峽兩岸所接受。

 

有些東西不得不被放棄。

 

不是英國政府連夜宣佈退出歐元區,根本不需要公民投票甚至議會投票,就是德國和法國不得不同意立即廢除歐洲央行禁止貨幣融資的嚴令。

 

這兩種情況讓歐盟都將面目全非,一種可能性是英國脫歐後觸發連鎖反應,迅速導致德國退出歐元區,歐盟崩潰;另一種可能性是歐盟在一夜之間化身為財政聯盟,催生出一個與2008年後真實情況截然不同的政治動態。

 

移民不會到來

 

因此,如果英國當初採用歐元,肯定會發生兩件事情:英國不會因為歐盟成員國資格舉行全民公決,希臘也不會成為首先倒下的「骨牌(domino)」。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如果德國和法國開始廢除現行規則,同時引入另一個運作成熟的財政聯盟,那些支持英國脫歐的人又會怎樣想?

 

人們只能猜測,但有個事實仍然清晰:2008年至2016年間,歐洲央行在歐洲大陸遇上蕭條時,不會有大批移民前往英國,爭取英格蘭銀行以印鈔來辛苦維持的工作機會。

 

如果2008年就已出現了一個運作成熟的財政聯盟,歐盟移民不會出現,也讓那些鼓吹英國脫歐者(Brexiteers)在2016年的號召力大打折扣。屆時,世人看英國脫歐,就如同美國加州試圖從美國獨立同等荒謬。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No Brexit for a Eurozone Britain?,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