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相距392年的重逢 鮑曉鷗與和平島荒城遺事

陳怡杰 2018年05月08日 15:45:00

自西班牙來台任教28年,鮑曉鷗親身考掘基隆1626年西班牙遺址。(攝影:李隆揆)

 

同是異鄉客

 

63歲台大西班牙語文及文化教授鮑曉鷗(José Eugenio Borao Mateo),來台任教28年,長年沉迷追蹤「1626年至1642年西班牙人在台」文史,課餘跑遍台、菲、西、中等國,曾耗時12年著寫厚餘459頁英文史籍《Spaniards in Taiwan》(中譯本《西班牙人在台灣史料彙編》)兩冊。

 

2011年,他以國科會計畫「從文藝復興到新石器時代:西班牙在臺灣雞籠的堡壘及臺灣南島民族的史前環境」,開始參與「基隆和平島西班牙堡壘考古試掘計畫」第一期,曾返國引薦「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Consejo Superior de Investigaciones Científicas, CSIC)考掘團隊來台與中研院史語所合作。在整組和平島遺址考掘團隊中,鮑曉鷗是唯一長期在台生活的西班牙人。

 

這是相隔392年,兩段「在台灣生活的西班牙人」故事。

 

鮑曉鷗耗12年跑5國遍收西班牙人在台生活史件。(攝影:李隆揆)

 

遺憾「聖薩爾瓦多城」遲未開挖

 

「我的目標一直都是聖薩爾瓦多城(San Salvador)遺址,6年前修道院遺址反先開挖,情勢所逼」, 1626年起造的「聖薩爾瓦多城」,倘若成功考掘遺址,將是台灣歷史最久古城遺跡,但因部分城區沉埋「台灣國際造船」(下稱「台船」)一號船塢西側舾裝工廠(基隆和一路,和平島西南端)下,廠方不願試掘影響作業,十多年來仍僅堅持同意開挖、同樣可能有遺址留存的台船停車場(基隆平一路,和平島中南側)。

 

經過史料考據,鮑曉鷗2004年第一次有考古夢,但不是「取得考掘許可(限定時間),但沒經費」,就是「找到經費,但考掘許可沒批准」,兩造一直搭不上。

 

2016年和平島修道院遺址考掘工程,中研院士臧振華、西班牙CSIC學者Maria Cruz領軍。(基隆市文化局提供)

 

修道院西側的「聖薩爾瓦多城」遺址模型。(wikimedia

 

1955年,他出生於西班牙撒拉哥沙(Zaragoza),父親是醫生,攻讀「巴塞隆納自治大學」(Universitat Autònoma de Barcelona, UAB)歷史博士時,他曾在加泰羅尼亞,當了幾年高中歷史老師。在那兒,鮑曉鷗因為一次高中園遊會所需,開啟焊造金屬工藝品興趣,來台多年,興趣未減,雕塑品5年前曾獲選「大墩美展」(中部指標藝展),他工作室從林口搬到坪林,目前在當地設置一處5坪「曉鷗藝廊」,大學任教、考掘文史外,閒時就過去繞繞。

 

「主業會」忠誠教徒

 

「父母傳承給我的,最重要是天主教信仰的熱愛」,與基隆和平島修道院遺址所屬天主教「道明會」(Ordo Dominicanorum)不同,鮑曉鷗是「主業會」(Opus Dei, 原意God's work)信徒,教義涵括更嚴謹的「禁慾苦修」傳統,他也自大學時期,就打定主意終身不婚,「我跟天主有承諾,終身奉獻。」

 

28年前短暫交流,鮑曉鷗意外在台定居。(攝影:李隆揆)

 

長程赴台,迢迢之遙,兩國距離超過一萬公里,鮑曉鷗憶稱,「台灣離我家很遠,父母本來極不同意」,「但他們後來想了,兒子有這樣個性,也是因為在自己教養下的家庭塑造,才能接受」。

 

多年前入籍台灣,鮑曉鷗每個暑假仍回西班牙探親,家族裡只有一個侄子,曾經遠奔抵台探視他,「更大部分剛好因為工作,他是CAF(Construcciones y Auxiliar de Ferrocarriles, S.A.,全球第五大鐵路設備製造商,總部位於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區)工程師,去高雄監造了環狀輕軌列車第一期

 

鮑曉鷗於和平島考掘現場,右為中研院士臧振華。(台大西班牙語文資料網

 

短暫交流,意外定居

 

1989年末,博士學位取得在即,鮑曉鷗在「納瓦納大學」(Universidad de Navarra)的朋友介紹他參加「納瓦納大學與淡江大學拉丁美洲研究所」合作計畫,很恰巧,鮑曉鷗當時才在一本百科全書上翻閱到「…西班牙人17世紀來曾遠赴『台灣』生活…」記述,成了他應允交流最大動力,「沒想到自此在台定居。」

 

鮑曉鷗已退出和平島考掘團隊。(攝影:李隆揆)

 

5國12年遍收史料成籍

 

課餘,他花過12年,跑5國遍收所有西班牙人在台灣生活文件,2008年出版《Spaniards in Taiwan》兩輯鉅冊,「這是一個漫長故事,我一直在尋找、確認還有什麼遺漏的。」

 

他多年考究,成績斐然,和平島所有堡壘遺址,其實幾在二戰時期遭盟軍炸毀,鮑曉鷗多次比對多國和平島歷史圖像,透過成大土木系教授李德河協力以「透地雷達」(Ground-penetrating radar, GPR)探測,在「選擇從何處開挖」產生關鍵作用,「正確的第一步太重要,很高興我做到。

 

2016年和平島修道院遺址考掘工程,中研院士臧振華、西班牙CSIC學者Maria Cruz領軍。(基隆市文化局提供)

 

鮑曉鷗曾著史籍。(攝影:李隆揆)

 

入考掘團隊3年退出

 

2011年,鮑曉鷗終於第一次成功申請考掘西班牙人在台遺址,促成中央研究院史語所與「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CSIC)合作,未料僅合作3年,他與西班牙團隊即分道揚鑣。

 

「我一直說,基隆一直是個沒有歷史的歷史城市Keelung is a historical city without history」,鮑曉鷗對挖掘工作的態度與考古學家不同,「自己目標是讓更多基隆人,開始了解自身歷史」,這讓他與西班牙團隊所採取的考掘看法產生落差,從2013年後,慢慢撤離考掘團隊決策中心。

 

2016年11月和平島西班牙修道院遺址,中研院士臧振華、西班牙CSIC學者Maria Cruz領軍,成功考掘4具1626年遺骨,為重大突破。(基隆市文化局提供)

 

「只要計畫能繼續,我沒關係,也很樂意計畫之後又延展3年,2016年末成功在修道院遺址掘出4具遺骨」,鮑曉鷗仍遺憾,遠在和平島另一端的西班牙聖薩爾瓦多城遲未考掘,「事實上,2008年我一度得到開挖許可,但當時沒錢去做考掘工作;之後的幾年,我找到錢了,卻再沒取得台船開掘許可。」

 

動筆台版《沉默》小說

 

新一期和平島遺址考掘計畫,倘若順利,今年下旬就可能再啟,若說這段橫跨392年的故事,是否會有其他續集,鮑曉鷗稱,「就像《沉默》(Silence),我想以西班牙修道士視角,寫一部17世紀來台小說」,事實上,根據譯自他英文著作《Spaniards in Taiwan》的《西班牙人在台灣史料彙編》第六章〈傳教活動〉記述(第138頁),當年西班牙人駐點基隆,除了對抗盤踞南台灣荷蘭軍,更多時刻,攸關教士要自基隆偷渡日本傳教,「西班牙人統治北台灣16年間(1626-1642),包括方濟會(Ordine francescano)、奧斯丁會耶穌會(Societas Iesu)、道明會等修會會士,都從基隆偷渡日本。」


小說夢在他心中跑很久,一輩子沒有寫過小說,除了「考掘遺址」之外,或許,又是他另一個要首次開發的興趣了。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隆揆

 

相距392年,兩段在台生活的西班牙人,意外交集。(攝影:李隆揆)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